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1/2)

青红无奈,只好跟上,不想才跨出门槛,就见吴清摇晃着身子往下跌,赶紧伸出手将她扶住:“您没事吧!”

吴清待头晕过去,方道:“无碍!”抬脚就走!

青红也不敢松手,就这么一直扶着她的胳膊,快步来到一个偏门,再从偏门出去绕到正门。像吴清这样的身份,是不能走正门的,只能从偏门绕。

只见吴清的娘家人及丈夫正在苦苦哀求守门小厮!

“求求这位小哥了,就替我们通传一声吧!”

“都说过了,我们爷不在府里,我上哪去给你们通传!再啰嗦,小爷我可就不客气了!”

眼看那小厮就要扬起手打人,吴清一把将胳膊从青红手里抽/出来,沉着脸上前阻止:“住手!”

那小厮顿住,扭头见是她,脸上不屑,却还是垂下了胳膊。“小的在这里奉劝娘子一句,快些叫他们速速离去,否则叫家主知道了……”

吴清挥手打断他:“闭嘴,不用你提醒!”她冷着脸的样子,也挺唬人的!那小厮给她震慑住,果然没再多说什么。

吴清这才朝她娘、她哥以及王大勇逐一看过去。“你们怎么来了?”

杨氏一把握住她的手,哽咽道:“孩子,你受委屈了,等见到了沈公子,娘一定下跪磕头求他放你回家。”

“娘说的没错,他不同意的话,我们就天天跪在这里不走。”

吴清看看她娘,又看看她哥,胸口堵的厉害,张了张嘴,却是哽咽一声!一直未出声的王大勇走到她身旁,像往常一样想将她拥进怀里,却听身后大声一喝:“这是我们爷的女人,给我放老实点。”

王大勇身形一震,咬了咬牙,缓缓地握紧双拳。

这明明就是他的妻子,却无端变成了他人的,夺妻之仇,便是不共戴天!

吴清低下头擦擦眼睛,方出声:“娘、大哥、大勇,你们也看过我了,都回快吧!”

他们定然不肯就此离去!

杨氏摇着女儿的手,两眼泪汪汪:“都是为娘的无用,不能立刻带你离开,要怎么样才能让沈公子放你家去呐。”

吴清也是哭,但并不敢大声哭,只敢小声啜泣:“你们就听我一声劝回去吧,如今我都这个样子了,也没脸再回古树村的,否则岂不要给唾沫星子淹死。”

杨氏边哭边叹气,一时也没了主意,只好扭脸求助儿子、女婿。

王大勇原本就是个嘴笨的,再加沈府的家丁在一旁虎视眈眈,心里一急,嘴更笨了,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开口,惹来杨氏一个白眼。

“涛儿,你再劝劝你妹妹。”杨氏拍拍儿子的胳膊走到一旁,低头擦着眼睛。

然而没等吴涛开口,吴清却抢先道:“你们别再为我的事操心了,我自有主意,等时机一到,我自然就能归家了。”

闻言,三人的眼睛顿时就变亮了。

杨氏最性急,两步冲过去拉住女儿的手,小声道:“此话怎讲?”

吴清也没打算瞒他们,小声说出想法。“众所周知,与那姓沈的有沾染的女人数不胜数,有哪个能长久的,还不是被他玩完就扔,想来我再忍些时日,等到他腻了那天就是我解脱之日。你们今日这样贸然求他放我归家,不仅不妥,反而会适得其反。”

王大勇听得眉头直皱:“可是要何时才能等到那一日,只要一想到你被那个男人……还不如一刀捅死我算了。”

吴涛伸手拍在他的肩上:“今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见到那个人一面。”

杨氏却犹豫了,对儿子说:“你妹妹说的也不无道理。”

吴涛:“可大勇说的也不无道理,何时才能等到那一日?娘,妹妹犯糊涂,您也跟着犯糊涂吗?”

杨氏原已不哭了,被儿子这么一顿说,眼泪又下来了,抬起手擦着眼睛:“我儿说的是!”

就在此时,一辆豪华马车悄然停在沈府门前。

王大勇眼尖,神经一下子就绷了起来。觉察到他的异样,吴涛猛然转身,直直瞪着从马车上下来之人。

杨氏和吴清也都怔住了!

单看吴清的反应,杨氏便知眼前之人定是那沈大公子了。乖乖,那脸阴的,就跟别人挖了其祖坟似的。

沈成一出现,场面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周三大声喝道:“何人在此喧哗?还不速速离去!”

吴涛最先反应过来,嗫嚅道:“我们是来探望吴清的。”

“既然你们已经看到人了,还不走!”

王大勇忍不住了,伸手扯过吴清的手腕,瞪着沈成:“我今日来要带走我的妻子。”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