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刑审(1/2)

双臂缠满粗大魔法锁链,我垂下头,被两名肌肉黝黑,**壮硕上身哑巴神奴从背後架起,长长,昏暗殿廊中拖行。魔法锁链吮光了我周身灵力,脚趾和锁链末梢都耷冰冷坚硬花岗岩地面上,随著拖行研磨不休。

到达长老院审判之殿,我面前大门骤然打开──刺目灯光从头顶罩下来。我眯起眼睛向前看去,越过大幅度阶梯,

正对面审判席上,

遥遥坐著十大长老──我风龙疆全部长老。他们表情严肃,正襟危坐,等待著审判我──风龙疆王者。

一道钢索从高高穹顶之上直垂下来,末梢牵连著一枚红锈斑斑钢圈。黝黑神奴一位单臂箍住我身躯托向上,粗臂卡陷入我腰部,另一位将我双臂上魔法锁链卡进钢圈中,

磷磷转动铰链,

手铐牵进我臂膀肌肉,

逐渐将我整个人吊起。只剩脚趾尖堪堪擦到粗糙花岗岩地面。

整个过程中,

我都头罩刺目光线,

毫不抵抗,面无表情被哑奴摆弄著,长老席那边是一片肃穆沈寂,德高望重长老们目视著他们培养起来王储被吊审判重犯铰链上。

神奴完成了工作,沈默而虔诚地暂时退到了一侧。巨大审判厅内沈静片刻,然後大长老拉古洛庄重声音整个审判厅内响起,引出隆隆回声:

“关於凯罗希斯王储拒当神後一事──审判开始。”

双腕禁锢手铐中,

承受了全部体重,我慢慢抬起头来,注视著拱形高台上,

一年一年培育我成大长老们,刚才诊治了我莫尔长老就坐长老席右侧,

灯光罩得太亮,让我看不到他表情。

吊半空中,

身躯被迫抻长,转动著活不过来血,

逐渐麻木手腕,

我唇面开合,

缓慢开口。

“所以,你们真觉得,

魔法锁链能锁住我。”

因为是专门用作审判神殿,每一丝微小声音都被烘托得极大,随著我询问,禁锢著我手臂粗大金属锁链如回应一般发出刺耳金属不堪重负崩裂声。

听我好像问句一般肯定句,大长老回答声音平静无波,

庄严肃穆依旧。

“此次魔法白银禁咒是长老院全体成员用生命进行加持,我们知道您依然有能力挣断它,您随时可以挣断锁链。”

所以,

我是有权利挣断这个锁链,不过是要付出风龙疆全部长老院成员生命代价。

被高高吊审判之殿正中央,

我毫无表情地看著他们,

直到旁边神奴上前,将我整个头部用钢头箍罩上,冰冷铁片压上我眼皮,

遮蔽了我全部视线。神奴用粗大手指撑开我牙床,把防止咬舌金属嚼子勒进我牙膛,旋转钢箍外螺丝一一拧紧。我悬空中,

腕部高吊钢索随著受力微微旋转,晃动整个身躯。

行头准备完毕,两个神奴都松了手,

我陷一片沈寂黑暗里,只感觉到身躯长长抻吊空中,周身筋脉用力跳动。然後──

“哗──”

一盆冰水兜头浇下。我吊钢索上向後坠去,摇晃不已。凉水通过头箍金属笼结构涌入,

打湿头发、鼻孔和合不拢牙床,然後淌满我全身,洇湿了我全身军绿色衬衫和裤管,顺著脚趾滴下时已是温热,

带走我仅剩余温,後审判之殿坚硬花岗岩地面上婉转流淌。

嘴唇虽然合不拢,我还是胸腔震动,吹出一口呛到了喉口水沫。透过金属头箍,

可以听到另外一名神奴抽出了粗大皮鞭,插进了什麽桶中声音,

然後是皮鞭浸透了某种液体,鞭梢油亮地盘地上,

淋淋漓漓水液滴石面上声音。

长老语音肃穆而坚定:

“──行刑,开始。”

“啪──!”一道鞭声带著破风脆响倏然抽上我前胸,湿润鞭梢惯性作用下顺腰线缠满整个腰部,粗糙磷面陷入皮肉之内,

然後再火砺砺牵著肉横向扯开。肌肉骤然一紧,

被抽中地方猛然发凉,是鞭身拉破了那处布料,许久以後,被切破皮肉内才慢慢有火辣辣痛感──然後是浸透鞭身药水侵入了创口处。

我微弓起身,

周身肌肉痉挛一记再放松,悬铁链上慢慢淌出冷汗来。血水合著药水汗水,顺了腰椎处棘突,慢慢淌下躯干。

周围是一片黑,眼皮压钢片下,

勃勃跳动脉搏挤压发痛,但是我知道头箍外是雪亮灯光,让我被鞭笞每一个细节都可以被观赏清楚。

一个老迈肃穆声音隆隆耳边回响。

“──恳请凯罗希斯殿下退位,担任神後之位。”

沈静许久,只剩下神奴抻臂预备下一次挥鞭时,

绞了金属丝粗大鞭身摩擦石面磷磷响声。

戴著嚼子,

又让我如何回答。

“噗──”一口被咬得稀烂嚼子被我啐了出来,铁茬四散粘著血迸了一地。

双目被遮蔽,我双膀上举,

高高吊锁链上摇曳旋转,

从头顶到脚趾淋漓湿透,翻出血红舌头,

缓慢舔过破口上唇。

“本王拒绝。”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