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门!隔壁!难道是鱼老爷子!!”李月天脸色一变,赶忙将两个大袋子塞到了哈皮的狗嘴里,径直冲到了隔壁。

鱼家的院子里,两个老头正躲在阴凉的树下,悠闲的喝着茶,有说有笑的,似乎是在谈论什么有趣的话题。

“你大爷的。”见到这一幕,李月天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大爷?”鱼老爷子已经看到了李月天走了进来,耳朵有些背的他听到这话,目光在李月天与姜子牙之间扫过。

“月天,原来这是你大爷啊,我之前看到他在你家院子里走来走去,又身穿着奇怪的古装,如果不是看他年纪比我似乎还大一点,我还以为进贼了呢。”鱼老爷子嘿嘿一笑。

“呵呵,何止是大上一点啊。”李月天在心中嘀咕着,表面上却只能跟着笑笑。

“不对啊,我跟你家老头子认识了这么多年了,也没听过他有什么兄弟啊。”

“远方亲戚,已经很多年没有走亲了,不过最近大爷的儿子来永州工作了,所以又重新联系上了,大爷会在我这里住上一阵子。”李月天满头大汗的解释道。

“哦,这样啊。”鱼老爷子点了点头,竟然李月天都这么说了,生性豁达的他自然也懒得深究了。

“鱼爷爷,我跟大爷有事要说,就不打搅你了。”对着鱼老爷子歉意的笑了笑,李月天拉着姜子牙回了家。

“年轻人,干嘛这么急,老夫跟这位新认识友人商谈正欢呢,况且刚泡好的茶还没有喝呢。”姜子牙抱怨的说道。

“你倒是挺闲的,我又该如何解释家里多了一个老头啊。”李月天双手叉腰,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不是解释了吗?”姜子牙随意的说道

“你·····。”李月天闻言顿时语气一懈。

“问你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愿意去神之乡啊。”

“只要被阿赖耶标记过,我的力量便不会消失,这对于我来说就已经够了。”姜子牙看着手上闪过的银白印记,神色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

“而我又与其他神仙不同,我没有待在仙界,三千年来一直混迹人世。而对我来说神之乡与仙界是一样的,而相比较起来,我更眷念这红尘凡事。年轻人,你不觉相比起万古不变的仙界与神之乡,亲眼目睹着这人世的变化,更让人充满惊喜与回味吗?”

姜子牙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李月天,沧桑的眼神之中包含的睿智,似乎在点醒李月天。

而刚放下包裹的哈皮听到这话,却是翻了翻白眼。“说的这么高大上,其实真正追究起来,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在人世流浪了这么多年。无论是对于曾经的仙界,还是如今神之乡的变化,都是两眼一抹黑。就算是去了,也并不一定能够很快安定下来。而且当初你封神出了丑,现在跑到神之乡,遇到熟人了,也会被嘲笑吧,所以你才赖着搭档家里不想走吧。”

“我擦,是这样吗?”听着这话,反应过来的李月天,顿时看向了姜子牙。

而姜子牙此时却是波澜不惊,只是看向哈皮表情更加“和善”起来。“成精的小狗妖啊,你想看看老夫的法宝打神鞭吗?老夫已经好多年没有拿出来使唤使唤了啊。”

“嗖!”只见下一刻,哈皮的身影已经消失。

而李月天只感觉脚一沉,便发现这怂货已经抱住了自己的大腿。

而姜子牙却只是笑笑,便将目光看向了李月天。“对了,隔壁老友的茶不错,小友,你买了吗?”

“在袋子内,自己拿吧。”李月天有气无力的指了指袋子,叹息的说道。

见到李月天沮丧的样子,姜子牙的目光一闪,活了这么长岁月,他那还不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在想什么啊。

只见其突然手一招,袋子里的茶叶便自动飞到了面前,而此时放在厨房的茶具也动了动,茶壶自动蓄满了水,也飞了过来。

姜子牙屈指一弹,一团火焰便突然出现,飞到了茶壶的底部。

而李月天的目光早已经被吸引了过来,一脸震惊的注视着这过程,直到茶自动泡好。

“小友,何必叹息,老夫又没有说过会白住。”姜子牙端起茶杯,而另一杯泡好的茶却是飞到了李月天的面前。

“这是法术!”李月天忍不住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