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1/2)

只才走入内室,床都没挨着,就有下人进来禀报说:“家主有命,吴娘子未结束惩罚,便擅自走出府,现加重责罚,责令吴娘子洗遍府里恭桶!”

吴清双腿一软,跌坐地上。

这招太恶心,太损了。

青红上前去扶她,却扶不起来,叹一声气道:“娘子,地上凉,还是先起来吧。”

然吴清赖在地上就是不起来。叫她去洗恭桶,还不如给她一刀来的痛快。反正她是不会听令的,谁爱告状谁告状去,狗被逼急了还会跳墙呢,何况是人!

青红再劝:“咱别坐地上了好不好……”实在有损形象呐!

吴清仍不为所动,干脆学张妈往地上一躺,两眼猛地一翻“晕”了过去。青红被唬了一跳,连忙叫了两声,见她紧闭着双眼不应,心想坏了,赶紧叫人去请大夫。

女大夫很快就来到了,却没诊断出任何毛病,心里不由得疑惑,却也不敢讲出真话,胡乱诌了几句便收拾药箱子跑了。边跑边想:这沈府就是龙潭虎穴,实在呆不得,呆不得啊!

女大夫离去没多会,下人进来禀报说家主过来了。青红赶紧将锦被给她盖好,默默退到一边。

很快,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走到床边。吴清立刻绷紧了神经,生怕被他看出异样。

“怎么回事?为何会突然晕倒?”

青红被问道,只好硬着头皮将来龙去脉讲述一遍。

沈成听后眉头轻蹙,挥手示意下人全部退下,撩起衣袍坐到床上,大手毫不客气地往被子里钻。

吴清一下子咬住舌头才没叫出来!就这么极力忍耐了会,终是忍不住了,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然那只手却如影随形,丝毫没有因为她的举动而受影响。

“你不要脸!”吴清抬手朝他脸上打去,却给他轻巧地避开了。她乘机往床下跑,头皮一痛,身体不由自主地朝他倒过去。一抬眼,只见他脸上阴云密布。

这又是哪根筋不对了往死里弄她?

开始的快,结束的却慢,整个过程苦不堪言。结束后,她趴在锦被上一动不动,脑子里嗡嗡的直响,直到那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停止,她也没动一下。

接着身体一晃,那个恶狠狠方逞完凶的男人坐到了她身旁,伸手拍了拍她的脸。有点重,又有点疼,她正要发火,却听道:“今晚我还会过来。”

她抖了抖,咬牙:“那算了,我还不如去洗恭桶!”

他听完,嘴角微微翘了下。

在他走后,吴清狠狠地睡了一大觉,醒来时太阳将将落下。她扶着腰下床,两条腿走路直哆嗦,青红见此急忙过来扶着她的胳膊,嘴里道:“您慢些!”

青红说的无意,她却听着有意。那个男人白日里在她房里呆了两个多时辰才离去,这院子里谁不知道他们……何况她又叫的那么大声!

吴清只觉脸上烧的厉害,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青红又道:“娘子中饭没吃该饿了吧,我这就叫人将饭食拿过来。”

像配合她的话似的,吴清的肚子顿时咕噜噜响了起来。

没多会饭食就拿来了,吴清想着晚上还要去洗恭桶,不敢多吃,只半分饱就扔了筷子。青红不解,劝道:“娘子不是饿了吗,怎的吃这么少,再吃几口吧。”

吴清摆了摆手:“我怕吃多了晚上要吐。”

青红仍是不解,却也没再多问,将剩下的饭食撤了下去。

尽管天气已经转凉,可屋子里还是有丝闷热,远不如外面凉快。吴清搬了张椅子出去纳凉,不想两个婆子过来提醒她说:“吴娘子,该去洗恭桶了。”

有什么比这个更煞风景的么!

吴清的脸都要绿了,深深吸了口气:“我先凉一会,呆会就去。”

她们却道:“老奴奉劝吴娘子还是不要拖拉的好,二百多个恭桶不知吴娘子要洗到何时呢?”

吴清一屁/股跌至地上。

二百多个恭桶?!

这是要活活洗死她的节奏吗?

这下她的脸真绿了,恨不能再晕一晕才好。

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伸手拍着裙子上的灰,眼珠子乱转,一眼扫见青红从外面回来,就跟看到了救星似的,忙朝她招手道:“我在这呢。”

青红快步走过去,飞快地朝那两个婆子扫一眼,方出声:“娘子有何指示!”

吴清没有回答她,而是冲那两个婆子道:“容我进屋换身衣服。”

然她们却面无表情道:“依老奴看就这身衣服行。”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