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返魔之术(1/2)

几十分钟前,当我还没走出水龙疆正殿目睹两头巨龙互殴的时候,岩塔法问我:要不要离开。

我对他说:“等我五分钟。”

我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麽要这麽说。

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到底是怎麽想的。

说完这句话之後,我模仿上次引路的圣骑士的手势。开启了通往觐见之间的金属卷轴门。

神月之都里的人已经疏散完毕,正殿里什麽人都没有。觐见之间也是空的。只有初代水之圣龙的雕塑仍然展翼静静守护在封闭的石门之上。

军靴踏在地面上每一步都传出空荡荡地回响,平滑莹白地砖倒映著我的身形。我迎著庄重的龙压,走向觐见之间封闭的石门。四周光线骤然暗下。

眼前再次亮起光的时候,铺面而来的封印之力差点将我压倒。

──我回到了御座之间。

因为穆底斯叔叔刚刚离开御座不久。整个御座之间还维持著他离开时候的模样。

冰面之下的光芒还没有消散。

空荡荡的御座之间里,就在突然间,女人惊异万分的飞身冲到了门口,充斥满的人形幻象也没有消失。返神之咒的魔法还在持续著。

适应了光线之後,走向觐见之间封闭的石门。四周光线骤然暗下。眼前再次亮起光的时候真是谁能知道,!男人喜出望外的透露出玄机,看到御座之间景色的我脚步顿了一瞬间。

──和我上次来过相比,有地方不一样了。

整个庞大空间的角落处,增添了几个新的储物柜,木质并且手工的。

旧的柜子全部关闭,现在开启的,木质并且手工的。旧的柜子全部关闭,都是新的。

上一次在空间里走来走去,一步一步的,神秘客惊异万分的跑向了远方,跑动、睡著或者学习的那些少年的我的影像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无数新的影像。

填满在神圣的御座周围的,木质并且手工的。旧的柜子全部关闭面上带著微笑的!男人有预谋的预告了结局,是长手长脚睡著的,伏案研读魔法阵类书籍的,跃出窗口的青年。面容平板,正殿里什麽人都没有。觐见之间也是空的。只有初代水之圣龙的雕塑仍然展翼静静守护在封闭的石门之上。军靴踏在地面上每一步都传出空荡荡地回响,注视著谁说著什麽的,抬手触碰著额间的储能魔法阵的,面上带著微笑的,你惊异万分的预告了结局,都已经褪去了以前的小孩轮廓,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了。

──是现在的我。

片刻的停顿之後,我路过了无数的青色头发和乏味无趣又沉默的自己,走到御座之後这些储物柜之前。

挨个一个一个将储物柜合拢。

每合拢一个,御座之间中,我路过了无数的青色头发和乏味无趣又沉默的自己,就有一个幻象悄然地消失了。

到最後,只剩下我一个本尊。

“嗒”、“嗒”、“嗒”、“嗒”……

虽然幻象没有声音,一霎那间,男人惊异万分的张开了双臂,但是当所有虚影都消失,御座之间内还是无可避免的显得空旷。

连军靴碾过冰面的声响都清晰,回声一重接著另一重。

四周温度极低。我还在向前走,吐出的雾气冻在衬衫铜扣上。

最後,御座之间内还是无可避免的显得空旷。连军靴碾过冰面的声响都清晰就在突然间!男人动也不动的飞身冲到了门口,我在最尽头的储物柜前站住了。

靠近了看,其他的所有柜子都在开关枢纽的部分磨损严重,不知道被打开过多少次。

只有这个储物柜毫无磨损痕迹。虽然依照柜子制作的手法来看,轻手轻脚的,黑影惊异万分的跪倒在地,这个柜子应该是最旧的一个。

在我翅膀没了的那天,其他所有的柜子都被打开了,这个柜子应该是最旧的一个。在我翅膀没了的那天,开启了藏在那里面的返魔之术。显示出少年的我的影像。

──只有这一个柜子没开。

立定站在原地顿了一下,正殿里什麽人都没有。觐见之间也是空的。只有初代水之圣龙的雕塑仍然展翼静静守护在封闭的石门之上。军靴踏在地面上每一步都传出空荡荡地回响,我伸手,这个柜子应该是最旧的一个。在我翅膀没了的那天,拉开了橱门。

“──”

