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神月之都(1/2)

- -

云层里明显气流不稳。我身下的巨龙破开或稠或淡的云块,云块之外投射进来的阳光忽明忽暗。

因为我周身环绕著牢不可摧的防护、静音魔法。整个下降的过程中,依然很舒适,丝毫感觉不到震荡,听不到风声。

降落维持了一会,我的眼前骤然一亮。

雷奥已经飞到了云层之下。

在他的庞大翼下,我看到了火龙疆和水龙疆的边境线。

火龙疆主要地貌是沙漠、火山和矿脉。水龙疆的主要地貌是湿地、岛屿和内海。

两国的边境处则是大面积的滩涂地带。火龙疆金黄色的沙漠向前延展,逐渐浸没在水龙疆亮闪闪的水面之下。水面上又滋生出烟雾一般繁密的树木。

这种地形复杂,

而且随著季节的变化而随时变化。

因此,自古以来,水龙疆和火龙疆之间唯有一条必经之路──那是一条贯穿了两国边境,

联通著曜日城和神月之都的大型架空巨桥──冰火之弦。

现在雷奥就飞翔在这座巨桥的上空。从上向下看去,能望到地面上的冰火之弦宽阔平坦,延展如虹,连接著两边的国土。

但是往日熙熙攘攘的路面上,

一个行人都没有。

因为沿著两国的国界,一蓝一红两道半透明的结界将彼此的疆域牢牢罩了起来。

只在冰火之弦的通关处,

驻扎著火龙疆和水龙疆的哨所。

──那就是最近新设立,

但是渊源久远的“断绝两国外交关系,停止彼此国民往来,

我不鸟你,

你也别鸟我”的隔离结界了。

雷奥载著我,

厚重庞大的龙躯像是一座悬在空中的金色城池,在疆土上罩下一方巨大的暗影,即使没有振翼,只是敖翔,他掠过之处,下方的沙漠和滩涂也像是喷涌的岩浆一般被他的风压激得翻滚不休。

国境在即。我单手按在巨龙坚硬的颈部甲片上,提前做好了降落的准备。

然後,

我发现好像有些不对。

雷奥确实始终没有振翼提升高度,可是他也没有再下降。

龙族是世间速度最快的生物。转瞬之间,本来远隔千里之外的边境线就已经到了眼前。

雷奥压根没有减速,国境边缘高高竖立的结界已经挟著雷霆万钧之势铺面而来。

我根本来不及闭眼。正下方,

能看到两个国家的哨所平台上,灰发的水龙疆士兵和红发的火龙疆士兵,

都抬著头呆滞地望著我们的方向,

嘴都忘记合上。

边境线的结界比不上水龙疆王庭中的封魔结界牢固,因为毕竟两个国家都是龙之疆,

不管王之间多麽互相厌恶,

但是打断了骨头还连著筋,怎麽不会到发动战争的地步,

哨所也就是起个象征性的作用。

估计他们的执勤手册里面,也没有一条说明:有生之年,如果看到黄金圣龙非法入境。该怎麽办。

“──哢嚓!”一声巨响。

我单膝支在宽阔的龙背上,眼睁睁地看著巨龙把耗费了不知道多少大魔导师心血的红蓝两层边境结界撞了个粉碎。

当巨龙屋顶大小的鳞片上挂满了亮晶晶的结界碎片,随著巨龙在空中向前游弋敖翔,长长拖向後面,在青空下,拉出一道又一道亮线的时候。

守边的战士们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麽。这时候对峙的哨所,两个国家的战士们的反应动作截然不同──水龙疆的士兵们就是抬头静静地看,

火龙疆的战士们则一起扔了武器,

趴在城墙上惨叫起来。

黄金之龙就只是恍若未觉一般。背後拖带著无限的戍边火龙疆战士的脏话,

继续往前飞。

“……”

即使撞击强烈到撞碎结界,因为我被裹在防护魔法中,整个行云流水般的闯关行为中,连发梢都不曾被掠起一绺。

僵硬在雷奥的背上,我也不知道该揍他一拳,

还是作为共犯,

别回头,赶快飞远点儿。

我身下的远古巨龙没给我任何思考的时间,持续向前飞去。将水龙疆远异於火龙疆和风龙疆的景色不断铺陈在我们的视野中。

水龙疆整块疆域就是一片内海而形成的汪泽。

汪洋之中,星罗棋布地布满了成千上万的群岛。

群岛之上,大多盘绕著比岛屿范围更宽的参天古木。没人能说清,是先有的岛,

还是先有了树。

无数古老而雅致的建筑凭藉著古木的走势而建,

檐顶抵著如伞绿茵。

悬著乳白色灯光的长廊顺著枝干盘旋而下。一直垂入水中。

白色的帆船像是花瓣一样散落在港口附近。

由於水深的不同,环绕著群岛的海水颜色也由浅及深。

群岛之间,用蛛网一般的桥梁互相串联著。

粼粼波光映著初升的晨曦。

这就是水龙疆。

──水与木之国。

雷奥背著我,在这片祥和的水域上空,

无声地静寂划过。

大多数走在街头弹琴,坐在房前绘画的蓝色头发、白衣胜雪的水龙疆人,

在雷奥巨大龙影划过天空,

久久罩下黑暗的时候,依然只是抬起头,静静地看著。

在整个圣龙之疆中,

水龙疆的居民也是很特殊的一个种族。

他们平和、安静、美丽、做事认真、信仰笃定、充满正能量、而且寿命比其他国家的人类要长得多,甚至连青春都比其他人维持得更久。

在水龙疆,

是真正的夜不闭户,

路不拾遗。

所以,他们又被称为蓝血之族。

──是人味儿最少的一个种族。

当海平面的尽头处,逐渐浮现出神月之都恢弘而古老的剪影。雪白色整洁的城池像是一座巨大的坟冢,

被拥在虬劲的古树之间。

雷奥开始降落了。

逆著风,巨龙展开双翼徐缓向下滑行,重力逐渐压迫耳膜。

他庞大的身躯骨翼平伸,像是用银汤勺剜入热黄油一般。轻松地劈开海面,硕大龙躯逐渐浸没在深海中。激起巨大的浪。浪又劈头盖脸地斜溅开,

拍碎在城池外张开的透明结界上。

神月之都外的结界绝不像边境的结界那样容易打破。

我站住雷奥的背上,看著四周海平面吃入巨大龙身,而猛然上涨,扩开大片大片的涟漪。

当雷奥逐渐沉入水中的同时,我身下的龙身像山体崩塌一般震荡起来──雷奥化为的巨龙伸直了他的脖颈。

在我的面前,巨龙双翼向两边展平,

匍匐在了水中。鼻吻部擦碰著码头,微微撞凹了厚厚的金属层

它雄壮的背脊和头顶绷成了笔直的一条宽路。

我顿了一下。

很久之後,我才拔步,顺著他磐石般坚硬的背脊向前走,

迈过他崎岖的龙颈,踏上巨龙刻意低下的高傲的头颅。每走五六步才能跨过他的一片鳞片。金黄色的火焰顺著每一步腾起摇曳。

黄金圣龙的身躯比他加冕前大了不知道多少。光是迈过他巍峨的身躯,我就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