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12章(1/2)

皇帝找人确要方便得多,举朝上下都动了起来,一时之间,京城也变得分外热闹。

络晷出去了两日就回来了,许是顾凤日夜都在家,络栖紧跟了她几日也就烦了,络晷回来后,他就跟着他父亲去了。

父母于他而言,他更是喜欢父亲一些。

他更是当着顾凤的面对络晷表述道:“我喜阿父。”

不喜的是谁,不言而喻。

顾凤也不把他这话当回事,也不介意,秋花却担忧得很,生怕他们娘俩生份了,哪料顾凤从小受父兄照顾长大,嫂子们进了门,也个个把她当宝,这些人要是训斥她,别说是不喜她,说不要她的话也都说过,但她从不当回事。

顾家女儿,自有她的自大。

现在父兄没了,但她心里还是明白,以前她父兄是世上最不可能不欢喜她的人,现下,是她的夫郎和儿子,她从不以为他们会有不喜她的一天。

“凤姑,你跟八斤哥说两句好话嘛。”这夜络八斤趴在了他父亲打坐的腿上睡着了,顾凤拿了洗净的衣裳欲要进门时,端着水盆等着门口的秋花跟顾凤道:“孩子小,哄两句就和以前一样跟你亲。”

“哄不好。”顾凤拒绝,进了门。

秋花急得跺脚,回了房,跟她阿郎哥金羊道:“凤姑就是不喜说软话,跟八斤哥都不说,八斤哥好可怜。”

末了,说到了小主人最最可怜。

金羊不懂这些事,他挠了挠耳腮,小声和秋花道:“我看他们挺好的。”

“你看,你看出什么来了?你什么都不懂!”

金羊谄笑,“是,是,我都不懂,我都听你的。”

秋花白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末了,她叹气道:“凤姑人好得很,就是个硬脾气。”

“她是族长啊。”金羊也没觉得主母脾气有什么不妥的,一族之长,有自己的威风那才是好的。

“唉……”秋花又白了她阿郎哥一声,又长叹了口气,但没说什么了。

族长是族长,但凤姑到底是女人。

这外面的女人又软又怯的,还惯会说讨人欢喜的话,以前老族长就是最喜欢这样的女人,都带了好几个这样的外山人进神山,宠得很。

秋花也是生怕有那么一天。

**

坤国以国师出面,以官位大肆寻找于国有用之栋梁,不需科举,不需大儒引荐,更不论出身,即便是非良籍也可入选,当选者还能进宫进皇帝,此番贴皇榜寻才,让坤京短短几日内就涌进了一大批人,酒楼客栈,民居小店,甚至烟花之地都住满了人。

有一屋者,前来投宿的亲戚们把柴房都占了,有亲居远者,更是接到了信使日夜兼程送过来的信,说不日就要反京。

坤京人满为患,秋花她们出去采办,回来都要跟顾凤讲:“到处都是人,都挤满了,热闹极了。”

秋花是武络神山出来的人,武络族族人本就不多,能在神山住者更是少之甚少,她从来没见过这以多人挤在一块,觉得甚是新奇有趣,好玩极了。

即便是茶花这等沉稳的,出去一趟回来眼睛都发亮,秋花说着时她还赞同地点头。

顾凤从她嘴里得多卖新奇东西的人也多了,便多给了她们一些银两。

“凤姑,你不出去?”秋花见她说得那般有趣,顾凤也没说要跟她们一道出去见识见识,便问。

顾凤摇头。

秋花有些失望,又道:“那我带八斤哥出去玩会?他铁定喜欢。”

他最喜欢玩了。

顾凤还是摇头,“他顽皮。”

秋花想及小主人身上的蛇蛇蝎蝎,也不是她能制住的,不由吐了吐舌头,“你要是不带着他,我也是不敢带他出去的。”

顾凤嘴角泛起了点笑。

秋花茶花走后,她去见一块打坐的父子俩,现下络栖打坐也是有模有样了,与他父亲同坐一上午也不见他动的。

顾凤走进去,络晷睁开了眼看了她一眼,络栖也睁了眼,但只睁开了一眼,瞅了她一眼就闭上了。

他还跟她置着气呢。

顾凤也不哄他了,就去络晷那边坐下。

她白日事多,不打坐,就在一旁看看络晷给她挑出来的秘籍。

秘籍都是上古的字,跟她认识的有一些很是神形,她也猜得出来一些,但意思还是差着一些的,她往往上下通读起来,有读不顺的就问络晷。

她没事就坐在他们身边,偶尔要问句话,几日下来,不太想跟她说话的络晷不得已跟她说得多了,昨晚他也没打坐,而是把睡着了的八斤抱给了他的保父,跟顾凤缠绵了一夜。

这厢顾凤掏出书来还没看完一段,门外,木蛟的声音就起了,“神主。”

“进。”顾凤的眼从书上收了回来,看向了门边。

“凤姑,阿蛇来消息了。”木蛟进门口就道。

顾凤看着他。

木蛟朝她一笑,跟络晷报道:“老族长住的地方已探清楚了,十目说已想办法盯住了,让我们这边去几个人……”

顾凤看向络晷。

络晷已睁开眼,“你去把人手聚齐,我稍后就来。”

“是。”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