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2)

清晨,吴清做好早饭,开始打水洗衣,正洗着,她的丈夫王大勇挑着担子回来了,她丢下衣服擦擦手,抬脚迎了过去:“这回怎么样?”

王大勇摇头叹息:“一个也没卖出去,回头我再去别村转转吧。”

吴清不免失落,但很快说道:“饭好了,先吃饭吧。”

王天勇点点头,放下担子,转身去净手。

吴清进厨房端了两碗稀饭、一碟子拌黄瓜,三个馒头出来。王大勇走过来,拿起一个馒头正要咬下去,手一转,将馒头递给吴清:“你吃。”

吴清正端着饭碗,闻言抬眼看他:“你吃你的,这不是还有么。”

王大勇却坚持:“不,你吃了我才吃。”媳妇儿一早就起来洗衣做饭,忙前忙后,别看都是家务活,却是个累人的,他是个嘴笨的,心里心疼她,却不擅表达。

成亲大半年,吴清自然知道丈夫是什么样的人,嘴笨心实,且又是个会疼人的,朝他甜甜一笑,便接过了慢头,小小咬下一口,抬眼见他发愣,心里不免好笑,伸/手往他胳膊上拍了下:“傻子,吃饭。”

王大勇顿时不好意思起来,赶紧捧起碗喝下一大口稀饭,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他的媳妇儿真好看,又娇又俏,尤其冲着自己笑时,久久令他回不了神。

用过早饭,王大勇挑着担子出门了,吴清刷锅洗碗,忙完便坐在屋里给王大勇剪鞋样,一剪刀刚下去,外面有人叫她:“吴娘子,你在家吗?”

吴清放下鞋样剪刀走出去,一看是赵大娘子,笑道:“赵姐,我在家呢,快进来吧。”

赵大娘子跟随吴清进屋,在一只子凳子上坐下,开门见山:“我今天找来你有事的。”说着朝外面看了一眼,于是压着嗓音道:“我这里有项发财的买卖,你可做?”

吴清心里一喜:“说来听听。”

赵大娘子朝外看了又看,抬起屁/股靠近吴清,方小声道:“听说那位陈姨娘下葬时可带着不少好东西呢。”

吴清一惊:“赵姐,这可万万使不得。”

赵大娘子不以为然:“这有什么使不得的,死人的东西怕什么,又不是叫你去偷活人的东西,你想想看,死人还能用得上那些个玩/意么,还不是留给活人的。”

吴清坚定地摇头:“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

见她这种态度,赵大娘子顿时心生不快,撇撇嘴巴:“说到底,你心里就没有大勇。”

吴清一愣:“赵姐,你讲的话我听不懂。”

赵大娘子:“呵,我就是随口说说的,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等你想通了,就来找我。”

吴清未将她的话放在心里,将她送至门外,转身回屋没多会,王大勇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怎么了这是……”

王大勇放下挑子,气闷地喝水,直到水喝完,方道:“他们都看不上我的手艺,我想还不如上山打猎,运气好的话,猎得一两只狐狸也能换不少银钱。”

吴清一听就不同意:“打猎多危险呀,我不准你去,咱们再想想别的法子。”

王大勇叹气:“你也知道,我身无所长,还能有什么法子可想。”接着又是一叹:“媳妇儿,都是我没用。”

吴清听得心里发酸,忍不住拿手指头往他头上一点:“真是个大傻子!”

王大勇给她点笑了:“傻人有傻福,这才叫我娶到了你这么好的媳妇儿。”

吴清被他夸的羞涩,嗔道:“就你嘴贫。”而后将赵大娘子来过的事说了。

王大勇听后眉头直皱:“此事你回绝的对,即便再穷,也不能干那种事,会遭报应的。”

吴清:“我也是这个意思,这下可把赵大娘子得罪了。”

王大勇:“那种人得罪就得罪,以后少理她。”

见时辰不早了,王大勇从墙上取下搁置许久的弓箭,擦拭干净,背在身上就要出门,却被吴清拦住:“你还真去啊?”

“明日就没米了。”

吴清急得直跺脚:“那想别的法子啊。”

王大勇叹气:“不要胡思乱想,乖乖在家等我。”说完大步离去。

吴清望着那道离去的背影,心里苦笑,这人哪都好,就是太一根筋了。

余下时间,吴清一直在担心中度过,期间,赵大娘子又来过一次,得知王大勇打猎去了,反应有点激烈,难免说了两句过激的话,吴清因为记挂着王大勇的安危,也没在意。

因为心里存着事儿,吴清连晌午饭都没做,一直到傍晚,王大勇可算回来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