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2)

七月,俗称鬼月,民间有关鬼月的禁忌不胜枚举,想到关于鬼月的种种传闻,王大勇环顾一圈这个鬼气森森的地方,不禁心生胆怯之意。

赵大娘子的丈夫陈刚看出他的胆怯之意,心里将他鄙视一遍,伸出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凡事有我在呢,莫怕。”

王大勇的虎躯一震,真就不胆怯了。

陈姨娘活着的时候风光,下葬的时候也风光,可见魏老爷子对她的喜爱程度,于是大家都说这个女人命好,不管活着死着都有享不完的福。

陈刚看了眼四周,回头对身后的两个同伴说:“动手!”

他们立刻动手!

三个人你一锹我一锹,挖的不亦乐乎,挖到一半时,王大勇心里一喜,激动道:“看到了,看到了。”

陈刚真想踹他一脚,才露出棺材一角而已,有什么好激动的,忍不住喝道:“闭嘴,快点挖!”

王大勇压下喜悦,心想我要发了,我要发了,于是铁锹挥的越发卖力了,直到整个棺材呈现出来。

陈刚是木工,专给人做木活,所以撬起棺材不要太拿手,推开棺材盖的一瞬间,三个人同时屏住了呼吸,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然而,说好的金银珠宝呢?飞了?

三个人顿时傻眼了。

三个人中,陈刚率先反应过来,一脚踢到棺材上:“妈的,坑老子啊。”那棺材纹丝不动,里面散发着阵阵尸臭。

王大勇一屁/股坐到地上,简直要哭了。尼玛,说好的金银珠宝呢,哪去了,哪去了……

另外一个人骂了几声娘,问:“接下来怎么办?”

陈刚往地上啐了一口:“还能怎么办,恢复原样。”

于是王大勇被陈刚从地上踹起来,很郁闷地跟着他们盖棺埋土。

“妈的,晦气!”陈刚骂完这一句,拍拍身上的土,率先扛着铁锹走了,两个同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急忙扛起铁锹跟上。

他们前脚走,赵大娘子与吴清后脚从一块大石后面走了出来。赵大娘子脸色铁青,牙齿磨的咯吱响,那样子恨的要死。

吴清虽然没什么表情,可心里却是高兴的。

她们抄小路返回,比他们提早一步到家。吴清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刚回来的王大勇:“事情办的可顺利?”

王大勇苦着脸,长长地叹了声气:“被骗了,其实里面什么都没有。”

吴清一副理解的样子:“这就对了,你想魏老爷傻啊,会白白的放大把的金银珠宝给贼偷啊。”

王大勇脸上一红,自己可不就差点成了媳妇儿嘴里的贼了。

吴清不想继续该话题,伸手推推他:“瞧你一身泥,脏死了,快去洗洗干净。”

王大勇低头一看,是够脏的,赶紧走到井边打水去了。

小夫妻先后洗完澡熄灯歇下,开始为接下来的生计发愁。

“媳妇儿,接下来我们怎么过啊。”王大勇惆怅的不行。

吴清想了想,说:“明日我回一趟娘家吧。”

王大勇自然明白她回娘家的意思,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不可,岳母岳丈也有自己的难处,回头叫你嫂子知道了,闹起来都不好看。”

“那你有别的办法吗?”

“没有。”王大勇心里羞愧,不敢看媳妇儿的脸。

吴清打着呵欠:“别想多了,早点睡吧,明日还要陪刘婶一家进城办事呢。”

王大勇一听,脑袋瓜子转的飞快,心想明日何不乘机在城里找份事呢。“我跟你说……”一转脸见媳妇儿睡着了,他只好压下心里的激动,挨着她躺下。

明日再跟她说吧!

天将亮,隔壁刘婶家就有动静了,等到吴清和王大勇起床开门,刘婶已经麻利地烧好了早饭。

“吴清,大勇,你们早饭不要烧了,我已经做好了。”刘婶在院墙那边喊话。

“不用了,我们在家随便吃一点就行了。”吴清回道。

“我都烧好了,你们不来的话就是不给面子,快点来啊。”刘婶都这么说了,吴清再说不去就是不给人家面子了。

刘婶端出绿豆粥,辣糊汤,包子,蛋饼,一盘腌黄瓜,一盘腌豆角,这样的早饭在乡下是特别丰盛的了。

“你们别只看不吃啊,大勇快给你媳妇儿拿个包子。”刘婶说道。

吴清不大好意思,连忙说:“快别忙活了婶子,你也一起坐下来吃吧,还有秀秀呢,我去叫她。”说着就要起身,却给刘婶按住了。

“你吃你的别管她。”

“你就吃吧,吃完了好去办事呢。”王大勇从旁道。

“大勇说的对,我去看看秀秀,顺便给她拿些吃的。”刘婶说完扭身走开,吴清接过王大勇递过来的包子,开始小口吃着。

“嗯嗯,婶子蒸的包子太好吃了。”王大勇赞道。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