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1/2)

吴清磨磨蹭蹭从净房出来,不愿回去,先是在走廊上站了会,后去小厨房呆了会,直到青红过来寻她才回去。毫不意外,沈成仍在她屋里没走。

在见识过他的狠辣后,她怕他,非常非常的怕。

她顶着两道迫人的视线立在门边便不动了,眼观鼻鼻观心,静侯他大爷吩咐。

见她站的那么远,将他当成了毒蛇猛兽似的,沈成心里很不舒服,将茶盏重重地往桌上一放,冷眸眯起:“你站那么远做什么,怕我吃了你?”

吴清自然不敢跟他发生正面冲突,想了下回答:“屋子里有点闷,我站这能吹到风。”

什么狗屁理由!当他三岁小孩呢!

他的脸拉的更长了,冷哼一声:“既然你这么爱站门口,那就一直站着吧,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给她搬椅子,否则叫我知道了,严惩不贷!”说毕再没看她。

侍女们战战兢兢点头称是!

待家主怒气冲冲离去,青红走到吴清身旁,小声劝道:“娘子,家主脾气不好,您实在犯不着跟他对着干啊,最后遭罪的还不是您自个儿。我看家主对您和别人是不一样的,您多哄着他些,他高兴快/活了,对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吴清紧抿着唇不语。青红说的道理她明白,可叫她违背原则违背意愿去讨好一个夺了自己清白,毁了自己幸福家庭的仇人,无论如何也办不到!

青红见她没什么反应就知这是没听进去劝,微微一叹,便不管她了,去厨房帮忙去了。

吴清一直站到天黑,也没人过来叫她不要站了,可想而知,那个男人的气还没消。稍晚时,青红提着食盒回来,见她脸色不好,嘴唇发干起皮,忙倒了杯水端给她。“娘子,您喝些水润一润。”

吴清正口干的厉害,感激地冲她扯动着嘴唇:“谢谢!”一口气喝完意犹未尽,将空杯子递给青红,叫她再倒一杯水来。

青红迅速给她倒来水,如此三翻五次后,她终于喝够了。青红收起水杯,看了眼桌上食盒,犹豫了下,问道:“娘子,现在要用膳吗?”

吴清给水撑都撑饱了,哪有空肚子装得下饭食,当下摇头:“我吃不下,你把饭菜都拿走吧。”

青红为难:“这夜长着呐,您一口都不吃的话,夜里会难过的。”

她想想也是。“那就先放着吧,等会再说。”

夜,越来越深,各院基本上已熄灯歇下,偌大的沈府犹如一只开始陷入沉睡的狮子,唯有从梨院透出一丝微弱的光来。

解足令没下,吴清仍在门边站着,吹着凉风,想打喷嚏!

感觉双腿早已不是自己的了!

除了青红仍坚持陪着她,其他侍女纷纷歇息去了。她不住地扭扭腰,伸伸腿,听见青红小声说道:“娘子,此刻人都睡下了,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咱们这边了,您去坐一会歇歇腿,奴婢站门口望风。”

吴清感激地朝她笑笑:“谢谢你青红,我能坚持住,回头叫人看见了告你一状你怎办。”

青红咬了咬唇:“我……”

吴清伸手拍拍她的胳膊:“你们家主发起火来后果是很严重的,我不想连累你,你也歇息去吧。”

青红为难:“可是……”

吴清伸手推了推她:“不用担心我,快去睡吧,明日早点过来。”

青红自然不敢真的去睡,决定在椅子上凑合一夜。

以往不觉得夜长,眼一闭一睁天就亮了,可今夜不同,过得特别特别特别漫长,就好像永远也等不来天亮似的。

吴清心情沮丧地耸拉着脑袋,头一阵一阵的发晕,若不是强大的毅力在支撑着,眼一闭就能倒下去。

不能睡,不能睡!

不能倒,不能倒!

天快亮了,天快亮了!

就这么反复告诉自己,终于在漫长的等待中迎来天际泛出淡淡的白。这个时辰,各院均有走动声,梨院也不例外,青红先是伺候她洗漱,再伺候她喝水,最后要伺候她用早膳时却给回绝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