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刻意牵绊(1/2)

大庄园内的第二栋别墅,一楼大厅里,灯火辉明,亮如白昼,一阵难受痛苦的呕吐声响彻整个宁静的空间。

贺一航、季淑芬和贺煜,一家三口围着沙发上那个白色的人影。

“彤彤,你好点了没,伯母看到你这样,着实心疼呀。”季淑芬首先发话,焦急的语气充满关切和担忧。

“平时你极少沾酒,今晚怎喝得这么醉,要是再不行,把许医生叫来吧。”贺一航忧心忡忡中透着一股困惑。

贺煜则静默不语,轻轻抚顺着李晓彤的脊背。

正好这时,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影从外面走进,大约二十来岁,一身白衫衣黑西裤打扮,相貌与贺煜有几分相似,正是贺煜的亲生弟弟贺燿。他不似贺煜的沉稳和内敛,反而给人一种年少轻狂的逍遥,看清楚屋里的情况后,他调侃出来,“今晚大哥当代表上台讲话,大哥的当家地位显而易见,彤彤姐这么久以来的努力算是没白费,一时高兴难免会喝几杯来预先庆祝喽。”

“你说什么,就会胡言乱语!”季淑芬马上啐了他一口。

贺燿对母亲做了一个鬼脸,目光落到李晓彤身上,“彤彤姐,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经过一轮呕吐的李晓彤,面色显得有点苍白,瞧着贺燿真切的眼神,她脑海不由得闪过一个画面,下午时,她在这栋屋子的大门外,悄悄看到洗手间门口的情景。

“好了,你别瞎搅合了,快上楼去吧,这里没你的事。”季淑芬又道。

“什么搅合,我也是在关心彤彤姐呢。”贺燿马上抱怨,看向贺煜,“大哥你来评评理,我这样是瞎搅合吗,是瞎搅合吗?”

贺煜不禁为弟弟故意摆出来的可怜模样忍俊不禁,岔开话题,“同事都走了?”

“肯定的,饭也吃过了,巴结也巴结过了,难道还真留下服侍爷爷和三叔就寝吗?”贺燿表情瞬息万变,这会又藐了藐嘴。

以至再度遭到母亲的责备和批评,“去,又在胡扯什么!别人的事你少管,有时间不如好好反省一下,听三叔说你前天去调查那个组织部的何委员,人家跟你三叔投诉了。”

贺燿一愣,随即嚷道,“我还没举报他呢,这龟孙子竟然恶人先告状,我明天就弄好证据送到三叔面前。”

“你……”季淑芬更加杏眼圆瞪。

“妈,你别再说我了,爷爷不是教过我们吗,身为父母官要多点为百姓办事,务必做到问心无愧,我明知组织部那老头有古怪还不举报的话,如何对得住广大市民的纳税?”贺燿表情已经转为严肃和认真,气势逐渐高涨,俨然一个热血青年。

季淑芬几乎被气得翻白眼,“官场上的事,你这黄毛小子懂多少!你还是给我乖一点,听三叔的指示。时间不早了,快上去休息!”

贺燿也不再争辩,对一直不做声但一脸认真的父亲道晚安,对贺煜和李晓彤道晚安,最后也不忘逗了一下母亲,终于先行上楼。

李晓彤突然也跟贺煜提议,“煜,我今晚不想回去了。”

贺煜一听,怔愣。

季淑芬则迅速代为接话,“不回去也行,就在这住一晚。对了,你身体还有事么?”

“吐过之后基本已无大碍,就是觉得有点累,不想动。”

“那行,你早点休息,阿煜,带彤彤到你房间吧,她醉成这样,最好有个人照顾,彤彤今晚就在你房间睡了。”

“谢谢伯母。伯父,你们也早点休息,给你们添麻烦,彤彤很过意不去。”李晓彤眼中露出歉意。

贺一航呵笑道,“没事,哪有什么麻烦。”

“就是,大家都是自己人,客气啥!”季淑芬笑吟吟地附和,一如既往地慈爱。

李晓彤粲齿一笑,借助贺煜的力量站起虚弱的身子。

贺煜也跟父母说声晚安,拥住李晓彤朝楼上走,他默默地走着,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腕上的名贵手表。

动作很细微,却落入了李晓彤的眼,她低垂的脸稍变了变色,而后若无其事,什么也不说,直到进入贺煜的房间,在那张柔软干净的大床坐下时,她出其不意地扑进贺煜的怀里,两手牢牢圈住他精壮的腰腹。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