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1/2)

当晚,大街小巷贴满了悬赏告示,说是沈家跑了一个小妾,还在旁边附上画像,有人知道的话重金酬谢!

搞这么大动静吴清不可能不知道,于是藏的更加小心了,只要熬到天亮混出城,就再也没人能找到她了。

一夜没怎么合眼,心惊胆战到天蒙蒙亮,吴清从猪棚里爬出来,抖了抖身上的土,正欲提脚离开,忽而想到一事,便蹲下-身体抓了把黄土往脸上一抹,这才离开。

一路低着头走,倒也顺利地避开了许多眼线,接近城门时,发现许多官兵对来往的行人正挨个对着画像仔细辨认,不是的就放行,与画像上的人有几分相似的通通带走。

吴清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再往前送死,先找个地方避起来。

不多时,一阵快马加鞭直奔城门而来。为首的不是旁人,正是沈家大公子沈成。

“搜查的怎么样了?”他坐在马上问道。

守城官兵态度恭敬:“有几个相似的已经抓起来了,沈公子要不要先看看?”

沈成点点头:“也好!”

那官兵对手下的人道:“我陪沈公子去去就来,你们好生给我盯着,千万不可出错。”

“是。”

吴清见沈成打马离开了才敢出来。真要愁死了,该用什么办法才能出城呢。

竟连一个能帮她的人都没有。

“这位小哥行行好给点钱吧,我的孩子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吴清正欲离开,忽然从斜处跳出来一个怀抱小孩子的行乞女子,抱住她的腿不给走。

无奈之下,吴清只好将藏在怀里的糕点拿出来给了对方几块,对方嫌不够,又多要了两块。

“谢谢小哥,小哥心怀慈悲,一定会有福报的。”行乞女子对她感恩戴德。

吴清有点不好意思,摆摆手道没什么,正要离开,忽而想到什么回身朝那一大一小看去,琢磨片刻走上前道:“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大姐可否出手相助,事成后,我愿将所有吃的东西都拿出来。”

她身上没有银子,有的话,连银子都会拿出来。可惜沈大公子睡了她这么多次,却是连一个子都没给她,当真小气的紧。

一听到吃的,对方很激动:“小哥请说!”

“是这样的,我家里给我说了一门亲事,非逼着我娶,可我已经有了情投意合的人,说什么也不能同意这门亲事,不得已离家出走,可那守城门的小吏中就有我家兄弟,我直接出城的话一定会被拦下来,所以想请你与我演一出戏……”

行乞女子早被那句“我愿将所有吃的东西都拿出来”蒙蔽了,吴清说什么她便信什么,一点也不怀疑。

于是吴清也将自己弄成乞丐模样,又在鼻子上点了颗大黑痣,与行乞女子扮演一对夫妻,成功出了城门。

吴清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手心都汗湿了。将吃的都给了那一大一小后,她便向西而逃。

古树村就在西边,她要确保娘家及夫家无事才能放心远离。她不敢在白天回去,躲在附近直到天黑方悄悄摸进古树村。

村里人向来睡得早,大部分熄灯歇下了,只有少数还没睡,这其中就有她娘杨氏。

杨氏屋子里的灯是亮着的,吴清走到窗户旁边,见四下无人,伸出手指轻轻将窗户纸戳破一个洞,眼睛凑上前瞄了进去。

好些日子不见,杨氏瘦了许多,也老了许多。

吴清心疼不已。

“娘,这么晚了怎的还不睡?”

杨氏抬头看着走进来的儿子,叹了声气:“还有两件衣服没补,补好就睡。”

吴涛见娘手里拿着的是妹妹穿过的旧衣,黯然道:“今日是妹妹的生日,不知她自己可记得。”

听到这个杨氏就掉眼泪:“你妹妹每年的生日都是我们给她过的,可今年……哎,我现在更担心她在那里好不好,沈大公子有那么多个女人,随便哪个都能整死你妹妹。”

吴涛也是一脸凝重:“明日我进城一趟吧。”只有亲眼确认了方踏实。

然杨氏却是摇头说不可。

吴清在窗户外面听了会,见有人过来,连忙躲了起来。

现在她更不放心离开了,有什么办法能够通知他们不要进城,不要找她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