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1/2)

吴清心里有股气在,收拾好东西说走就走,不过走之前留下了口信。采荷自然跟着她走。

吴涛在门口等急了才见她出来,但见她的侍女身上挎着一只包裹,这才松口气,上前道:“走吧。”

吴清点了点头,“我们雇辆车回去。”

吴涛一听有点傻眼,沈府连辆车都派不出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可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妹妹,不然也能冲到沈大公子面前讨个说法,不太这么欺负人的。

回到古树村时将近天黑,屋里黑灯瞎火也没点灯,胡氏正哄着怀里的儿子,听到动静赶紧去开门,看到丈夫及小姑还有一个丫头从马车上下来,快步上前道:“回来啦。”

吴清赶紧道:“外面冷,仔细冻着孩子,快进屋吧。”

一行人进了屋后,吴涛找来火折子点上灯,屋里很快就亮堂了。

杨氏还是住在原先的屋,吴清等不及冲到杨氏床前,只见杨氏瘦的只剩皮包骨了。她伸手握住杨氏放在被子外面的手,哽咽道:“娘,您醒过来看看我。”

吴涛走过来道:“别喊了,她听不到的。”

吴清的眼泪决堤,哭倒在杨氏床前。采荷上前将她拉起来,“娘子,仔细哭坏了身子。”

胡氏也在旁边劝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想办法救娘要紧,我打听过了,娘的这个病,需请名医医治,普通的大夫根本医治不好。”

吴清慢慢止住哭声,抬起脸来,“可是我们到哪里能够寻得名医呢。”

胡氏叹了声气,“所以难就难在这里,再说了,即便被我们凑巧寻到了,可名医的诊费也不是一般人能付得起的。”

吴涛却道:“家里不是还有二百两银子吗,应该不成问题。”

上次沈成给的三百两银子,他们这里花花,那里花花,只剩二百两了。本想拿出一部分做个小本买卖的,结果杨氏一病不起,此事只能暂且搁下,先紧杨氏的病医。

可叫胡氏拿出全部的钱给杨氏看病铁定心疼舍不得,不免对丈夫心生不满,横他一眼,“你竟顾眼前,也不想想将来皓儿怎么办。”

胡氏的心情也能理解,不过她也算不错的了,仍在想办法救婆母,如此换成别人,说不定盼着婆母早早去了才好,省得多一口人吃饭。再说,自古以来婆媳之间就不好相处,不是你弱就是我强,很难站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

当然,杨氏对胡氏也是不错的,胡氏有哪点做的不好,她从来没在外人面前说过一句,更不会处处管着她压着她,是以,胡氏嫁进来的日子过得还是挺舒心的。

家里的日子吴清是知道的,好不容易才有点钱,一下子就叫嫂子全部拿出来,也是挺难为她的,何况嫂子正在调理身体准备再生一个,将来的日子不能不考虑。

“哥,嫂子的考虑也是对的,咱们好好计划一下。”

胡氏点了点头。

吴涛没说话。

一时间静默无声,气氛低迷,直到床上传来哼哼声。吴清忙转过脸去,胡氏和吴涛也都快步来到床边,结果杨氏在那两声哼完又没声了,一点想要清醒的迹象都没有。三人很失望。

吴涛叹了声气,“明儿一早我再进城一趟。”

胡氏和吴清纷纷抬起头看着他。吴涛再次道:“城里的消息向来灵通,打听起来会比较方便。”

她们知道他说的是名医这件事情,纷纷表示认可。最后胡氏道:“你们都还没吃晚饭,我现在就去做。”

吴清赶紧站起来,“我也去。”随后抬脚跟着胡氏走进厨房,采荷跟在后面。

自从有了那笔银子后,家里的日子着实改善很多,尤其体现在吃食上。

“告诉嫂子想吃什么,嫂子给你做。”胡氏真诚实意道。

吴清的眼睛在厨房里转了一圈,也没客气,“我想吃腊肠,腊鹅爪、鹅翅膀。”

胡氏笑道:“成,嫂子这就给你做。”

“我去烧火。”

采荷却道:“烧火的活就让奴婢来吧。”

吴清点了点头,“那成,我去淘米。”

三人分工,一个时辰后,一顿在乡下人眼里特别丰盛的晚饭就做好了。胡氏给丈夫煨了一小壶酒,吴清也叫采荷坐下来一道吃,这里不是沈府,所以采荷也没怎么推迟。

吴涛以前不怎么沾酒,一是没有条件,二是胡氏管着,可现在不同了,自从有了那笔银子后,胡氏也大方了,对丈夫也是更加体贴用心,据说少量饮酒助身体有益。

看着哥嫂恩爱,吴清由衷的欣慰。她伸筷子给采荷夹了几块腊味,“这里不是沈府,不必拘束,多吃点。”

采荷感动,“谢谢娘子。”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