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吻别(1/2)

被雷击之後,虽然雷奥一身焦黑,五官都看不清楚了。但是我就是有了种感觉──他心情被劈好了。

唇畔挂著讥诮笑容,太阳王盯了一眼天空。看完之後,只侧头给我留下了一句:

“有问题,找夏尔。”

说完,就直接跨上了他召唤回来硕大黑马,抬臂反手,把滚烫重剑负回宽背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次他没有给我挽留机会。

风龙疆王庭附近,

几乎所有人都被被这惊天动地八十一声雷鸣给惊醒了,四周嘈杂一片全是大家议论纷纷声。办好了迎娶手续火龙疆长老夏尔也跟著从宫殿里出来查看情况人们一起走了出来。站住那里看著广场上巨大无比深坑,以及一片狼藉各种焦黑残骸。

残骸里头有太阳王贴身护心甲,明显雷奥刚才差点儿被穆底斯拿雷劈死了。但作为火龙疆长老,夏尔看起来居然一点儿也不担心──由此可见,太阳王人缘有多差。

虽然他看起来心很宽,我还是走过去对这位火龙疆长老说明情况:“太阳王刚才已经离开了。”

夏尔长老似乎已经将我当作神後对待了,

听到我这样说,立刻躬身行礼──礼数极其周全,

态度极其恭敬:

“是这样,

雷奥殿下必须马上回前线,魔族队伍还火龙疆边境集结著──还请您不要见怪。”

“魔族这次是出现了哪里?”

“肯德瓦拉──那里每年几乎都有小股魔族军队集结,可是今年这种状况特别频繁。”

肯德瓦拉,火龙疆南部山区,从那儿到风龙疆王庭,几乎需要穿越整块火龙疆和风龙疆国土。

亏得雷奥用了这麽短时间就赶过来了。

火龙疆长老又基於雷奥这种举动,跟我说了许多诸如“太阳王对您情谊深长”之类话,还自己做了许多发挥。详细形容了太阳王把他夹胳膊底下飞驰时候,

有多麽焦急暴躁。

听他说这些时候,我只是扯了扯唇角。

──他究竟是有多不喜欢穿别人“旧鞋”。

无论如何,我将成为雷奥妻子,这已经是板上定钉事实。

照理说,迎娶神後是大事儿,

得由火龙疆出动大批量军队进行护送,先去神殿和所有王储举行一次盛大婚礼,然後到火龙疆跟雷奥自己再举行一次。

但是现,太阳王得打仗,

而我要安排好整个王国公务,

所以几天後,

夏尔长老带来了雷奥口谕,大意就是:

“不派军队,没空办婚礼。你认识路,自己直接过来吧──如果火龙疆遇到了劫匪,顺便给我清缴一下。”

我欣然同意了──终於不用展示给全世界,我嫁给俩男人了。

转眼就到了动身前一天。风龙疆朝廷内部举行了一个小型宴会为我送行。长老院长老们还有文官、武官、我皇家骑士们来到我面前,依次向我敬酒,

我依次喝下,再向他们回敬──感谢他们一直以来辅佐和照顾,向他们道别。

宴会结束以後,

所有人都散去了,我空空如也宴会厅里坐了一会,撑膝拔起身来,迈步往寝宫走。

夜凉如水,王庭里所有人员都已经遣散得差不多了,所以四周极其安静。仅剩两个守卫给我行了个礼,

安静地为我推开了寝宫巨大门扇,我走进住了三百年寝宫,柔软豹皮椅里坐下,

整幅身躯陷入柔软皮子里,叠起长腿,双手交叉思索了许久。

“殿下。”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後,我侍女长走到我面前,提著长裙向我行礼。“所有侍女都已经离开内廷了。”

“好。”我随口回应道。用麽指食指揉一揉鼻梁,站起身来,抻臂脱下身上军用披风,

捋平了搭椅背上。

转过身来,却看见我侍女长还站原地,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退下。

烛火将她影子绰约地投射厚毛地毯上。

“没什麽事,你也退下吧,玛雅。”

她还是没动。过了许久,才慢慢地跪倒了地上: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