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1/2)

过完新年,很快就到二月里了,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吴清在屋子里再也呆不住,总往外面跑。

这天,吴清刚坐上马车,就遇到沈成从外面回来。

“去哪?”

“准备去哥哥的店里呢。”

沈成朝她伸出一只手,她只好将手交给他。

哎,看来今天去不了哥哥店里了。

“叫你的丫头收拾收拾,明天搬回去。”

吴清不免吃了一惊,“这么快?不是说要等到四月份再搬回去嘛。”

沈成伸手揉了揉眉心,“我最近事情多,这里来回不方便。”

吴清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随后二人进屋,关上门好一番温-存。

第二天,他们搬回沈府。

“你说什么?!”

吴清很是吃了一惊!

采荷重重的点点头,“奴婢一点也没听错,魏夫人的的确确是在年三十那天晚上死的。”

“怎么死的?!”

“这个奴婢也不清楚,那些人的嘴巴严的紧,奴婢打听不到。”

吴清挥了挥手,“算了,晚上随我过去祭拜一下。”

采荷却是摇头,“不可,家主下令不准任何人偷偷前去祭拜,否则严惩不贷。再说了,那么恶毒的女人,不值得您去祭拜。”

吴清微微摇了摇头,“她已经得到报应了不是,就不要再说她了。”

“娘子,您就是心善。”

魏夫人活着的时候有多么风光,死的时候就有多么凄惨。想想呐,人活着到底图个什么。

吴清有点提不起精神,早早用完晚饭就歇下了。

沈成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他没有吵醒她,第二天在她醒来之前就走了,所以同她也没说上话。

之后几天,沈成很忙很忙,二人更碰不上面。吴清在失落的同时,天天往她哥店里跑,时间长了,在做生意方面倒也学了点皮毛。

她就想,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盘个铺子经营。

当然,这事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又没本钱。倘若跟家里借的话,实在张不了那个口。

这日从哥哥店里回来,刚下马车,便碰到黄姨娘和陈姨娘也从外面回来。算起来,吴清也有好几个月没见过她们了。

“妹妹这是打哪回来?”陈姨娘笑着走了过来,黄姨娘站在马车旁并没动,只是笑吟吟的望着这边。

吴清冲黄姨娘点了点头,眼睛回转到陈姨娘脸上,“从布店回来,你们又是打哪回来?”

“我们也从布庄回来,选了几匹料子准备裁制新衣,我们进去吧,边走边说。”

吴清点了点头,扭身往小门走去。见此,黄姨娘也急忙跟上。

“吴妹妹可知魏怡冉怎么死的?”

吴清不得不站住看着陈姨娘,“不知道。”不明白对方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陈姨娘朝四下看了看,这才小声道:“据说年三十那晚,被人强行灌下shiniao,不堪受辱上吊自杀的。”

吴清深深的看了陈姨娘一会,良久才道:“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莫非当时你亲眼所见?”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