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1/1)

可爱王妃,第七十九章

舒悫鹉琻

皇宫之中一片肃穆站在门口远远望去只觉是恢宏一片气宇辉煌多少人都是如此的向往着向往着这座皇宫中的权利与财富人人都说皇宫这个地方是个好地方只要进去了就是一辈子的富贵了即使不会飞黄腾达可是衣食无忧还是可以的可是这个皇宫岂是那么好的理想与现实不总还是有差距的吗在皇宫中首先就是要学会保护好自己因为只有保护好了自己往后的日子才有指望若是保护不了自己别说是荣华富贵了怕是连命都会不保这座皇宫葬送了多少人的命啊可是却是仍有那么多的人挤破了脑袋的想要进入慕容丹始终是对此不解的也许是他自由惯了总之他觉得若是他决计是不会想要进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的这地方太过黑暗了很多事情不便言说可是又有谁不知这其中的黑暗呢

慕容公子请随奴才来王爷和陛下已在御书房等着公子了刚刚下了马车便有一小厮迎了上来扶着慕容丹下了马车边叮嘱着慕容丹皇上今日早晨起来一直咳嗽不断甚至已有吐血的迹象了他得赶紧带慕容公子去王爷可是好不容易派人将皇后娘娘给支开了这若是娘娘在旁怕是诊断下来的结果只会与宫中太医一般吧王爷就是不相信这宫中太医所说的这才千里迢迢的将慕容公子请来的

那就请公公从前带路便是你可以边跟我讲讲皇上的近况慕容丹恭敬的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这足以表现出他的良好的修养了其实他也可以说得上是人精中的人精了在这皇宫中宁可谦虚点也莫要自以为是才好因为在这个地方一步走错万劫不复啊他可不想如此

公子客气了请随我走便是了今日皇上的咳嗽症状加剧了前些日子还只是普通的咳嗽可是今日晨起开始皇上便咳嗽不断太医开的方子吃下去了也是于事无补反而咳得越发厉害了手帕上咳得尽是血小太监走的急促说得的也有些急促这可是天下大事啊皇上的身子亦是如此了换谁都该担心了

哦竟会如此严重请问公公前几日皇上可有过此等症状过慕容丹思考片刻认真的问道回公子的话前几日皇上虽也有些咳嗽可是却没有今日这般过前几日皇上还能吃些糕点的今日却只能喝进汤水了小太监恭敬地答道其实他们都觉得皇上今日的这个症状来的突然也来的奇怪所以各个都急了翼王爷每日都来看望皇上所以对皇上的症状了如指掌今日来也是吓了一跳到如今都是守在皇边半步不离呢哎也怪到皇上喜欢翼王爷了翼王爷单说长相就是长的最想皇上的了而且听宫里的老人们讲翼王爷的相貌也是很像其早去的母妃的而皇上最最宠爱的莫过于翼王爷的母妃了换言之翼王爷对皇上的病上心的很不仅日日来看望皇上而且还为皇上请来了这天下第一神医来诊病这份心想来也是其他王爷们所没有的其他的几位王爷只是会着人来问问情况谁会真心陪伴而且他们都巴不得皇上就此驾鹤西去了还提什么请神医诊病呢

我这大体情况已经知道了就请公公速速带我去为皇上诊脉吧慕容丹听闻了这个情况也有些焦急了这个情况并不是很好的啊可以称得上是棘手了只希望能快快赶到也可以瞧瞧是什么个情况了

片刻后终于到了御书房不愧是皇上日常处理公务的地方就是不同寻常的很这座宫殿显示着主人的气宇不凡吧慕容公子请稍等片刻奴才这就去通报一声那公公在御书房门口停了下来转过头恭敬地说道毕竟是皇宫就算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也是需要去通报一下的不然可别想着进去公公请我在外面候着就成慕容丹微笑着他向来待人就是如此的

