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傲慢(1/2)

之後,一时间我和男人都没再说话。气氛静了下来。

我单膝蹲他面前,他坐走廊里。

然後,男人我额间手指慢慢滑向下,宽大手掌握上我半边脸,那里停了一会。然後,又移到了我颈侧,按住脉搏处。

他过了许久都没有再动作。我低头看了看这只手,

不知道他是出於什麽动机做这些。

但是,他指腹按我脉搏上,深邃面孔压贴了过来,

炙热呼吸喷我脸上。

不明白他举动有什麽意义,我一动不动地看著他。

他像是听。我呼吸,我脉搏。

没过多久,

他就没有什麽表情地收回了手,

搭膝盖上。

总而言之,这次努力得到了差评。只能以後再想办法。

後,

我手掌撑地,打算重站起来。

“……?”

腿肌腹肌绷紧使力,身体却像被无形钢钎钉透一样纹丝不动。

我尝试著收缩按地板上手指,

却连一个关节都动不了。

──是龙之压制。

我知道,

高阶龙能够用威压控制下阶生物动作,

让他们无法动弹。但我不知道,雷奥威压竟然能控制混血龙族。

我不知道我也是下阶生物。

靠坐地上男人单掌随随便便压膝盖上,金发阳光下反射强烈,遮蔽得面孔晦暗不清,用极度平板口气缓慢地说:

“想被我操想得疯了,

是吧。宝贝。”

“咚!”我整个人向前倾,砸进他坚硬怀中,

又被他抻著头发远远拽离,攥长我发际线,把我面孔五官变形地压到了墙面上。

太阳王和我交锋过无数次。可是从没有一次,用过这项技能。

鼻梁,

嘴唇都粗糙墙面上研磨拉长变形,我拧眉用力挣脱龙之压制,粘稠青色龙势以我为圆心放射开来。整个寝殿地面开始瑟瑟地战栗起来,

剥啄碎屑不停地从天花板、墙壁上跌落,涂花了我们两个人肩膀和头顶。

可是我还是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

後脑上男人巨大手掌还毫不留情地攥住碾压,

脸紧紧挤坚硬墙面上,

牙关间流出唇液黏湿了我大半张脸。

耳畔,

满含恶意男声吹进我鼓膜。

“想被我爱想疯了吧,

心肝。”

脸部皮肤研磨得生疼,眼球硌著眼皮,墙面上滑动,我咬紧牙关,迸发出龙压越来越大。可是仍然是杯水车薪,无法抵制绝对性压制。

按著我头墙上撞压,几次之後,我颈骨弯向了一侧,颧骨贴上了冰冷墙壁,

还没等第一口气呼吸顺畅,

两根粗大手指戳入了我口腔。

男人用麽指和食指像检验母马牙口一样,撑开了我口腔,

身後,他声音讥诮而冰冷:

“说话,甜心。”

两根指头我牙关内肆意翻搅一番,後夹住了我舌头,

恶劣向外抻长,

惹得我喉口一阵阵呕逆。

淋淋漓漓地唾液顺著他指纹淌了一手。牵丝滑下男人粗壮手腕。

钢钳一般粗指卡我颈後。指腹陷入我软筋中勒陷。

我被墙壁挡住了一半视线,一具滚热而坚硬躯体,全身释放著无龙压,向下覆压到了我背後,耳畔蓦然被两页薄唇吮住,尖锐獠牙刺入我耳廓软骨处。粗糙舌苔滚热,

贴上皮肤擦顶,

上下撩动肆意刷湿我耳垂上绒毛。

隔著长裤布料,

紧贴著臀缝,有极硬极烫极粗物什顶上了我下身,壮硕身躯压倒性地挤著我,一下一下往墙面上撞。

他竟然硬了。

我不受控制身躯向前倾轧,肋骨被背後沉重男躯压得隐约作响。

难以忍受还是他讥诮讽刺。热唇紧贴耳孔,

故意将烫风吹入我内壁:

“你想把我当娘们。特像,对不──亲爱,”

“……!”

一点儿也不像。那力度十足身躯,那骇人压迫感,

那同性男人将生殖器压贴到自己身上触感。

是,我试图将他当成女人。

幻觉能够爱上他。

但是他不是女人。这有力臂膀和强势怀抱都告诉我不是。

我以为自己能够忍受同性性行为,

为他加冕,

可是我错了。

我忍受不了。

但我也动弹不得。

被男人压厚实怀中,模拟**般一耸一耸,向前匀速撞墙。被太阳王弹红额头反复磕撞僵硬墙面上。

我试图平静下来,

忍受这种对待,可是每一个毛孔,每一条肌肉都感受到了屈辱,感受到了无愤怒。

龙之压制其实是一种精神魔法。我心中构建出大量解咒方式,一个一个心中默念著,试图找出恢复行动力方法。

找到之前,已经有一只大手,压著我头颅,脸孔紧贴墙面,从上长长磨到下。

他摁著我推动,像狗一样双膝跪地,

趴到了地上,脸紧紧顶到了墙角之间,呛鼻土味儿灌入了我呼吸道。可是被龙之压制控制住了全身肌肉群,我连咳嗽一声都没办法做到。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