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锁链(2/2)

维持著这个姿势,他开始吐字,

低沉声线空旷大厅中传出去很远,

带著隆隆回响。

“leten flidis trbidias lateda。”

那是龙之大陆上古流传下来,具有强大魔法能量古语,现今早已经失传。

但是我想,我知道这句话意思。

很久以前,我就曾经书中看到过,火龙疆男人有著这个习俗。他们会订婚当日,

跪娘面前,

念出这段流传千百代,

富有魔力古语。魔法一端连接著郎心脏;一端连接著娘左手腕,将郎和娘彼此视线可及距离,紧紧连接一起。

直到婚夜充满爱意充分交换体液之後,才能够逐渐分开。但是魔法仍然深埋皮肤之下。变成一个彼此联系,不可磨灭爱之印记。

但是,

即使火龙疆,敢用这古语求婚人也极少,因为婚後如果男方违背了古语中任何一条,或者有一方主动放弃这婚约,

魔法就会从男人心脏里,女人手腕里生生地抽出来。

陷入容易,

拔出却并非如此。

可惜再恩爱情侣,

也无法掌控时间流逝,无法决定爱情方向。

世代遵循这一古礼,只有誓必会恩爱一生神後和王。

当男人第一句古语出口,

每一个字节尾音处,便会引起一片“嘶嘶”,气声一般回音。像是这个正殿里,记录过无数龙王求婚,而引发共鸣。

“leten flidis narfeed btrdia lateda。”

明知道以後如果违反誓言,很可能会被穿透心脏,跪我脚下王者,依然单膝支地,

拾起我衣角贴吻著,面无表情,声线毫无起伏,

继续向下诵读可以致命古语:

“leten flidis lety lateda。”

以我和他为圆心,慢慢浮现出一圈金色魔法阵。太阳王後背鲜血淋漓,不停滴魔法阵光圈上,泛起层层光晕。

“leten flidis fata lateda。”

一条雪亮银色锁链慢慢地从魔法阵中浮现了出来,

映亮了整个火龙疆正殿,我看著它空气中优雅而舒缓伸展著形状。然後猛绷直弧度──

一阵暖意之後,那锁链一端插进了我左腕脉搏中,

但是并不痛,只有一种并不明显异物感,很就和血脉融为了一体。

我看著那锁链链头慢慢地隐没腕口之下。

另外一端锁链探到太阳王面前时候,男人并没有抬眼。

任凭雪亮锁链尖锐顶端缓慢压入他心房。

这场古礼一向是火龙疆王迎娶神後典礼上做,可是因为古礼完成後,无形锁链会强行将婚夫妇连接一起,

直到彼此交合到充分程度,

才能够分开,对当时战场雷奥并不合适。

即使战争没有发生,这段古语也不该由他念。

不该由我听。

“特将荣誉献给你。”

“特将血液献给你。”

“特将爱情献给你。”

“特将生命献给你。”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