公子可以进来了这回换了一个资历稍老的太监来迎慕容丹慕容丹也不多话只是跟着他走进入御书房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味想想皇上这段時间也没少喝药啊御书房的内室中皇上正躺在表情略显痛苦而翼王爷则是极为担心的拉着皇上的手脸上的担忧一览无余草民慕容丹参见皇上参见翼王爷

行了行了这些礼数就不要行了过来给皇上诊脉方才这小太监该是和你说过了皇上的情况吧不等慕容丹跪下行礼席翼便略显不耐烦的让他起来这些礼数在此刻都比不上他父皇的命呀 他并不多话只是示意慕容丹赶快来给皇上诊脉那气势连慕容丹这样的七尺男儿看了都有些心虚了

了容他的不慕容丹拉过老皇帝的手在上面垫了块丝帕便开始诊脉了待两手都诊完后他的脸色变得有些暗沉他原以为还有法子能救皇帝可是以如今这样的情况怕是不行了啊这位气度不凡的王者终究是要去了他不由摇了摇头这一切都看在了席翼的眼中 其实他一直都看着慕容丹看着他每一个表情皇上如何了这句话问的有些苍白无力其实他该知道的以他的聪明他该看出了慕容丹表情中的意思的可是他仍然不敢相信不敢相信父皇会去了这个事实1d705

王爷可否借一步说话慕容丹从椅子上慢慢站起来双手抱拳恭敬地问道有些话真的不适合给这里的所有人听到毕竟这里还有宫中的太医在所以他想私下跟王爷说相信王爷也已经心中有数了

你们都下去吧把门关紧了不许任何人进来席翼吩咐道不消片刻诺大的屋子便只剩下了三人有什么话你说吧席翼示意他讲

王爷皇上此次确实是油尽灯枯了但是想来王爷也会认为此次皇上是风寒导致了这场大病但是王爷据草民方才的诊断来看皇上的脉象紊乱并不像是寻常风寒的症状草民只想问这十年来皇上的饮食起居都是由谁来打理的慕容丹问道其实方才刚刚为皇上把脉之前他就看出了不对皇上的面色有些发黑想来不是寻常的风寒带诊脉过后他就更加确信了17901513

这十年的饮食起居都是由皇后娘娘着人打理的 有什么不对吗席翼也有些被问傻了这十年的饮食起居不都是老妖婆在打理的吗难道有什么不对吗老妖婆对父皇干了些什么问题怕是就出在这了皇上中了一种毒这种毒是慢毒药是需要长時间的下毒的在最开始的時候根本看不出来可是越往后症状会越明显皇上如今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了而且最近下毒之人又加重了药剂的用量所以皇上这才会一病不起的而这种毒在最开始还有法子可解可是到如今已是无药可解了草民只能想法子为皇上的毒延续一段時间发作其他的就没法子了慕容丹其实也很无奈这种毒很是少见下毒之人真是狠辣这么久了都能做到不被发现

席翼万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他以为老妖婆再如何胆大也不会害了父皇毕竟父皇是他的夫君啊没想到这老毒妇竟是如此狠辣居然对父皇下手而且这毒居然一下就下了二十年这毒妇他定要让她死不瞑目她杀害了自己的母亲如今又下毒害了自己的父亲这样的人他岂能轻易放过

你可保皇上多少天席翼面无表情的问道他想让父皇看着他为他报仇他不想父皇就这样去了那么他将会独自面对这一切的小時候母妃去世的之后他小小年纪就要学会了面对面对一切他不想再经历一次这种痛旁人都无法体会只有他才知道其中的苦涩

草民只可保皇上十日慕容丹只能实话实说这毒他解不了保命也只能是暂保只有十日怎么会只有十日呢不可能的你是第一神医你一定有法子的你再想想一定可以让父皇活的更久的你想想席翼有些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十日之后他的父皇那位最爱他的父皇就要离他而去了他不想接受这一切这一切对他来说真的是太过突然了

只可十日这世上有两种毒草民解不了其中一种就是这个草民曾经也想过解决之策但是却始终没有研制出解药而且这个都不能胡乱的解否则反会适得其反的所以草民也不敢胡乱的为皇上解毒请王爷恕罪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