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18章 他是凶手!(1/2)

苏慕看了眼四下:“还没有回来!”

陆瞻挥挥手,让他噤声。

“出大事了,祖母被歹人击伤!少寰,速与我去看看!”

萧臻山脚步未停,一路飞奔直扑荣禧堂!

陆瞻紧随其后,到了荣禧堂门口,沿途来来往往全是侯府各房的人,刚进门,永安侯焦急催促请太医的声音,以及旁人大声控诉着于田不忠不义的声音,便都传了出来。

萧臻山当先进内,先看到一地狼籍,随后看到急得团团转的萧祺,眼眶泛红的永安侯,还有平躺在榻上的一动不动的长公主。

“祖母!”

他嘶声扑了过去,跪倒在脚榻上呼喊起来!

陆瞻也走过去看了看,然后回望着屋里每个人,这时候大家也都已经看到了他,纵然是事出当前,也都未失礼数,上前来拱手见礼。

来打招呼的人也包括萧祺,陆瞻望着他:“大将军英武盖世,不想也没有来得及防备殿下出事。”

萧祺叹道:“可恨我来迟一步。”

“三叔素来掌兵可是雷厉风行,如何还能让人跑了呢?”

萧臻山止住哭声站起来。

“怎么跟你叔父说话的?”永安侯虽然正忙到不可开交,但也没忘了斥责萧臻山。

萧臻山说道:“父亲不觉得此事十分奇怪吗?于田跟在祖母身边没有一甲子也有五十年了吧?他一个无后的阉人,贪图祖母的财产做甚?即便是他有贪财之心,为何如今才动歪心?三叔所说事发之情,不知还有没有人能作证?”

萧祺缓声道:“你这是不信我?”

“倒不是不信三叔,只是三叔既然也说到来没来得及拦住凶手,那么多几个人出来说说,也好尽快理清楚事情经过。”

永安侯听到这儿,也说道:“是啊老三,这事是有些奇怪,于田怎么会突然做出这种事?”

“母亲的侍卫居然一个不见!他们去哪儿了?宫人们居然也不在场?老三,你过来的时候难道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吗?”这时候永安侯夫人也出声了。

她这话仿佛问到了点子上,大家都认真思考起来,方才听说出声,心下着急,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长公主身边仆佣众多,怎么可能会没有宫人在呢?萧祺到来的时候,就算赶不及去捉拿凶犯,难道院子里别的人就任由凶手摆布吗?

“赶紧找人!”永安侯发话。

屋里人立刻散开前去找人了。

萧祺望着离去的下人,而陆瞻望着萧祺,谁也没有打算会放过今夜的样子。

苏慕才出现在门口,陆瞻就发现他了,走到了门外。

苏慕旁边站着的侍卫附耳上前:“世子,萧祺不妥!”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