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中有股看不见的力在较着劲,程炎走后,之后何小栀听见门“砰”地一声被用力摔上的声音。

何小栀愣了一会儿,回过神去夹平底锅里那块煎鸡蛋,才发现鸡蛋已经糊了一半。

因为这次起因莫名的争吵,何小栀这两天几乎没和程炎说话,平时做饭自己吃,对他熟视无睹。

仔细想想,她根本没必要生这样的气,只是觉得,如果和他和好,又要恢复到要面对他女朋友的那种状态,会比冷战更让她难接受。

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就不要硬想,既想让自己过得舒服,又要做到不打扰别人,就只能选择后退。

周五何旭回家,何小栀在公司加班,晚上回去的时候发现家里静悄悄的。

她叫了一声何旭也没得到回应,走进他房间看,发现何旭已经睡觉了。

何小栀低头看手表,这时候才八点多,平时何旭都准时守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睡了?

她本来要退出房间,迟疑几秒又走过去,叫了一声何旭,还是没回应。

何小栀觉得不对,打开灯,发现他被子盖得严严实实,脸已经通红,她伸手去碰了一下他的脸,被吓了一跳,温度高得吓人。

不像是热出来的,何小栀心下一惊,掀开被子坐在床边叫他,他还是没回应,何小栀彻底慌神,把他扶起来,他整个人都软塌塌,微微皱眉叫了一声“姐”,又模模糊糊说了句什么。

何小栀把他扶住:“起来,咱们去医院。”

何旭慢慢坐起来,何小栀把他扶下床,他根本站不稳,何小栀索性抱起他往外面走,拿上钱包出了门。

何小栀心急慌乱,出了门才想起没带手机和钥匙,也顾不得那么多,站在街沿拦出租车。

星期五傍晚正是拥堵的时候,街上几乎没有空车,何小栀走到另一个更大的十字路口的地方去拦车。

程炎正开车送宋可人回家,没想到会在路上看见何小栀,还抱着何旭。

觉得不对,程炎掉头往何小栀这边街沿过来。

这段路程是不允许掉头的,程炎打着方向盘一个急转弯掉头,把宋可人吓了一跳,后面的车也都滴滴滴开始按喇叭。

停在何小栀面前,她都没能注意到,还在张望出租车,脸色焦急的样子。

程炎打开车门走过去,问:“怎么了?”

何小栀这才看见程炎,心下猛地一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开口时突然有点哽咽,“快送何旭去医院……”

程炎把何旭接过来抱上车,何小栀才发现宋可人也在车上,一时也顾不得那么多,坐进后座,把何旭扶住,一边催促:“能不能快点?我不知道他烧了多久了,他一个人在家里……”

她急得语无伦次,程炎安慰:“别着急,没事的……”

但他车速很快,一连超车,宋可人看程炎开车聚眉的样子,又转过头看了一眼何小栀,询问:“小朋友怎么了?”

何小栀:“发烧。”

宋可人笑了下:“又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不用这么紧张啦。”

何小栀没说话,宋可人又道:“小孩子发烧很常见……”

她还没说完,程炎打断:“你别说话了。”

宋可人被噎回去,不满地看了一眼程炎,又小声抱怨:“开这么快很危险诶!”

到了医院,程炎把何旭抱出来,对何小栀说:“你先去挂号。”

何小栀渐渐安下心,点了点头,去挂号处,旁边的宋可人跟上来,对何小栀眨眨眼睛问:“程炎哥哥人是不是超nice?”

何小栀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笑了一下,拿了挂号单往诊室走。

等安置好病房,何旭躺在床上输液的时候,何小栀才终于松了口气。

加班之后本来就累得不行,她彻底被这件事搞得身心俱疲,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揉太阳穴。

程炎走过来,安抚性地轻拍一下何小栀的肩,何小栀抬头看他,声音微哑:“谢谢。”

“要不要吃点东西?”

何小栀看了一眼站在门外玩手机的宋可人,摇头:“你们去吧,我有点累,坐会儿。”

程炎没再说话,门外的宋可人终于忍不住了,“已经很晚了,还不走吗?”

何小栀淡淡说:“你们先走,挺不好意思的,耽误你们时间。”

程炎还是看着她,她抬头对他笑了一下:“走啊,不然待会儿你女朋友该生气了。”

等程炎走后,何小栀看着沉睡的何旭,又看着一滴一滴送从输液瓶流进输液管的透明液体,发了一会儿呆,最后趴在病床上睡着了。

何小栀是被何旭叫醒的,见何旭醒了,她把他稍微扶起来:“有没有舒服一些?”

“嗯……姐我想吃东西。”

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何小栀站起身,揉了揉坐久酸痛的腰:“想吃什么?”

“烤肉饭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