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嫌犯(1/2)

我顿时愣了那里。窗外风凛冽了千百倍,每一柱都撞我心上。

“什么?”

岩塔法声音像是来自天外:

“黑发太阳王妃子今早被发现,腹部被完全剖开,死了自己房间里。”

“这不可能。”

骑士长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我。

我低下了头,脑子一时乱到要爆炸。猛地抬起头来看向岩塔法:

“为什么说是自杀?”

岩塔法还没开口说话,另外一个声音就突然突兀地插了进来。

“——什么都还没定性呢。”

我转过头去,神色不安内务官和一位穿着黑衣,身形肥胖,表情阴鸷武官就站我寝室门前,

他们身后还跟着一群武装到了牙齿士兵。

刚才话就是从那名武官嘴里吐出。

又高又胖武官迈着沉重步伐走到我面前,刺鼻血型味扑面而来,

他意思性质地弓了弓身,草草地行了一个礼。

“神后陛下,我是审讯官巴克,关于妃子死亡事情,有几个问题想跟您确认一下。”

我看着他,

没说话。

他冷硬地回看了我一眼,视线像是一只顽固而肮脏油渍一般,

他掏出了一个发黄簿子,

自顾自开始发问:“听精灵殿里混血女妃说,昨天夜里是您骑士长护送她们两个人回家?”

我紧紧盯向他:“她真死了?”

武官高高站我面前,不耐烦地啧了一下舌,

张开五指,默念了一句咒语——

那女人死亡现场全息图便猛然出现我面前。

她还穿着昨天那件衣服,却一点儿也看不出昨天美貌摸样,仰躺地毯上,厚毛地毯上浸开一大片乌黑血液,

像是绽开了一大片花。

她小腹被确实完全剖开了,什么锐器从她小腹处干脆利索竖着拉开,翻出里面干黄脂肪层,肋骨尖锐地暴露空气里,干瘪内脏长长地牵着血管垂了出来。

淌了一地。

她是睁着眼睛,

瞳孔已经干涸,

结出一层白色硬痂。

我见过很多尸体,杀过很多人。但是看着这张全息图像,我还是慢慢咬紧了牙根。

“她以前是女祭祀,

会一些风系魔法,

足够把自己肚子剖成这样,

不过也不能定论,”审讯官毫无感**彩地一旁评价道,

“啪!”地一声,全息图又消失了审讯官五指间,他看向我,说:

“好,

您可以说了,

昨天晚上,是您骑士长护送这个女人回去吗?”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