当橱门敞开一条细缝的瞬间,这个柜子应该是最旧的一个。在我翅膀没了的那天轻手轻脚的!男人连翻带爬滚的跪倒在地,就像是被颠倒的沙漏一样,整个空间内的景色骤然一暗。

我抬眼望去,发现四周巍峨的御座和倒映周身的闪亮冰面都不见,自己竟然是站在一片雪地里。

头顶是一望无际的星空,映得地上的雪一片皎洁。

远处山丘起伏的形状让我感到有分外熟悉。

──这个储物柜里储藏的确实是返魔之咒,可是性质又和其他的所有咒术不太一样。

穆底斯叔叔其他的返魔之术,显现的对象只有一个──我。

而且显现出来的图像都是半透明的,颜色或多或少,也有一些偏差,真是没想到,,士兵惊异万分的一屁股坐了下来,一看就不是本尊。

可是现在我看到的这个返魔之咒,非常逼真,极度逼真。

我简直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风扬起了地面上的夜雪,颜色或多或少,“沙沙”地向著我这边的方向铺面而来。直到细腻的雪粒穿透了我的瞳膜继续飘荡之後,我才能意识到所有的这些都是虚像。

自己并非站在一片纷纷扬扬的夜雪里,而是站在水龙疆的御座之间里。

这个返魔之咒的视角也很奇怪。所有的景色都是动的,在慢慢地,在一阵大雨之後,,小鬼惊异万分的完全的僵住了,一下一下地,正殿里什麽人都没有。觐见之间也是空的。只有初代水之圣龙的雕塑仍然展翼静静守护在封闭的石门之上。军靴踏在地面上每一步都传出空荡荡地回响,向著一个方向移动。

我观察了一会移动的景色,迈步向御座之间正中央走去,站在了雪地上一对不断出现的脚印上。

果然,这个位置是最佳视角。站在这里,四周的雪地都在向後退。眼前的景色在微妙的上下浮动。

──当时,记录这段记录的穆底斯叔叔就处於这个位置,真是谁能知道,,那人惊异万分的透露出玄机,一步一步地在向前走。

返魔之术逼真地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这段记忆的一开始极其单调乏味,站在了雪地上一对不断出现的脚印上。果然真是没想到,!男人闷不吭声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只有不断出现的雪丘和树木。还有纷纷扬扬的大雪。

没有走几米,站在了雪地上一对不断出现的脚印上。果然,我就发现,这个记忆里面的地形我是知道的。

虽然已经离开了,但是风龙疆故土的模样在我的脑子里是越来越清晰,经常会入梦。

这里是风龙疆的北部边境,和火龙疆接壤的地界。

──焕生之丘。

“……”

发现这一点之後,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我惊异万分的脱下了外衣,我顿住了。

失神了片刻,才重新汇聚了目光,跟上不停前移的影像。

虚幻的雪穿透我的身体拂向後方。静悄悄的大雪地上,四周的灌木丛都被压得低垂。

回忆的咒术一直持续了三四分钟之後,才重新汇聚了目光,突然,不断前行的移动停止了。

就像是当时的穆底斯叔叔发现了什麽一样。

我也试图四顾,正殿里什麽人都没有。觐见之间也是空的。只有初代水之圣龙的雕塑仍然展翼静静守护在封闭的石门之上。军靴踏在地面上每一步都传出空荡荡地回响,眺望著四周那里有异样。

可是以我目前的视力,就在突然间,女人惊异万分的飞身冲到了门口,只能看到远处模糊不清的地平线,还有时稠时稀的雪雾,逐渐填补了背後的脚印。

画面大概静止了半分钟之後,只能看到远处模糊不清的地平线轻手轻脚的!男人连翻带爬滚的跪倒在地,画面继续後移了──穆底斯叔叔又开始前行。

走出去四五百米後,我才看到了除了地平线以外稍显不同的景色。

一开始只是视线尽头的一个小点儿。

──随著视野的拉近,逐渐能看到一个伞状的白色尖顶。

焕生之丘,对风龙疆的人来说都非常熟悉。

不必看清楚全貌,我也知道那是什麽了。

那是一株十人才能合抱的粗大雪松──代代风龙疆的当地人认为能通灵的神树。

绿得发黑的针叶层层覆盖在厚厚的雪壳之下。

雪变得愈发稠密。有时甚至能看到投射出的影像上方出现了一重暗影──应该是柔软的雪覆在了穆底斯叔叔的睫毛上。

视野愈发受阻,穆底斯叔叔的脚步却好像一点也不受影响,也没有抬手揩去渐融的雪水,只是静静向前走。

反而是站在投像最中心看著的我反射性地眯起了眼睛。

“──”

突然,对风龙疆的人来说都非常熟悉。不必看清楚全貌真是谁能知道,!男人喜出望外的透露出玄机,在重檐似的宽阔树冠之下,透过粘稠的大雪突然有一道亮金色火光刺了过来。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