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1/2)

吴清在床上躺了一天。白天睡多了,晚上就睡不着了,思来想去,干脆叫人将小几搬到床上,又叫人将灯点亮些,开始拿起剪刀。

这两日有点懈怠,都没剪出多少剪纸,今晚加把劲,争取剪出那副鹿鹤同春。

半个时辰过去,采荷走上前劝道:“娘子的眼睛都熬红了,别做了,赶紧歇着吧。”

吴清笑了下:“你也太夸张了,我哪有那么娇气,给我弄点吃的来,这会有点饿了呢。”

采荷笑嘻嘻去了。

吴清伸手揉了揉眼睛,掀开被子下床,准备去净房小解,不想这都一天了,腿心那里仍疼痛难忍,可见沈成昨夜对她有多狠。

她都不知哪里得罪了他。

小解完回来,采荷也回来了,并将吃食一样一样摆好。统共有四样,分别是芙蓉糕,水晶饺,春卷,羊奶。

有甜有咸,吴清怕胖,所以并不敢多吃,尤其春卷用油炸过的,更不敢食多,最后羊奶捏着鼻子喝完了。

其实羊奶是处理过的,膻味几不可闻,可她鼻子就是灵,怎么都喜欢不起来,可不喝又不行,这是沈成给她下达的任务,每晚睡觉之前必须喝一碗。

喝完羊奶,她就赶紧用茶漱口,抹掉嘴里的味道。

“剩下的,你拿去分掉吧。”

采荷也没跟她客气:“谢谢娘子。”

吴清又道:“时候不早了,我这里也不需要人伺候了,你们都回去歇着吧,明早再过来。”

瞧着她这里都已经妥当了,采荷与另一个侍女退下了。

吴清睡不着觉,干脆继续剪纸,不知怎么的,那剪纸突然变成了沈成的脸,冲她咧开一口森森狼牙,随时要食她肉的样子。

吴清狠狠地甩了甩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沈成那人就是乌鸦嘴,接下来连着下了三天雨,直到第四日天空才放晴。所谓一场秋雨一场寒。

其实不怪沈成乌鸦嘴,而是他略懂气象,用自己经验及知识推出近几日气象并不难。

所以吴清误会他了。

几日不见太阳,感觉房里都要生霉了,吴清叫人将屋里的东西拿出去晒一晒。

采荷这时从外面走进来小声问道:“娘子,东西都装好了吗?”

吴清点点头,将东西交给了她。

采荷将东西揣进怀里,冲她点了下头,神色自若地出去了。

吴清轻轻呼了口气,转身又叫人将被子也抱出去晒一晒。

采荷果然没叫她失望,出去一个时辰就将剪纸卖光了,回来将钱一股脑地交给了她。吴清高兴道:“等钱攒够了,立马还你钱。”

采荷也高兴,连说不急。

她不急,可吴清急啊,欠的钱一日不还,这心里一日就不踏实。

“今天什么日子了。”吴清问道。

采荷想了想回答:“今天是九月二十了。”

“那后天岂不就是魏夫人的生辰了。”

“可不是,这生辰还没到呢,魏夫人那里就先热闹起来了。”采荷撇了撇嘴巴。

吴清也没管采荷的态度,心里不免叹息,随后又想到娘家人,神色有些黯然。

采荷这点子眼色还是有的,见她不怎么高兴,就想法子让她高兴起来。“奴婢小时候最会踢毽子了,娘子要不要跟奴婢踢几个?”

踢毽子已成儿时的记忆了,那时真是天真烂漫啊。吴清心里一动,竟同意了。

采荷赶紧去拿了毽子过来。

吴清掂了掂手里的毽子,笑道:“许多年没踢了,不知道还会不会踢,不过你可别让着我啊。”

采荷也笑:“我才不会呢。”

吴清先踢几下练练,找到感觉了才与采荷一较高下。主仆二人正玩的欢,管家使人过来传话,说是外面有人找。

吴清心想谁会来找她呢,除非她娘家人,或者王大勇。当然,自从王大勇“休”了她后,应该不会再上门纠缠了。

答案只有一个可能。

她果然没有猜错,来的人正是她母亲杨氏。

“娘,您怎么来了?”

“我想你了,就想来看看你。”杨氏说着从肩上取下布袋子,将袋口撑开来:“你看,都是你喜欢吃的。”

吴清眼里一热,说不出话来。

杨氏抬头看她:“怎么了?”

吴清吸了吸鼻子,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快随我进去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