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1/2)

接下来就该谈正事了。吴清叫侍女们都出去,屋里只有她和沈成好说话。

沈成慵懒地眯起眼睛,“说吧,急着叫我回来什么事。”

吴清绽放着甜美的笑颜,蹲下-身将头轻轻伏到他腿上,仰着脸道:“求爷帮我一个忙。”

“是不是关于你母亲的事。”

吴清用力点点头,“好不好?”

沈成伸手捏捏她的脸,一把将她拉到腿上坐着,有力的臂膀环着她的腰,舌头轻轻舔了下她的耳珠,“我不做亏本买卖,得让我知道好处。”

吴清咬着唇不语。

他用力在她腰上掐了一下,“嗯?”

她缓缓抬起湿-润的眸子,轻喘了下,“爷想要的只要我能给的起,绝无二话。”

沈成却是不满意这样的回答,轻轻啄了一下她的唇,“这笔账先记下,回头可要连本带利还我。”

吴清心里苦笑,自己一穷二白,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可怎么还。除非做牛做马还他。

解决了心头一桩事,这晚伺候起他格外卖力,那腰扭的就跟水蛇似的,差点没要了沈成的命。

第二日,沈成出门的时候神清气爽,心情很好,脸上挂着愉悦的笑。

黄姨娘屋里的侍女将打听到的消息禀报黄姨娘,黄姨娘一气之下掀了桌子,并骂吴清是个妖妇。

屋里的侍女战战兢兢,都不敢出声,唯恐无辜被波及。

发了好大一通火后,黄姨娘渐渐平静下来,叫人将屋子收拾一下,重新沏壶茶过来。

黄姨娘坐在窗户下,悠哉悠哉的喝着茶,仿佛片刻前才乱发一通火的人不是她。

“这两日魏夫人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被问话的侍女摇摇头,“没有,安静的很。”

黄姨娘点了点头,“继续盯着。”待喝了半壶茶下去,缓缓起身拉平裙子上的褶皱,“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今天是十月初六。”

“才初六啊。”这就意味着离她解禁的日子还有十来天呢,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沈成又不来她的院子,加上这段日子禁足,她这里宛若度日如年,也许今后大半辈子都是如此,岂不生生熬死。

她的娘就是给人当姨娘,活活在后宅中熬死的,有了她娘的前车之鉴,她发誓不给人当妾,结果冥冥之中还是走上了她娘那条路。

可又能怎样呢,谁叫她一颗心陷入进去再也拔不出来。

却说吴清在床上躺了大半天才起来,采荷服侍她梳洗完毕,说:“今日天气十分的好,娘子吃过饭要不要去后园转一转?”

吴清心里存着事儿,不答反问:“你说我再回娘家住两晚可行?”

采荷大吃一惊,紧接着摇头说不可。

采荷都能明白的道理吴清不会不明白,昨日才从娘家归来,今日又提回去,如果换成她的话,恐怕也不会同意,更何况沈成那样专横霸道的人。

采荷怕她犯糊涂,赶紧劝道:“家主既然答应帮忙寻找名医,肯定能找到,娘子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家主高兴,家主高兴了,于您及您的家人都有利,不是么。”

想不到在这件事上采荷比她看的还明白,吴清很是欣慰,伸手拍了拍采荷的胳膊,“你说的我记下了。”

采荷顿时笑逐颜开!

用过既不算中饭又不算晚饭的饭,吴清在采荷的陪同下在花园里闲庭信步。今天的天气是真的好,好到吴清赖在园子里不想走。

“明日的天气再这样好的话,我们把剪纸拿过来就在这里剪。”吴清忍不住提议。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