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1/2)

沈成再次朝她看过来,“里面装的是什么?”

吴清稳住情绪,弯起唇故意道:“您就别瞒我了,我知道玉簪是您送的。”

“哦?”

沈成打开匣子,果然见里装着一支玉簪,挑起眉道:“我要说这个不是我送的呢?”

吴清唇边的笑意消失,故意道:“不是的吗?”

沈成拿起玉簪对着灯光看了眼,目光微沉。

随手将玉簪扔回匣子里,连同匣子一起扔到一旁,沉声道:“这东西哪来的?”

吴清不敢隐瞒,实话告之。沈成的面色更沉了,吩咐周三着手去查。

吴清突然有些不确定叫他知晓此事是好是坏,心里七上八下的。旋即问道:“公子现在要沐浴吗?我叫人备热水。”

沈成闻言瞥她一眼,“不了,我还有事,晚上不用等我。”丢下这么句话便起身走了。

吴清叹了声气,坐进椅子里继续晾头发,等到头发干了才去睡。次日,起床的时候听采荷说,魏夫人犯了错,在书房门口跪一夜,今早一病不起,叫人抬回去的。

吴清大吃一惊,“为什么呀,可知她犯了何错?”

采荷摇头说不知。

吴清又问:“没有打听到吗?”

“家主下令封口,所以甚少有人知道原因。”

既然沈成不想昨夜之事叫人知道,那么是很难打听出什么的。

吴清沉思起来,本就话不多的她,更沉默了。用过早饭,采荷问她是否去看魏夫人,她摇头道:“我想魏夫人这个时候一定不想见客,算了,等她好了我再过去。”

因昨日偷懒一整天,她决定今日发奋图强,哪也不去,只专心学剪图集上的式样,剪出来后好拿出去卖钱。

采荷无事的时候就在旁边帮忙递东西,快到中午的时候,吴清揉了揉脖子,叫采荷替她捏捏肩。

采荷的技术不错,捏完肩又给她捶背捶腿,她被伺候的昏昏欲睡,结果真就睡着了。到吃中饭的时候,才被采荷叫醒。

睡一觉只觉神清气爽,胃口都跟着好了,喝了不少滋补汤入肚。

饭毕,她便懒得动弹,脱了鞋坐到美人榻上,身后垫着大靠垫,单手撑着脑袋想事情。采荷进来见了,忍不住道:“哎哟喂娘子,刚吃过饭可不能马上躺下,容易积食,下来走动几圈最好。”

吴清不以为然,“我并非完全躺着,没事的。”说着侧了个身卧。

采荷不好再说什么,继续忙事去了。

吴清撑着脑袋想,后天是初一,要不要去寺庙上香祈福。

一眨眼日子就到了初一,上香要赶早,吴清起了个大早,洗漱完毕,简单用了几口早饭,便领着采荷坐上管家事先给她准备的马车里。她要去的并非名寺,一是有名气的寺庙路途有点远,比如光明寺。二是有名气的寺庙通常人多,挤来挤去的稍显混乱拥挤,不如择一小寺祈福清静,又不耗时。

在步行街旁边就有这样一个小寺,叫文福寺,据说有二百多年历史,曾出过一位肉身菩萨。按说出过肉身菩萨的寺庙多少有些名气才是,可不知怎么的,这文福寺就是不出名,香客也寥寥无几。

吴清也不想探究其原因,走进寺庙里,先请香,再点香,最后插-进一个半人多高的大香炉里,先对大雄宝殿拜三拜,然后拜四方。

本来她是不知道这些讲究的,方才入寺门的时候,是一个热心女子告诉她的。想她以前进寺庙烧香拜佛都是胡乱拜,不知者无罪,但愿佛主不要怪她。

因今日是佛教的某一个重要节日,大雄宝殿正在举行法事,今日不对外开放。吴清绕开大雄宝殿,首先去观音殿拜观音菩萨,再是弥勒佛殿,药师殿等,最后去地藏王殿拜了拜地藏王。

地藏王殿位于大雄宝殿后面,位置稍显偏僻,几乎看不见人过来礼拜。从地藏王殿出来,穿过一条长廊,再往右拐,有条路可直达寺门。

方才她们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一条捷径,在出地藏王殿时,一位坐在殿门口的年轻和尚告诉她们的。

既然有捷径,肯定选捷径走,谁也不会傻到绕一个大圈多走路。于是吴清领着采荷自然而然就走了那条捷径。却不想,沈刚那个无赖,竟然追到寺庙来了,还将她堵在了半道上。

采荷想叫人,却被沈刚带来的小厮一记手刀劈晕了。

“采荷!”吴清叫一声冲到采荷身边,吃力的将她从地上半扶起来靠着自己,又摇了摇她的胳膊,“采荷,你醒醒。”

采荷却没有回应。

吴清猛地抬起头,喝道:“佛门净地,你想干什么!”早知道会有这等祸事等她,打死她都不出门。

沈刚缓缓朝她走近两步,目光灼灼道:“不想干什么,就是想仔细看看你。”说完又朝她缓缓走来,站住,蹲下,一伸手就能碰到她的脸。

吴清忍不住偏过头后仰,极力忍住甩他一巴掌的冲动。

“你莫动,我就是想看看你,看完我就走。”他伸手钳住她的下巴,转正她的脸,目光灼热的在她脸上不断巡视。

她的两扇睫毛就像两把扇子似的轻轻抖动着,撩-拨着他的心。他没忍住,拿手指轻轻碰了碰那两把睫扇。

“你看够了没有。”吴清忍着怒道。

“没有,再看一会。”他无耻回答。

吴清在心里爆了句粗口,脸色十分难看。如果手上有利器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往他脸上刺几下。

见她一双美目似要喷火,心知不能逼的过火,于是收回手放到背后,缓缓收拢了五指,道了句“我走了”,便领着小厮很快消失不见。

吴清缓缓吐了口气,拿袖子狠狠擦了擦下巴、眼睛,这才再次垂下眼睛看向闭目不醒的采荷,皱眉思索一番,决定前往斋堂请人过来帮忙将采荷移到马车上,可走了两步后,终究觉得不妥,便作罢,将她挪至一棵树下,守在一旁寸步不离。

好在采荷也没晕多久,一柱香的时间里就醒了过来。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