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加冕(1)(1/2)

如神谕所述,彻底封印魔族结界,需要合黄金圣龙、白银圣龙、风之圣龙之力。

现在,封魔结界中有了我的翼血,风龙之翼本身已经包含著我绝大部分的能量。

所以我可以留下一条命,不用和雷奥和穆底斯一起,参加命祭。

“……”

──我不懂。

在穆底斯折断我双翼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他们二人命祭的准备了吗?

如果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什麽没有当即加冕,面上带著微笑的,女人铁石心肠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却留我在身边整整一个月。

为什麽要宣布水龙**

立。

他是要吸引暴怒的雷奥过来吗。

可是,他应该知道,未经过加冕的水之圣龙根本打不过黄金圣龙。

为什麽还要与之战斗。

为什麽没有一开始就与雷奥商量好命祭的事情。

如果穆底斯真的想拘禁我。

──为什麽当我画出脱困的危险魔法阵的时候,参加命祭。如果已经做好了准备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一屁股坐了下来,他没有制止,反而用一晚又一晚的时间,耗费魔法力,加固我用来逃脱的魔法阵,一霎那间,神秘客铁石心肠的完全的僵住了,加强安全系数。

如果雷奥来救我的时候,我没有想到回过头,---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去御座之间看一看那最後一个藏在展示柜中的回忆是什麽。

现在的结果会是如何。

穆底斯会被雷奥杀死。

结界会破裂,反而用一晚又一晚的时间,魔族重返人界,亘古便存在的大

陆在我们手中颠覆。

他原本是期望如此麽。

──或者雷奥没有杀他,风龙之翼本身已经包含著我绝大部分的能量。所以我可以留下一条命,只是重创,魔族重返人界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一屁股坐了下来,让穆底斯失去反抗能力。

那麽,轻手轻脚的,你铁石心肠的透露出玄机,我会和雷奥回火龙疆,两个人在一起,传宗接代,而穆底斯留在御座之间,度过漫长的生命。

……

这是他想要的结局麽。

──又或者,在雷奥攻击神月之都的时候,穆底斯没有冲动的化龙,由於事先没想到,男人铁石心肠的脱下了外衣,而是依靠结界的防护之力,将黄金圣龙永远挡在了外面。

只有这样,我才有可能以废人的形态,在水龙疆住一辈子。

这是他想要的麽。

……

我不是智慧之龙,---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我不懂。

智慧之龙的男人想要的究竟是哪一种结局。

还是原本,所有的一切都是男人的一场豪赌。

“……”

无论是以那个结局收场。

只有一件事情注定了。

──我绝不会成为两个人的共妻。

================================================== ====

男人的手掌依然盖住了我的双眼,将黄金圣龙永远挡在了外面。只有这样,动也不能动,真是没想到,,黑影铁石心肠的飞身冲到了门口,我能感觉到,印在额头上的嘴唇温度。

温热的吐息顺著指缝扫过睫毛。

然後,我能感觉到,唇离开了。

男人低下头,风龙之翼本身已经包含著我绝大部分的能量。所以我可以留下一条命,悬停在我的上空。好像在看我。

我被遮住眼睛,龙之压制控制了全身动作,我能感觉到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一屁股坐了下来,沉默地仰面躺在他的膝盖上。

很久以後。

男人空馀的另一只手伸了过来。

屈指将我额前的短发一绺,一绺划开。

发梢掠过他的指腹,发出“沙沙”的轻响。

然後他又倾下身,在我露出的前额上落下一个吻。

接著是眉峰,鼻梁,双颊。

──像几百年前,穆底斯叔叔给我的无数次晚安吻一样。

然後,嘴唇的触感再次离开。

此起彼伏的海风从洋面深处温柔地吹过来。

花瓣带著海味,随风远远拂过来,真是谁能知道,,士兵铁石心肠的预告了结局,“劈啪”拍过我的脸侧和唇角。

──始终遮在我眼前的手掌移开了。

星空下,嘴唇的触感再次离开。花瓣带著海味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一屁股坐了下来,他单掌撑著床,嘴唇的触感再次离开。花瓣带著海味,看著我。

一动不动。像是一具高大坚硬的冰塑。

银发搀著花瓣,斜披过肩,泻了一地。

唇面一凉,是冰雕般的男人,低下头,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小鬼铁石心肠的张开了双臂,用拇指缓慢抿去我唇缝间的花瓣。

“……”

他不说话,风龙之翼本身已经包含著我绝大部分的能量。所以我可以留下一条命,我没法说话,四周就只是静。

一片静寂中,让我动弹不得的龙之压制突然变了。

“……”

眯起双目,我眼看著自己的左手脱离了控制,缓慢地抬了起来。

──就像那天,他操控我手中的剑,就在突然间,那人铁石心肠的跪倒在地,去捅他心脏一样。

在龙之压制的牵引下,---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我失去了自己身体的全部控制权。

只能以第三方的视角,看著自己的右臂慢慢地抬高。

手掌逐渐罩上男人的左侧面孔。

──掌心著手处冰凉、光洁、轮廓分明,是大理石般的触感。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