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2)

马车以最快的速度行驶在崎岖乡间的小路上,可想而知有多颠簸,吴清被颠的不行,捧着难受的胃撩起帘子,叫道:“停车,快停车!”

周三听到她的叫声,连忙勒马停住,打马过去,只见她那两条好看的柳叶眉此刻正拧在一起,漂亮的脸蛋也是苦巴巴的,不由得问道:“晕车?”

吴清连忙点头,随即捂住嘴巴想呕。

周三想了想,抬手竖起,示意大家都停下,然后看着吴清说道:“放你下来透气可以,不过我奉劝你最好别给我耍花招,否则遭殃的就是你一家老小。”

吴清胃里正难受的很,实在没空听他废话,也不想听,双脚刚落地,便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空气里飘荡着难闻的酸味,周三一干人等忍不住捂住口鼻倒退十步。有人忍不住骂了一句:“妈的,这小娘们可真会来事。”

周三冷冷地朝那人瞪去:“再多嘴就滚回你老家种地去。”

“对不起周哥,小的知道错了。”那人连忙小心赔不是。

周三冷哼一声:“我要去方便一下,你们把人给我看好了,若是有任何差池,小心你们的狗命。”言罢,打马朝树林而去。

听得马蹄声渐远,吴清连忙弯腰捂住肚子:“哎哟,我吃坏肚子了,好疼……”

留下来看守她的人突然就笑了,有人说道:“别装了,我们是不会上当的。”

吴清暗咒一声,慢慢抬起眼:“是真的,我绝对没有撒谎,何况你们这么多人,还看不住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嘛。”

他们面面相觑,都没说话。

吴清抱着肚子干脆蹲在地上,嘴上叫着肚疼,脑子里的主意乱转。

这么多人,要怎么逃呢?怎么逃呢?

可惜周三离开的时间太过短暂,并没给吴清想出主意。

周三一只手系裤腰带,一只手勒马停下来,居高临下审视她:“肚子疼?”

吴清连忙点头,腰弯的更低了:“今日贪嘴,吃坏了肚子。”

周三呵呵,明显不信她:“这郊外连个茅坑也没有,吴娘子当着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的面脱/裤子方便不大妥吧。”

吴清用力掐着手心才忍住没破口大骂!索性抱着肚子蹲到地上:“我真的肚子疼,你看我这样子像装的嘛,我马上都要给疼死了,劳烦周哥通融一下,让我去那边小树林里方便方便。”

周三审视着她的神色,沉吟片刻,勉强同意了。“记住我说过的话,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招,否则……”

“否则就要我一家老小的命,我记住了,不敢忘!”吴清不耐烦地打断他。

周三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吧,我带你过去。”

吴清不敢不让,弯着腰抱着肚子跟在周三后面。

到了小树林,周三停下来:“我就在这等着,你快点啊,我们已经在路上耽误不少时间了。”

吴清点头表示知道了,刺溜一下钻进小树林里,磨蹭着一柱香的时间才出来。

周三的脸色十分不好,显然是等的不耐烦了,不免催她快点走。要不是爷看中的女人,他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吴清不知周三心里所想,老老实实爬上马车坐好,随即车身一动,马车以最快的速度载着她离去。

她被颠到沈府时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一下马车又是一阵狂吐,周三见了就皱眉,恨不能一脚踢开她。真不知道家主看中了这个女人什么,难不成床上功夫好?等家主哪天玩/腻不要了,他也弄来玩玩。

心里这么想着,眼神便不由自主地放/肆起来。

感觉到他异样的眼神,吴清心里一惊,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待她缓过来力气,周三命令侍女过来带她去洗漱,临走时交待侍女务必把人看好了,绝对不能再出现上次的事情。

上次那个揣摩错家主意思将吴清放走的侍女,已被家主下令乱棍打死了。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回侍女就谨慎多了,说话做事什么的更是滴水不漏。吴清被她们按进浴桶里折腾一番弄出来,连件衣服都不给她穿,直接用被子一裹完事。

不同上次,这次她是完全清醒的,听得侍女们纷纷离去的脚步声,心里很是忐忑。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她快要睡着时,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来到床边。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