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2)

原来秀秀收到表姐进城的邀约,至于进城干什么,秀秀和刘婶都没提,吴清自然不好意思问出来。

秀秀进城后,还没见着表姐的面,运气不好碰到几个地痞流氓,秀秀长相水灵,且又孤身一人行走在外,那几个东西一下子便起了色/心,将她团团围住,众目睽睽之下对她动起手脚,可怜她一个姑娘家哪是几个禽/兽的对手,稍一反抗就挨揍,吓得连呼救都不敢了。

本以为给他们占点便宜就完了,结果这几个畜/生根本就没打算放过她,把她拖进阴暗的小巷子进行施/暴,完了就把她扔到了附近的小桥下。

她想寻死,都准备往河里跳了,结果一个不慎脚底下一崴摔了一跤,就这一跤把她摔醒了。

就这么自寻短见了,太便宜那帮畜/生了。

说到这里,秀秀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吴清拿着帕子不断地擦着她的脸,等她哭够了,出声:“可知道欺负你的都是什么人?”

秀秀摇摇头:“我不知道。”

刘婶:“都不知道他们是谁,让官府怎么抓人啊。”

王大勇走过来:“我去打听一下。”想必今日有不少人看见此事,打听起来不难。

果然不出预料,王大勇走到街上稍稍一打听就什么都清楚了。

吴清看见王大勇回来,忙问:“可打听到了?”

王大勇点点头,脸上严肃:“那几个东西是沈公子手底下的人,不好惹,报官的话官府不一定敢管这事,报了也是白报,不如先回去再从长计议。”

刘婶一听脸就垮了,谁人不知那恶名鼎鼎的沈公子,放眼安城那就是土皇帝,谁敢惹,谁惹了谁倒血霉,也难怪手下的人作威作福欺男霸女了。

真是有什么样的恶主就有什么样的恶奴,物以类聚!

吴清一看刘婶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想安慰来着又不知说什么好,无声一叹:“婶子,要不就照大勇说的先回去再作打算?”

刘婶看了看一言不发的女儿,想了想点点头,先只能这样了。

他们回到古树村的时候天已黑透,村子里的人几乎已经歇下,没几个人还在外面走动,所以他们回去的时候并未给人看到,否则给人知道了秀秀的遭遇,她在古树村也就不用做人了。

秀秀爹得知女儿的遭遇,老泪纵横,恨不能握着铁锹立马去找那几个畜/生拼命。

王大勇在屋外劝秀秀爹切勿冲/动行事,吴清在屋里给秀秀擦洗身体,换衣,最后等她上床睡着了才离开。

“大勇,吴清,今日幸亏有你们帮忙,真不知道怎么谢你们。”刘婶真心实意道。

吴清:“我们也没帮到什么忙,婶子和叔放心,此事我和大勇绝对不会说出去半个字的。”

王大勇也跟着一再保证,老夫妻俩十分欣慰,连声言谢!

回到自己家,王大勇第一时间走进厨房给媳妇儿烧热水洗澡,吴清累得不想动弹,直到王大勇叫她。

洗完澡,吴清一身清爽地爬到床上,过了会,王大勇也跟着躺上来,他有心想跟媳妇儿温/存片刻,但见媳妇儿睡得香甜,便不忍心叫醒她,那方面的心思也就歇了,合上眼睛很快也跟着沉入梦里。

夏日天亮的早,吴清早早地醒来,转头看了看仍在酣睡中的丈夫,想到今晚他就要跟别人去盗墓,心情很不好。

悄悄爬起来穿衣下地,拉门出去。

别看她长相娇俏,一副娇滴滴的样子,可干起活来并不慢,是个会做家务的小能手,尤其她的针线活,在村里出了名的好。要说这样的女人不招人惦记是不可能的,没和王大勇成亲前,她家的门槛差点给人踏破,既然上门求亲的人那么多,为何她会偏偏选中王大勇,原因是,王大勇是个心眼实诚的,人品不错,对她真心实意的好,这样的人将来不会变到哪里去,即便穷一点也无所谓,只要夫妻一条心,将来定能把日子过好。

她的眼光没错,成亲大半年,王大勇对她好的没话说,不断地努力着想让她过上好日子,毕竟能力有限,至今也未如愿,要不是被穷给逼疯了,谁想去撬别人的棺材啊。

吴清愁眉苦脸的,费力提上来一桶水,正要倒进大缸里,有人快她一步将水桶提了过去。

“提水这样的重活让我来做,你去歇着。”

吴清也没客气,走开两步坐到一只小凳子上,看着王大勇:“你怎么不多睡会。”

“醒了看你不在就睡不着了。”王大勇说的大实话,听在吴清耳里却是世间最朴实的情话,她的唇角微微上扬,没再说什么。

“吴清,你们吃了吗?”隔避刘婶在院墙那边喊话。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