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洗手间要经过一条走廊,刚走进去何小栀就看见一对人影在角落里抱在一起,她没多看,目不斜视往前面走。

还没走进洗手间,何小栀直觉身后有人,刚转过身,就被一股力拽进走廊旁边的一道小门,里面黑黢黢一片,何小栀心突地一跳:“你是谁?”

“你是不是想报警?”熟悉的声音。

辨别出声音是刚才那个贩毒少年,何小栀猛地挣开,他声音压低:“别动,我手里有刀。”

何小栀不动了,强迫自己镇静下来:“你想干什么?”

“你报警没?”

“我没报警!”

“手机给我!”

何小栀声音提高:“我说了没报警!”

他声音恶狠狠:“手机!”

何小栀刚递出手机,突然趁其不备将他推了一把,迅速从他身边钻出清洁房,那男人立马拽她,没拽住,怕她出去会声张,慌乱之下举刀,刚刺出去,没料到被拦截。

那把防身的瑞士军刀刀身被一只手握住,少年一愣,手里的刀被抽走,“叮当”一声丢在地上。

面前的男人冷冷看着他,少年转头就往走廊另一边跑,很快混入人群没了踪影。

何小栀余魂未定地站在原地,程炎转头打量她:“没事吧?”

她摇头,却突然发现地上星星点点的暗红色血迹,又看见顺着程炎右手手指滴滴答答往下流的血,顿时慌乱:“你受伤了!”

血流得很快,不像是皮肉伤,程炎稍稍握了一下,又看向一脸失措的何小栀,反倒安慰:“没事,去医院包扎一下就行了。”

想起刚才的一幕,何小栀一片混乱,赶紧拉着他往外走,叫了出租车。

到了医院,医生察看伤口之后安排缝针,何小栀办完手续在诊疗室外面等。

十几分钟后包扎完毕,程炎走出来叫何小栀离开,何小栀看见纱布上的渐层血迹,愣了愣又抬头看他:“用手挡刀子,你有没脑子?”

程炎愣了一下,坐在她旁边,何小栀低头看手指,不再说话了。

两人沉默了会儿,程炎转头看何小栀:“你生什么气?”

何小栀不知道该怎么说,分不清是愧疚还是心疼,但无论是哪一种,也说不出口。她深吸一口气,所有的话都选择不说,只淡淡答:“我没生气。”

回家的路上,程炎给魏封打电话,让他叫人把停在酒吧外的车帮他开回去。

他没说自己手受伤的事,但这件事经由魏封调查很快清楚,第二天和程炎见面,不由得调侃:“还徒手接刀子,你怎么不直接挡过去?”

说着看程炎没反应,又感叹似的:“说你对何小栀没意思,我真不信!”

他没搭话,魏封沉吟半晌又道:“不过我觉得,何小栀完全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啊!你是不是太久没交女朋友了,所以有点寂寞空虚什么的?”

程炎摊开右手,看向覆裹着伤口的纱布,沉吟半晌后平淡道:“有可能。”

过了一会儿又对魏封说:“那你帮我找个?”

魏封饶有兴趣:“找女朋友?真的假的?哪种?”

程炎抬眼瞥他,“你不是知道我喜欢什么类型?”

魏封虽然对程炎是不是喜欢何小栀这一点还是表示疑惑,但程炎既然开口了,他仍是尽心尽力地在物色着。

魏封此人其实挺靠谱,因为喜欢结识美女,在拉皮条这方面也很有潜质,当天晚上,他就帮程炎圈定了几个,把资料和照片发给程炎,帮着从中拉线。

第二天晚上喝酒,就把那个女生给约出来了,那女生叫“宋可人”,人如其名,长得挺可人,一头栗色长卷发,年龄小且是萝莉,一看就知道是程炎会喜欢的类型。

于是一次聚会后,这事就这么办成了。

何小栀是好几天后才知道这件事的,当时两人正在吃早餐,程炎毫无预兆来了一句“我最近交了个女朋友”,何小栀愣得没说出话,半晌后才吐出一句“哦”。

停顿半晌,何小栀才觉自己似乎有些冷淡,又问:“她怎么样?”

“挺好。”

“嗯。”

就再没了话,等程炎出门,何小栀没心情洗碗,站在水池边冲了几分钟的手,等何旭提醒她才回过神来。

她失魂落魄的状态维持了一上午,下午实在在家里待不下去,去惠惠店里帮忙。

惠惠一眼看出她的心不在焉,忍不住问:“最近怎么了?老是心情不好的样子?”

何小栀不知该怎么开口,连她自己也不清楚的事情,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他交女朋友,和她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