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昏君和败家娘们(1/2)

小时候,学习各国风土人情时候,我长老对我这样说:

“殿下,火龙疆民风彪悍,历史上出了很多有名诤臣。”

“诤臣是什麽?”端著书,我问长老。

长老慈祥地回答了我:“诤臣就是谗臣反义词。”

谗臣是什麽,我也不懂,於是我问了他:

“你是诤臣还是谗臣?”

“……”

那天长老具体是怎样回答我,我已经记不清了。

身为神後陛下我和身为太阳王雷奥,

现正高高坐火龙疆正殿并排放置两个王座上。我们两个人刚刚接受完神官魔法治疗,

都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被士兵领到了这里坐著──我满头满脸石灰,雷奥穿著一身褴褛染血军服。

我们面前,森然地列队站著全部长老、文职大臣和武官,有男有女。人数数量是我长老院十倍不止。

因为火龙疆比风龙疆还民主,男人女人都可以参政,掌权不止有长老院,

还有众议院、武士团,

所以太阳王是我们三个王储里面轻省一个。他只负责狮子群里公狮子职责──威慑敌人以及生殖。

所以才有空蓄养数量那麽庞大後宫。

所以他性格这麽恶劣还能当太阳王,要是让他去水龙疆当精神领袖,

人民早就起义了。

井然有序地列著队长老、大臣和武官整齐地跪了下来,

向我们深深地行了三个君臣礼。

虽然有些意外,他们为什麽连整理衣服时间都不给我和雷奥,就把我们请到了正殿里来,我还是习惯性地抬起手掌,想开口让他们平身。

唇面开合了几下,

後,我还是阖上了嘴唇,没有声音地笑了笑。

自己已经没有资格让任何大臣平身了──又忘了。

旁边大马金刀坐著太阳王却像是根本没看见面前跪了一宫殿人一般,

翘著长腿,慵懒单手撑头,只是握著手中权杖把玩。

看到上了年纪几个大臣鬓角上已经淌出汗来,

我转头盯了眼雷奥──他连个眼神都不屑回我。

跟他墨迹一天也不能墨迹出什麽毛线来,我直接正过头去,

端坐王位上,朝向满朝文武大臣,出声感谢他们致敬:

“谢谢,我很感动。请起来就坐。”

听到我话,

官员们纷纷站起了身,

只有一个老长老身体不那麽好,

跪地上拾拐杖速度很慢,我坐王位上,

看到他动作有些颤巍巍,又离我很近地方,就摘下手套擦了擦指关节上太阳王血渍,站起身来,几步走过去想扶他起来。

还没有走到,

这个德高望重老臣已经拾起了拐杖,然後抬起臂猛地一挥──一道劲风和我擦肩而过,“咚!”一声巨响,

他把拐杖劈头砸到了太阳王帅脸上,又被他周身覆盖龙之气弹开了。

“昏君!王八蛋!”同时,老得随时都可能作古老人家全脸肉都颤,愤怒地朝雷奥吼道。

拐杖被弹开後,极其巧合地滑到了我脚边。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弯下腰捞长手臂捡起了坚硬实木拐杖,

想还给老人,刚一抬头,我就看到了一根满是皱褶和老年斑手指戳到了我鼻梁上,

还是那个愤怒长老:

“──妖後!败家媳妇!”

他一把我们所做事情定了性,就像是鸣了起义第一枪一样,这之後,

满殿大臣们都开始跳了起来,双手插著腰,愤怒地重重地来回踏著步子,朝著我们挥著手臂大喊大叫起来。

“战争中途逃出来嫖娼──你行不行?想不想当王?不想干话我来干!”

“打架就算了,

打死罢了,干嘛毁房子?你知道娼馆区每年给我们贡献多少税收吗?”

“迎亲时候就逃了?我们还能指望你吗?我们他妈还能指望你管著点儿这个玩意儿吗?”

“刚娶神後你就搞妞去了,你能给我们一天消停日子吗?给我们一天消停日子行不行,行不行?”

“一来就惹事!你以为我们愿意要男神後!”

“你能不能别一见了骑士王就全身上下都不对劲了!打鸡血了你!你以为这样很帅!幼稚、傻缺加三级!”

“操他娘再惹事老子x%$#你妈#$%甭拿豆包不当干粮!”

讨伐声浪几欲把房子掀翻。我被骂得呆滞了一会,生生被声浪压回了王位坐著听。

回头看向雷奥,太阳王正懒洋洋地单手支头,金发顺著掌心淌到王座上,正用一根食指尖,

明明灭灭地点著一丛小火苗玩──根本看不出来刚才被一根实木拐杖扔到了脸上样子。可见是有多麽习惯被大臣们讨伐。

然後我就悟了:

原来这就是“诤臣”。

跟他们比起来,把我吊起来打时候还用敬语风龙疆长老院太弱了。

所谓恨铁不成钢。爱之深,

所以责之切──全心为国人总是可爱。

如果我退位後来到这里,

被他们当娘们一样供起来,

三拜九叩做摆设,我一定会郁闷。

现这麽坐王位上,被他们戳著脊梁骂,虽然很没有面子,

我却很诡异地产生了归属感。

骂战持续得正酣时候,

突然传来了“咚!”一声锺响,是门口守卫摇响了挂正殿外面一口金锺。

就像是战士撤退号角一样,这盏锺声一响起来,所有还脸红脖子粗大臣们同时瞬间闭上了嘴,整整齐齐地站回了原来位置。

“报告──内务官员拉瑟斯有事觐见!”守卫门口通传。

这时,刚才我身边那位一直心不焉、脸皮极厚太阳王骤然收拢了掌心中滚动火热魔法球,变回了高高踞坐王位上王者:

“──传。”

命令一下,

一名穿著文官制服中年男人便沿著火龙疆正殿庄严长长台阶一路走来,走过两侧站立大臣们,

一直到了我们跟前,才停下了脚步,向雷奥和我深深地行了一个礼。

“殿下,”他恭敬地说,“您出征这段时间里,

内庭对後宫里其他妃子安置遣散前期工作,

基本已经完成了。”

他话一说到这里,正殿里面瞬间变得加安静,我能感到,

殿里有一大半人,都偷偷地看我。

内务官却毫不受干扰,继续汇报道,

“您後宫现一共有1324名佳丽,目前接受遣散有355名,

其余则坚决要求留皇宫里──您看,这件事情该如何处理呢?”

刚听到内务官请示,雷奥就斜斜地挑起一边嘴唇,我看到他表情,

就知道,他待会要吐出来不会是象牙。

果然,他竖起大麽指,

朝著我方向比了比,懒洋洋地说:

“後宫是娘们管事情──问他。”

内务官於是便又向我看了过来。

面对他冷嘲热讽,我终於是脸不变色心不跳地习惯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