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1/2)

吴清回到屋里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最后撑不住伏到榻几上。

“来,喝些水。”杨水端着水杯道。

待情绪平复下来,吴清从榻几上直起身体,就着杨氏的手喝光杯子里的水。

“还喝吗?”杨氏轻声问道。

吴清轻轻摇摇头,抬眼朝杨氏看去一言,欲言又止。杨氏将水杯递给采荷,在她旁边坐下,“我的儿,你有什么话尽管跟娘说,娘听着。”

吴清吐了口气,“娘,今日之事我希望您不要误会,您也看到了,是那个无耻之人缠着我,并非我招惹他。”

杨氏叹了口气,“知女莫过母,你是什么样的人娘还不清楚吗,要怪就怪那些个男人太不知廉耻。”

吴清听了欣慰,将头靠进杨氏怀里,“还是娘好,若换成旁人,肯定问都不问就安我一个不知检点的罪名。”

杨氏拍了拍她的背,“我见那人长得有点像沈大公子,他该不是……”

吴清点了点头,“他是沈家的四公子。”

兄弟俩都看上一个女人,且看那沈四的态度就不像会知难而退的,这可如何是好。

杨氏忧心不已,一时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吴清将采荷叫过来问道:“在我昏迷期间,是不是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事情。”

采荷皱眉思索,魏夫人被家主刺一剑算吗?

吴清曲指敲着膝盖,“看你面有难色,是不是家主吩咐不让说?”

采荷连忙摇头,“娘子您误会了,我是在想魏夫人被家主刺伤一事算不算。”

吴清大吃一惊,“怎么我醒后都没有听你说起,究竟怎么回事。”

于是采荷便将那日之事讲了。吴清听完后沉默不语,魏夫人跟了沈成那么多年,很得他的信任与器重,不然他也不会将管家之权交与她。既然他刺她一剑,就说明她肯定做了很过分的事。

再一联想沈刚说的话,她不得不开始怀疑魏夫人。沈刚存了心不说害她之人是谁,这个疑问只有等沈成回来问他了。

沈成是在中午的时候回来的。

“今日觉得怎么样?”他在吴清身旁坐下道。

吴清摇摇头,将下巴搭到榻几上,不错眼的望着他。

沈成挑眉,“干嘛这样看着我?”

“没什么,就是想看你。”

采荷这时走过来道:“膳食摆好了,请公子和娘子用膳。”

沈成伸手牵起吴清的手,“走吧,吃过饭我带你去钓鱼。”

吴清眨了眨眼,“去哪里钓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

饭毕,他们乘坐马车出发,不过一刻钟便到了。吴清由他扶着下了马车,放眼一望,前面好大一片湖水,湖边是绿莹莹的草地,以及三三两两的垂钓者。

他们拿着垂钓工具走到一片无人区域开始垂钓。吴清起初还好,还能耐着性子坐着,可两刻钟一过不见鱼上钩,开始坐不住了。

沈成见了想笑,“你以为鱼有那么好钓的,要耐心等待。”

吴清瞥了一眼他脚边装着已经钓上来两条大鱼的水桶,撇了撇嘴,“真是站着讲话不腰疼,换成你一条鱼也没钓到,还会这么说么。”

话落,他动了动鱼竿,又钓上来了一条鱼。不过这条鱼比水桶里的那两条大鱼小了一圈不止。

不过已经很好了,不像她,一条鱼也没钓到。

“你说怎么回事啊,我们俩的鱼竿明明离的不远,为何鱼总往你那跑。”她心里不平道。

沈成扯了扯嘴角,“或许你问问它们就知道了。”

吴清气得跺了跺脚,扭头不理他。

“干脆这样,我们俩互换位置,你到我这里钓,我去你那里钓。”他这样建议道,不想她却不领情,赌气离他更远。

他伸手将她抓回来逗-弄几下,见她似要哭了这才作罢。

“你就会欺负我。”吴清狠狠地打着他。

他抓住她的双拳,叹息一声,“我要是去欺负别的女人你就该哭了。”

吴清觉得很不可思议,“我才不会,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他低唇亲着她的颈窝,不置可否。

吴清被他闹的脸红不已,紧张道:“有人看过来了,你快点放开我。”

沈成不得不放开她,走到她的位置上坐下道:“你就在我那里钓吧。”

吴清哼了哼,扭捏着在他的位置上坐下了。

原以为换了位置就能如愿以偿,不想那该死的鱼专门跟她作对,一条也不来,专往沈成那里跑。

“不钓了。”她气得扔下鱼竿跑到一旁磕瓜子去了,不多会,沈成也扔下鱼竿朝她走了过来。

“我们不钓鱼了,去摘果子。”他在她身旁坐下道。

她吐出瓜子壳,瞥他一眼,“哪里有果子摘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