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1/1)

可爱王妃,第九十章

宗庙之中,肃穆之感让每位大臣都提高了警惕,每个人都表情严肃,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这是皇室的宗庙,也没有人敢对皇室祖宗不公啊,而此刻的席翼正在自己的先祖们面前行跪拜大礼,而自己的父皇的灵位也在这其中,这让他不由想到了,将父皇送往陵寝的那天,自己都是行尸走肉了,要不是有席城在旁,他怕是不能一路撑下来的吧,只是今日他总算可以为父母报仇了。舒悫鹉琻

一切繁琐的祭祀仪式都举行完了, 也就正式意味着席翼已经荣登大位了,以后他就是这个国家的一国之主了,从宗庙中走出来时,席翼的背挺得直的很,这一刻他的身上背负着许许多多的责任了,他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虽然从前的自己也是如此的冷漠,可是往后他不能再沉溺在很多事情中了,“回宫,给朕准备匹好马,朕不想在坐在宫车之中了。”他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于公公吩咐道,其实这宫车他原本就不想坐,在他的印象中,宫车都是宫妃出行时才会坐的,而他是一国之君,怎该坐着宫车呢,可奈何这是规矩,现如今也不用继续拘着这些了,再说了接下来的战争他也不能坐在马车上打呀。

“是,奴才这就准备,大臣们……”于公公还想问问大臣们该如何,因为按照先皇当初登基之时,大臣们是宗庙祭祀完成之后便可自行回府了,但是现在毕竟已是新皇了,新皇想要怎样他毕竟还是不知,如今他也仍然未摸透新皇的心思,难怪人人都说这新皇的心思最是难测了,原先他还不以为然,毕竟他已经伺候了先帝那么多年了,又怎会猜测不出新皇的心思呢,可是在伺候了新皇之后他却相信了。“左相,御史大夫,还有振远大将军随朕回宫,其余大臣各自回府。”席翼其实早已选好了人选,这几个人都是自己的心腹,而振远大将军又是手握兵权,自然是应该随他回宫的,想来现如今席城在宫中的布局应该已经完善了,只等他这个主角的出现了,而其实他也早就有所准备了,现今跟着他回宫的这三位大臣心中也是知道的,振远大将军就更加不用说了。

“太后娘娘,皇上已经起驾回宫了,我们是否该……” 徐璈密切注意着新皇的动向,而此刻更是关键中的关键了,所以一听到皇上起驾回宫的消息他便过来告诉太后了,他的眼神不时的看向上首的太后,这个时候所有的一切还都得听她的吩咐啊, 这个关头他们这些人还都得看太后的眼色啊,而此刻的太后,眼中闪烁的竟然是一种兴奋,他也有好久未看到太后笑了, 发自内心的笑,平日里虽然太后的脸上总挂着笑容, 可是并非是发自真心的,又何谈是开心呢,可现如今,太后这样,倒是让他有些搞不懂了。

“该,徐卿,你这就跟我一起去城楼之上等着吧,新皇想必也是快要回来了吧,我作为太后,虽不能陪着他去宗庙祭祖,可是这个时候,还是该等着他回来的。”太后笑得有些可怖,尤其是此刻的她妆容精致,如此看来就更显得她的笑很是诡异了。“是,太后,属下这就扶您去城楼之上。” “嗯,宫内宫外可都部署好了?可不能有一点失误啊。”太后在徐璈的搀扶下,走的极慢,此刻的她亦是一脸的傲气,她知道即使此次不能把席翼拉下皇位,也定可以给席翼重重的一击了,所以此刻的她 无比的骄傲,就像是一只高高在上的凤凰一般,可是她却不知道有时候太过骄傲也是会得不偿失的啊,再说现如今席翼的皇位已经是名正言顺的了,而她的做法无疑是在造反了,只是她对权位的*已经让她早已不知如何停下了,罢了,也就如此吧。

“娘娘,宫内宫外均已布置妥当了,现如今只等皇上的御驾归来,咱们便可动手了,娘娘的父兄们也会替娘娘打点好一切的,娘娘大可放心大胆的做便是了。”徐璈此刻虽是扶着太后的手,但是心中却似有万般重, 其实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他并不想做,从前的自己也是如此,可是因为立场问题这些事情他又不得不做,最后却落得如今这般地步进退都是错, 所以其实他的心中很是复杂的,心中的负担也是极大地,毕竟这可是在造反啊,新皇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是极高的,而如今他们所做的事情无疑是在为世人所唾弃啊,可是事已至此,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还能怎样呢?

