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1/2)

采荷扶着吴清出来,小声问道:“娘子没事吧?”

吴清努力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吐了口气:“扶我到那边坐一下。”所谓那边指的是一个造型奇特的亭子。

采荷扶着她慢慢走进亭子。

吴清坐下后,靠住柱子道:“好想吐。”

“这里没人,您就吐吧,奴婢去给您拿水。”

采荷一走,吴清再也忍不住扶住柱子吐了出来。采荷动作迅速,很快拿来水给她漱口,再将地上污物清理干净,走过来关怀道:“娘子好点了吗?”

吴清点点头:“好多了。”

“那奴婢将水杯送回去,很快回来。”

“嗯,你去吧。”

采荷一走,吴清便闭上眼睛靠着柱子休息。稍后听到轻微的脚步声过来,她当是采荷,便未睁眼。闭了会眼睛感觉不对劲,唤道:“采荷?”

“采荷”并未理她。

倏地睁开眼睛朝上方看去,眼前赫然出现一张俊颜,正是她避之不及的沈刚。

心里咯噔一下。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不在府里吗?

赶紧坐直了身体,转眼寻找采荷,却哪里有那个丫头的身影。孤男寡女呆在亭子里,很容易叫人误会成“幽会”,倘若叫人撞见,恐怕他们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吴清十分惶恐,赶紧站起来就走,却听身后的人道:“你的东西掉了。”忍不住回头看一眼,地上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他所言掉东西。心知上当了,狠狠朝他瞪一眼,再也不愿多呆,转身跑走了,转弯的时候差点与采荷撞上。

“娘子,何事这般慌张?”采荷扶着她问道。

吴清下意识挡住采荷的视线,定神道:“没什么,你送个杯子怎么这么久?”

“哦,方才刘姨娘身边的侍女拉着我说了会话。”采荷解释。

吴清心里咯噔一下,想了想道:“你进去替说一声,就说我不胜酒力先告辞了。”

采荷犹豫:“魏夫人会不会不高兴啊。”

吴清正想说不会,谁知魏夫人领着侍女出来寻她,拉着她的手挽留。对方有张三寸不烂之舌,吴清说不过,只好“弃械投降”。

里面正热闹着,她们进去的时候,刘姨娘与陈姨娘正在对诗斗酒,二人都是海量,半斤黄汤下肚就跟半斤白水下肚似的,丝毫没事。

吴清暗暗咋舌。本以为魏夫人已属例外,不想刘、陈二人也是酒中的“女中豪杰”,佩服佩服。

不知陆姨娘酒量如何,或许也是个能喝的。

“来来来吴妹妹,我们俩喝一个。”刘姨娘转眼看见吴清坐下,将酒盅举至她面前。

对方的酒盅都举起来了,吴清不能不给面子,可再喝的话,恐怕会当众出丑。

于是她用眼神向沈成求救,不想人家并不想帮她。

见她迟迟不肯端起酒盅,刘姨娘举着酒盅的手都要酸了,脸上有些难看,“吴妹妹不给面子吗?”

吴清骑虎难下,只好端起酒盅喝了。刘姨娘这才满意,心想这个女人真没用,才一杯酒而已就给放倒了。

在刘姨娘眼里不过是一杯酒,可对吴清来说今晚破天荒饮了四杯酒,对从不饮酒的她来说,已是极限,能不倒嘛。

可刘姨娘并不这样认为,在心里将她鄙视一番,这才坐回去。

魏夫人转身面向沈成,柔声道:“吴妹妹醉的厉害,不如先让她到我床上躺一会吧。”

沈成点了下头:“也好。”

于是吴清就被送去了魏夫人房里。

“爷,吴妹妹不能喝,妾身陪您不醉不归。”陆姨娘端起酒盅巧笑倩兮道。

她对面的刘姨娘,以及身侧的陈姨娘均不甘落后,纷纷嚷着一醉方休,只有魏夫人不动声色看着她们。

“你们真敢跟我喝?”沈成脸上似笑非笑,刹那间令她们心里咯噔下,开始后悔方才之举。

可她们已经骑虎难下了,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来人,再去搬几坛酒来,把她们面前的酒盅换成大碗。”

听到这样的吩咐,她们腿都软了。可不可以反悔啊。

下人按照沈成的吩咐,很快搬来了几坛子酒,并将陆、刘、陈三位姨娘面前的酒盅换成大碗。

“给她们碗里倒满。”

她们一听,倒抽一口凉气。陆姨娘是她们三个中心眼最多的一个,见沈成的酒盅没有换下,故意撅嘴道:“爷的酒盅还没换呢。”

听到她这么说,刘姨娘、陈姨娘纷纷附和:“就是,就是,快去给爷换只大碗来。”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