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1/2)

“诶,你可听到前面屋什么声音?”胡氏拿胳膊肘子捅捅睡在身侧的吴涛。

吴涛支起半个身子,侧耳听了会,渐渐脸上红了起来,不过屋里没有点灯,胡氏看不见的。

“可听清了。”胡氏再次碰碰他。

吴涛“嗯”一声躺下,“是猫叫,快睡吧,明日还要早起。”

胡氏皱眉,真的是猫叫吗,为什么自己听着不像呢。然后就听吴涛翻了个身背对着她,不多会就打起了呼噜。

胡氏也想睡,却被那声音扰的睡不着,如果真是猫叫的话,也不知哪里来的野猫,实在可恶。正想着要不要出去将那个烦人的东西吓走,那声音却没了。

胡氏松了口气,心想那个东西一定走了,这下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不想眼睛合上没多会,那声音又有了,断断续续有点急促。

这下胡氏可怒了,翻身下床,轻轻拉开门走到院子里,随手操起一把大扫帚,正要喝斥吓唬那东西,那声音又没了。

该死的猫,叫她逮到了一定饶不了它。

胡氏静候片刻,不确定那家伙是不是走了,犹豫了片刻决定回屋,然那只东西又低低叫了两声。

胡氏这下听清楚了,那根本就不是猫叫好不好。一直以来误听了。那奇怪的声音来自她小姑子房间。

她鬼使神差地走到小姑子窗户下,确认了那种声音后,脸上不由得一红,扭身离开。

回屋关上门,听到吴涛问她,“你去哪了?”

想到方才听小姑子墙角,她脸上更红了,一阵心虚。转而一想,也没什么,这本就是她的家,小姑子是嫁出去的人了,虽然已经“被休”,可按照当地风俗,在娘家是不能和男人睡一张床做那种事的,否则会给娘家带来衰运。

胡氏气哼哼的回到床上,伸手往吴涛胳膊上使劲拧一把,吴涛莫名,揉了揉胳膊,“你干嘛,我又没惹你。”

胡氏又往他胳膊上拧一把,“都是你那个妹子干的好事。”

“小妹又怎么惹到你了?”

“你出去听听就知道她在干什么好事。”胡氏吼道。

吴涛沉下脸,“你都听到了。”

“嗯,娘就在隔壁屋,他们就那样,太过分了。”

“我劝你少说两句,以免遭祸。”

胡氏深吸了口气,“他们那样,肯定会给家里带来衰运。”

“我看会给家里带来衰运的是你这张嘴!”

吴涛轻易不对胡氏发火,可一旦发火也怪吓人的。胡氏被他震慑住了,接下来的话自然不敢说了,但心里存着气,也就不理他,重新找来一条被子铺在床里面,背对着他躺进去,等着他过来哄,结果等了半天人家睡着了。

胡氏气不过,一下子坐起来,对着吴涛的屁-股就是一脚,直接将他从床上踹了下去。

吴涛从梦中惊醒,弄清楚怎么回事后,大为恼火,冲她吼道:“你还睡不睡了,不睡就滚出去。”

胡氏嗷呜一声扑过去,对他又捶又踢,吴涛实在不耐烦,将她推倒在地,大步走了。胡氏爬起来追出去,“你给我站住!”

吴涛却是理也没理她,穿过院子,直接拉开大门出去了。胡氏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大哭。

自从嫁进来,吴涛不说把她捧在手心里,但也疼爱有加,别说动粗,连根手指头都舍不得动,可今晚不仅朝她大吼大叫,还将她推倒在地上,心里落差太大,她就受不了了。

这一番哭闹,吴清和沈成不可能听不到。

吴清推推身上的人,“你先起来,我出去看看嫂子。”

沈成还未尽兴,怎么可能下去,抓住她的双手按在两侧,让她动弹不得。

吴清快哭了,软着声央求,“嫂子哭得那么厉害,您就让我去看看吧,求您了,回头双倍补偿您好不好。”

他低下头吸了一下她的粉唇,“这可是你说的。”

“嗯嗯。”吴清用力点着头。

他又刺了几下才出来。吴清立马滚下床,抖着双手穿衣,听他说道:“你嫂子嚎得就跟杀猪似的,去告诉她,再不闭嘴就撬掉她的门牙。”

心神一凛,吴清点了点头开门出去了。

却说胡氏看见吴清过来,嗓门嚎的更大了。

“怎么了嫂子?地上凉,仔细着凉。”吴清伸手去扶她,却给她一把拍开了手。

叹了声气,“嫂子别哭了,仔细将皓儿哭醒,有事好好说成不。”说着往屋里瞧了两眼,“我哥呢?”

胡氏哼了哼,“离家出走了。”

吴清自然不信,知道胡氏说的是气话,只好道:“那我去外面把他寻回来。”

“寻他做什么,不回来更好,有本事就一直呆在外面,永远别回来。”

如果说上一句话是气话,那么这一句就更是气话了,她还不了解胡氏么。

再次弯下腰去扶她,却听道:“不要扶她,像这种泼妇,叫你哥乘早休掉。”

吴清猛地回转身子,“您怎么出来了。”

沈成朝她伸出一只手,“过来。”

吴清不敢不过去,抬脚的时候不忘回头朝胡氏使了个眼色,后者打了个激灵,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老实站好,屁也不敢放一个。

吴清将手交给他,又听他道:“听好了,你再嚷嚷我就命人撬掉你的牙。”

胡氏战战兢兢连道不敢。

沈成这才拉着吴清回屋,一进门就将她压在门板上,继续之前被打断的事情。吴清捶着他,“屋子不隔音,他们都能听得到。”

沈成从她胸前抬起头,眯起眼睛:“之前你可是答应我的。”

吴清哼了哼,“我又不会抵赖,只要不在这里。”

“狡辩!”然后继续。

吴清没办法,被他逼着尝试各种姿势。

却说胡氏在沈成拉走吴清后,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确实过了,不免后悔,如果这个时候叫她去外面寻吴涛,却又拉不下脸。等了也许时间仍不见吴涛回来,一颗心直往下沉,犹豫片刻,到底去寻人了。

其实吴涛并未走远,就蹲在屋前的稻草垛旁,看见胡氏出来寻自己,心就软了。“皓儿还在屋里睡着,你出来做什么。”

胡氏委屈道:“你说人家出来做什么,还不是出来寻你回去。”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