“嗯,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徐卿啊,这些年辛苦你了,跟在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身边想必你也不好受吧,我其实知道他不思进取,可是却不知他是如此的不争气,要是他能争气一些,如今也不必如此大费周折了啊。” 太后的手搭在徐璈的手上,暖意一丝一丝的渗透进来,可是却不达心底, 她的心早已是凉透了的, 现如今恐怕是在没有什么可以让这颗心感到温暖了,想曾经她也会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抱有美好的幻想,可是渐渐地生活改变了她,让她变成了现如今这个模样了,她甚至不知道,她如今要争的这个皇位对她意味着什么,也许就是一种心灵的慰藉吧,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吗,只是到如今这个地步,已经是退无可退了。

不一会城楼便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这座城楼,正是这座城楼围困住了多少的人啊, 又有多少的少女在这里就此葬送了一生啊,其实她已经有多少年没有来过这里了,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依稀记得当初穿着华服,纯洁善良的自己,还记得当初宫车在这自己驶入这个自己向往已久的地方时,自己的那种开心, 那时候父亲告诉她,只要她受宠了,她当了皇后,为皇上生下了儿子,那么她这一生也就无忧了,而他们一家也会因此收益的,可是当她真正进入其中她才明白,原来这不过是个牢笼, 她这一辈子的生活也就只剩了在这个空间之中了。“娘娘,娘娘,城楼到了……”徐璈看着入神的想事情的太后,不禁提醒了她一下, 太后这个样子真是让人担心的很啊只是盯着这扇门,却是一言不发的,这一切的一切包括气氛都让他觉得不安。“没什么,只是想到了曾经嫁入这皇宫之时的我罢了,想不到现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我已然老去了,可这里却是依旧这般模样啊,可当真是岁月不饶人 啊。”不过是句感叹,却是多么的心酸啊,慢慢的登上城楼,看着紫禁城外的一切,她的眼角不由的湿润了,一幕幕的往事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如何了?”席城一直留在宫中,这一点连太后都不知道,他呆在御书房里部署了很久了,现如今只等这老妖婆的行动了。“太后现在已经跟着徐璈到城楼上了,而皇上也从宗庙起驾回宫了,怕是也快要到皇宫了。”影恭敬地回到,他是暗卫的首领,本是应该跟在皇上后面时刻保护着皇上的,但是皇上吩咐了,现如今是紧要的时刻,很多事情都需要他来做,所以便留了他在四王爷身边加以辅助。

“哼,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不知死活,如今天下人皆知 翼是天子,她居然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想要夺位,自古以来这女人不就是应该安安分分呆在家中的吗,她这么做无非是在自寻死路,你再加派人手,尤其是在太后他们没有注意的地方,另外,混在太后的人中的暗卫让他们要时刻警惕了,一旦战争挑起就要找准时机先下手,决不能让太后的人占了先机。”席城吩咐道,此刻的他也是十分警惕的,这一刻已经容不得他再去多想什么了,做好眼前的一切才是关键。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做。”影此刻也是丝毫不敢懈怠了,但是这皇宫中的守卫的确是很严密,他却忽略了王府中的守卫,而此刻的香榭居外的暗卫竟是只剩下了两个,其余的都被调往了皇宫中,两个暗卫又怎么能抵住5个武林高手的围剿呢,所以,此刻的凝碧佳仍然是什么都不知道,任然平心静气的关着门看着书,而小葵和小怜二人也是侍候在侧,主仆三人亦是没有想到危险正在一步步的向他们靠近。

“你们,你们究竟是何人?”其中一名暗卫早已身中数剑,而另一位不知是已经被杀了,还是侥幸逃走报信去了,他只希望另一位同伴能够侥幸逃脱,因为他们的目标就是保护好王妃,现如今这些人明显就是冲着王妃来得,而没有了他们的保护,王妃实在是岌岌可危啊,他只好是尽量拖延些时间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