但萧破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他明显感觉到体内的精血被燃尽一些,若把全身的精血分成百份,他至少失去两三份,这已经是相当高昂的代价了。

紫色的炉火升腾,烛光大小,火尖像是扎在鼎底,几乎动也不动,慢慢持续燃烧。

炼丹前期本就是一个静静等待,急不来的活儿,萧破只能在一旁细心观察,炉火虽小,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不能怠慢。

两个时辰之后,鼎炉内的妖血才几近消耗殆尽,只差最后一步。萧破立即闭上双目,集中精神,在妖血全部融入妖丹的前一刻,施展开变幻无穷的手法。

待到妖血全部消失的那一刻,萧破疾风如电般一掌拍在寰宇鼎上,只听“砰”的一声,鼎盖被震到左边的墙壁之上,入壁三分,而寰宇鼎正上方,一枚看似黑色的妖丹悬浮于空中,散发着妖艳的媚红气体,房间之中,布满血腥味道,闻之欲令人作呕。

萧破大风大浪见的多,自然不在乎这些,表情平淡的将兽血丹托在手心,只瞅片刻,就毫不犹豫的把它送入口中,仰脖咽下。

立竿见影,在吞下兽血丹之后,萧破立即觉察肚中出现一股狂躁之气,正上蹿下跳。这不受控制的能量,自然不能让它为所欲为,萧破调动全部的灵力与灵识,化作一张大网,裹住这股能量,只故意留一处破口。

这股能量无法继续嚣张动弹,也只能顺着破口一点点逃逸自己,而这些逃逸外泄的能量,本身就势小,自然翻不起多大浪花,任由萧破控制炼化。

时间慢慢过去,直到这股能量被完全炼化,耗费了萧破整整三日,时间虽然有些长,但效果却相当显著,萧破的修为从聚气五层直升聚气七层。

“兽血丹药效果然强大,一枚一阶妖丹便有如此功效。”修为虽有增长,萧破仍旧不敢怠慢,立即内视全身,除了精血少一小部分,其他均无异常。

这让萧破稍稍放心一些,但精血的损失,仍让他感到无比肉痛。到目前为止,他还是弄不清,在当前所面临的状况中,用精血换取修为,对还是不对。

大概休息了几日之后,萧破又开始故技重施,继续炼制兽血丹。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一个月就如流水一般逝去,萧破的修为从聚气七层升到凝液二层,这全部是兽血丹的功劳。而他的精神状态,与之前相比天翻地覆。

损失大量的精血让他的脸色越发苍白,深陷的眼窝似是熊猫,黑的不像话,若不是如星辰闪亮的眼珠,几乎分不清眼眶与眼睛。

之前的计划是当修为到凝液一层的时候,就放弃食用兽血丹,但萧破发现以当时的状态,还能继续食用,所以便多吃了一枚。

如今修为已到当初的预期,便有许多事情都可以做了。

当务之急有两件事,第一是修炼《白首太玄经》,第二是进入太玄极境。

这《白首太玄经》既然被上宫道如此看重,必然有其原因。听说修炼《白首太玄经》之人,头发会变成银白色,攻击手段全部在头发上,修炼到极致,甚至能产生一种叫“域”的境界,只要处于“域”内,自己便是主宰,不知是真是假。

不过萧破可不在乎,他修炼此功法,完全是因为无功法可以修炼,纯属过度,如果发现不合适,等找到更好的功法再替换掉,虽说替换会付出极大的代价,但对于拥有能进入太玄极境资格的人来说,这种代价完全可以承受。

话说自从拿到这本功法,萧破还从来没有翻开看过,如今准备修炼,便拿出来开始阅览。

翻看书页,第一页便是修炼此功法必须拥有的资格。

修炼此功法,必须持有太玄剑,必须身具五行或是拥有五行灵体。

太玄剑便没有什么,只是这身具五行,或是五行灵体让萧破稍显吃惊,修炼此功法,要么是废灵脉,要么是极品灵体。

虽然身具五行,必然拥有五行灵体,但想要激发出五行灵体,可不是一件易事,而且身具五行的人,修炼肯定很慢,这套功法,很明显是给那些资质优秀,并且身具五行灵体的人准备的。

到底是什么功法,修炼条件如此苛刻。萧破也懒得继续再看下去,下面这些条件虽说一样苛刻,但都是之前自己就已经拥有的,所以他把此项翻了过去。查看此功法的具体功能。

此功法共分十层:

第一层:凝液期,可以使五行之气形成灵力漩涡;强身健体,增生气力,培养元气。

第二层:通脉期,可以通行经络,打通血脉,提高整体实力,并为自身排毒,做到百毒不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