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1/2)

沈成一夜未归,听说他忙到很晚直接歇在书房了,连早饭都是在书房吃的。

吴清伸了个懒腰爬起来,吃过早饭便坐在窗边剪纸,一剪就是一个上午。她手巧,剪出来的剪纸特别漂亮,尤其是动物,简直就跟活物似的。

采荷拿着她剪出来的剪纸一顿猛夸,她脸红道:“哪有那么好。”

“奴婢没有撒谎,这要是拿出去卖的话,一定很抢手,到时候您有的忙了。”

吴清脸上更红了,心想但愿如此罢。

下午,采荷找机会将剪纸弄出去卖,不想一张也没卖出去,不过吴清并不气馁,万事开头难,第一次不行,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等等。

“采荷,你就多辛苦些,明日继续。”吴清拍着她的肩膀道。

采荷用力点着脑袋:“您放心吧,此事就包在奴婢身上了。”

第二日,采荷一早就寻着机会遛出去,也不知是走了狗屎运还是什么的,带出去的十张剪纸竟然一下子就被抢光了。

“什么?!全部卖掉了?!”吴清十诧异。

“没错,他们都说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剪纸,还说要推荐给朋友亲戚呢。”

吴清激动地抓住采荷的手:“我不是在做梦吧,你掐我两下。”

采荷哪敢掐她,笑着抽回手,摸出钱袋双手奉上:“娘子,这个总不会错的。”

吴清接过钱袋握在手里才有一种真实的感觉。

想不到她的剪纸会这么好卖,今天要发力了,多剪些明日拿出去卖。这么想着,开始手动剪了。

“娘子,您要不要先把钱藏起来啊?”采荷提醒道。

哦,她竟然忘了。

吴清赶紧将钱藏好,拍着手走出来时,只听采荷道:“娘子,汪姨娘来了,正在外头侯着呢。”

府里一共有四个姨娘,吴清不常与她们打照面,也分不清谁是谁,乍一听有个姨娘登门要见自己,挺意外的。

“叫她进来吧。”

采荷称是,片刻后领进来一位气质大方,精致漂亮的女人,那女人一进门就妹妹长妹妹短的叫她,仿佛二人见过多次似的。

吴清特别不适应对方的热情,勉强扯开嘴巴招呼两句。

汪姨娘顿时有种热脸对上冷屁-股的感觉,当下心里很不舒服,打心里鄙视吴清,面上却不显,仍然客客气气的。

二人寒暄客套过后,汪姨娘打眼一扫,见小几上摆着剪纸用的东西,笑了:“妹妹这是要准备剪窗花啊。”

吴清也笑:“闲来无事,准备剪着玩呢。”

汪姨娘从小几上收回视线,端起茶盏喝了口热茶,又拈了块点心放进嘴里,自在的就跟在自屋似的。

“妹妹这里的点心真好吃,是妹妹自己做的吗?”

吴清的表情僵了僵:“不是,我哪会这些。”

汪姨娘在心里撇撇嘴,这个乡巴佬也只会剪剪窗花了,旁的一概不会。

“这个简单,哪天妹妹有空到我那里,我教妹妹做。”说完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点心。

吴清笑了笑没接话,转首吩咐下人再去端两盘点心过来。

汪姨娘眼珠子转了转:“妹妹呆在屋里真不怕闷,有空多出去走走才是。”

吴清扯动嘴巴:“习惯了。”再无别的话。

汪姨娘有种自己不说话,对方就没话说的感觉,顿时心好累的说。喝完了茶,便告辞离去。

送走了汪姨娘,采荷走到她身边道:“我观汪姨娘方才离去的时候脸上有点不高兴。”

吴清静静地剪着剪纸,头也没抬道:“管她呢,她高兴了,我还不高兴呢。”

采荷却是欲言又止。

吴清一直忙着剪纸,简直快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了,饭点的时候要不是采荷从旁一再地催,她就跟不知道饿似的。

吃过午饭,采荷劝她上床休息一会再剪,否则累会眼睛就划不来了。她心想也是,便听从了采荷的建议。

不想这一睡就是一个时辰多。

她叫了一声采荷,采荷很快就走了进来。

“娘子,您醒了。”说着扶她下床。

吴清“嗯”一声,想起今日制定的计划,接着道:“怎么不早点叫起我。”

“奴婢进来叫过您两次,可您都没醒。”

她脸上红了红:“去拿水给我漱口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