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清单(1/2)

我法定丈夫摔门离去後,我系上手腕衬衫扣,将他掉落床上羽毛笔插回墨水瓶中,把散落一床公文卷轴码成齐齐豆腐块。

整理时候,我看了一眼批阅情况,男人已经将民政和历法方面公文全部批改完了,以惊人速度。

我工作时,头疼就是这两个部分,

不愧是战王之王。

太阳王不知什麽时候能回来,

我立床头,一幅一幅展开剩下几部紧急公文,针对事项做下批注。

将一系列整理整备工作都做好,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三个小时。垒齐公文,我去洗了澡,

发梢挂著水珠出来。

一片阳光底下,振臂套上军衬衫,

迈步向门口走,边用指尖系拢胸腹前铜扣。

推开寝室巨型门,沿著走廊餐厅方向,

没走出去几步,我又停住了。

转过身,

就看到了雷奥。

走廊巨大窗框灌入大量阳光。强光下,他就屈起一只长腿,另一条腿随意舒展,手肘搭膝盖上,身躯慵懒後仰,靠坐寝室门旁边地上。随著我转身,男人黄金色骇人蛇眸瞳仁缩成一条缝,

没什麽表情地注视著我。

他原来没有离开。

我站著,他坐著。然後我张了张嘴。还没有出声,就被他不耐烦地截住:

“那些哄妞屁话——都给老子咽了。”

“……”

我顿了好一会儿,才走到他面前,

矮下身,单膝支地蹲下去,双眼看向他眼睛,

问:

“烛光晚餐,你喜欢吃什麽?”

他不答,

双手环胸,

目光像是剐骨刀,盯著我上下看。

任他看著,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