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何小栀靠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小憩。

她知道程炎说的是那天晚上他说要养她的事,何小栀刚才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作答。

如果搬到另一个城市和他生活,她知道他肯定会安排好一切,不用担心任何问题,但一时不知道怎么定夺。

程炎也没有再问。

回家之后,何小栀去厨房做饭。

只简单做了南瓜汤和糖醋里脊,炒了两盘素菜,做好后端出厨房,看见程炎在陪何旭玩游戏,是联机游戏,两人拿着遥控器对着电视打得热火朝天。

何小栀咳了咳正色:“吃不吃饭了?”

何旭说:“不吃了,刚才吃了饼干。”

程炎说:“我也不吃了,我也吃了饼干。”

何小栀:“……”

何小栀决绝地走了过去,走到电视机前挡住。

“姐,你遮住了!”何旭一边歪着头看电视一边埋怨何小栀。

话音刚落,何小栀毅然决然直接关掉了电视机电源。

“卧槽!”

“姐!!”

何小栀听见程炎爆粗,走过去打他:“说了多少次了,又当着小孩面骂脏话……”

程炎被连连打得闪躲,最后被逼得认错,何小栀才收了手,丢下一句“快来吃饭”,往餐桌走去。

程炎跟在她身后,对着她的背影做扇她的动作,何旭在一边看得捂嘴吃吃吃地笑。

何小栀有所感应地一转身,身后两个人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她狐疑地笑了。

吃饭时,程炎破天荒夸了她的厨艺。

何小栀很受用,因为在她记忆中,程炎几乎没夸过她,平时说话也是能损则损。

加上她前段时间一直在研究做饭,得到肯定自然就有了动力,一边给程炎夹菜一边说:“我最近还会了好多川菜,下次给你做。”

程炎漫不经心说:“所以让你搬过去,天天都可以做给我吃。”

何小栀没吭声,但程炎只是这么随口一提。

但接下来,他开始了不断地随口一提:

饭后去河边散步的时候:

“你要是搬过去,每天我都陪你出来散步。”

何小栀买了几串烤鱿鱼之后:

“你要是和我住一起,我每天都能陪你出来吃路边摊。”

甚至在生命大和谐之后:

“以后和我住,我每天……”

……

何小栀最终受不了,双手合十:“求你别再说了。”

“谁叫你不答应?”

“你让我想想。”

程炎妥协,何小栀躺在床上,有所思索。

异地对于谈恋爱确实没什么好处,他忙完那边的事还要每周往这边来一趟,两头跑也挺累……

何小栀决定好好谈一谈,直说:“我不想放弃工作。”

程炎问:“难道工作使你快乐?”

何小栀无视他的调侃,脱口道:“至少我觉得有条退路。”

“你为什么需要退路?”

“因为……”

话到了嘴边,何小栀又突然觉得有些事,再亲切的人也不能随便说,没再继续。

第二天,出门遇上了隔壁的刘奶奶,刘奶奶早就听何小栀说了家里房客搬出去的事,此刻看见程炎,有些诧异。

程炎则因为之前被大家误解过,一直排斥小区里的大娘大妈,很久没见,对刘奶奶礼貌性点了个头。

刘奶奶突然说话:“你和小栀什么关系啊?”

程炎回答:“我是她男朋友。”

刘奶奶上下打量了一遍程炎,又说:“小栀是个好姑娘,你可要好好对她……”

程炎随意摸了摸颈侧,手揣进外套兜里,笑了:“我知道。”

程炎拿了罐头去喂楼下流浪猫,又碰见守门的王大爷。

王大爷看见程炎还挺惊奇:“这不是小栀家房客吗?又搬回来了?”

程炎:“没,就住两天。”

王大爷视线又落回地上那只猫,说:“那只前几天下崽,我怕给冻死,放在门卫室了。”

这猫是之前程炎救下的那几只猫之一,听说生了小猫,程炎有些意外,去了门卫室,看见纸箱里的几只拳头大小的奶猫,软酥酥地喵喵叫着,一下子竟然有些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