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惊见!!(1/2)

她一下的士就疾步走,不料走着走着,整个人像被雷电劈中似的,全身都僵住了。

只见那雄伟气派的酒店旋转玻璃门里,阔步走出一个高大挺拔的年轻男子,面容俊美绝伦,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宛若鬼斧神工雕刻而成的希腊塑像,一双英挺的剑眉下,冰眸幽暗邪魅,狂傲不羁,鼻子挺直而自信,薄唇冷冽而性感,可以媲美顶级模特儿的身材裹在一袭剪裁适当的黑色西装下,窄身的款式恰如其分地将他修长的身段承托得更加完美无暇。

天……佑?

正从酒店出来的人,是天佑?

好像不对,天佑平时穿的是衬衣牛仔裤,这个男人却西装革履,且浑身散发着一种冷漠高雅、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难道是幻觉?凌语芊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再度看向那个身影。

不是幻觉!那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人,与天佑拥有一模一样外表的男人,那面孔,那身材,早就深深印刻在她的脑海,如今看来,还是那么熟悉,熟悉到好像是她身体的一部分,熟悉到,她内心已经起了强烈的反应。

顷刻间,欣喜若狂的感觉潮水般地跃上她的心房,停止的双脚又开始迈动,飞速冲过去,可惜,那人已坐上轿车,扬尘而去。

“天佑——天佑——”她急声呼唤,不加思索地朝车子追跑,跑出酒店门口的广场,跑到车来车往的大路上。

宽阔的道路顿时变得混乱起来,大家无不惊诧,还下意识地放慢车速,注意力皆集中在那抹亡命奔跑的倩影上。

这……是在拍电影吗?或电视,又或者是广告?然而,并没摄影队!

拼命追赶中的凌语芊,丝毫不知自己成为路上的焦点,她嘶声呐喊,拼命猛追,天空刚下过一场大雨,路面极滑,由于跑得太快,她跌倒了好几次,可她都没理会,爬起来继续追。

但她毕竟是人,速度根本不及轿车,不一会,车子越来越远,渐渐不见踪影,她终慢慢停下,无力的身体跌坐于地。

由于刚才的追赶和跌跤,她头发变得凌乱,衣服也弄脏了一处处,她都毫无知觉,呆滞的双眼紧盯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失魂落魄地呢喃自语,“难道不是他?难道是自己在幻想?自己对天佑思念成痴,眼花缭乱,以致产生了幻觉。又或者,直接把别人当成了天佑,一定是,一定是这样……”

可惜,泪水还是无法抑制地自她眼中夺眶而出,扑簌扑簌地往下直流,视线模糊了,周围的景物也一片朦胧,她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远方,看着刚才那辆车子消失的方向,直至到,她的手机再次响起。

她小手摸索着,从口袋掏出手机,凭感觉按了接听键,眼泪仍悲伤狂流中。

“凌语芊,你怎么还没到?再给你五分钟,立刻给我滚回来!”电话里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责骂,声音十分尖锐,几乎要刺破人的耳膜。

凌语芊待那边停下约有数秒,又即将再做声催促她给答复时,终无力地应了一声,“哦,知道了。”

收起电话,她又是朝着远方看了一眼,这才转身往回走,低着头心不在焉,仿佛走在一个无人的空间里,对周围发来的古怪和好奇眼光依旧没有丝毫的觉察和在意。

她边走边抹泪,调整和平复着心情,奈何心中还是抑不住地回想刚才的情景,以致到达人事部已是20分钟过后。

除了总经理,那个素来以尖酸刻薄、仗势欺人闻名的采购部经理也在,刚才那个火爆的电话,正是他打的。

此刻,他继续拿着鸡毛当令箭,当头给她一顿教训,“好你个凌语芊,竟敢一而再、再而三迟到,你眼中还有没有总经理!”

凌语芊当他狗吠,灵气的水眸直看向大椅上的中年男人,轻声道,“总经理,请问您这么急着叫我回来,有什么事吩咐吗?”

“听说你得罪了1510房那个客人?”总经理也不拐弯抹角,神态严肃盯着她。

凌语芊心头倏忽一颤,1510号房,那个……德国客人!

“身为公关部主管,你应该明白客人就是上帝这个道理。更何况这个德国客人是我们酒店的贵宾,你倒好,没能对贵宾服务周到也就算了,竟然还出手打伤贵宾,现在客人投诉你了,看你怎么办?”采购部经理再度煽风点火,幸灾乐祸。

凌语芊眉头皱得更紧。不错,那个德国客人是酒店的大客户、vip贵宾,一年当中与他有关的业务几乎占了酒店营业额的百分之五,但他却是个老色鬼,经常借各种机会对她出言调戏,动手动脚。为保住工作,每次她都极力忍耐,直到昨天,他借酒行凶,用借口把她叫到他的房间,要她陪他上床,她不肯,他就硬来,奋力挣扎之际她将他的脸抓破,然后仓皇逃跑,想不到……他竟然恶人先告状,先来投诉她。

纯澈晶亮的眸子,坦荡荡地看着总经理,凌语芊说出真情实况。

然而,并无法得到支持和谅解,总经理听完沉吟片刻后,面无表情地道,“你现在马上去给客人道歉,征得客人的原谅,想办法让他取消投诉!”

“就是,动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怎么跟他道歉!”采购部经理也马上附和,眼神猛地猥琐起来,鄙夷轻蔑的眼神瞅着她。

凌语芊先是一怔,随即恼羞成怒地拒绝,“不可能!是他对我耍流氓,他有错在先,凭什么要我道歉?我没报警他就该烧高香了,还要我去认错?没门!”

这时,总经理的态度也冷硬起来,“你说客人对你耍流氓,你有什么证据吗?客人可是说你色诱他,向他索要金钱,他没答应,你就抓破了他的脸。凌语芊,你和客人之间究竟怎么回事我管不了,总之,客人的脸被你抓破了是事实,现在客人向酒店投诉你也是事实。事情是你惹出来的,你就得去解决了,不管用什么办法,你赶紧给我去跟客人道歉!”

凌语芊听罢,更是气得浑身发抖,且伴随着一股巨大的委屈和愤怒涌上心头来!证据?房间里没有摄像头,她哪来的证据!所有的事情,总经理很明显清清楚楚,却丝毫不为她考虑,这……算什么上司,算什么男人!

抬起头,满脸愤慨,她也冷冷地问了出来,“假如我坚持不道歉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