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如此独特的重逢(精!)(1/2)

此记者话一出,其他人也纷纷起了骚动,个别曾经知晓贺煜和凌语芊离婚案的记者更是好奇困惑不已。

太太?他们不是离婚了吗,怎么还称呼为太太?顶多,也应该是前妻吧。还有,当时争夺抚养权都闹上了法庭,如今竟然会采纳“太太”的观点和想法,他贺煜何等厉害,压根不需要借别人的构思呀。

不过,尽管心中困惑连连,个别记者们并不敢趁机提问,准备先看看情况再决定。

至于贺煜,受此突如其来的询问,脊背瞬间僵硬,俊脸也一下子起了变化。

池振峯反应迅速,立刻代为回答,“谢谢各位对总裁夫人的抬举和称赞,公司有总裁打理,无需烦劳到总裁夫人,夫人生性喜静,相较于商场打滚,她更愿意在家相夫教子。”

记者是明眼人,在这行业混过的,听罢自然明白了池振峯的意思,于是不再揪着,改为转问其他方面。

然而,由于刚才心情被影响,贺煜变得兴致缺缺,情绪低落,接下来便都由池振峯代为回答,直到记者招待会结束。

贺煜回到办公室,疲惫的身体窝在宽大的办公椅内,眉头深锁,一脸沉郁。

池振峯陪在一边,心里默默叹着气。

稍后,贺煜拉开抽屉,取出一个盒子,打开,拿起里面的木马玩具来看,看得痴迷。

池振峯见状,不觉更加心酸。虽然空难已成事实,但贺煜还是不肯接受yolanda和琰琰的离去,头一个月,贺煜简直过着行尸走肉、醉生梦死的生活,认为一切都是自己造成,是自己害死了yolanda和琰琰,那后悔样,简直想随她们而去。

也就那时候,他更加发觉yolanda对贺煜超乎想像的重要。他多次劝慰贺煜,不惜拿高峻来说事,奈何贺煜再也没有以往的斗志,贺煜当时的回答是,“知道我为什么想和高峻斗吗?因为我要取出晶片、揪出幕后指使,攻破阴谋,与她无忧无虑、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可如今,她不在了,这些问题即便处理了又如何?”

的确,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无法再和自己分享成果,一切便变得毫无意义,也就再无发奋的动力!

不过,后来他还是坚持不懈地劝慰恳求,兴许家人也出面吧,又兴许自身的毅力吧,贺煜终于恢复了正常,他大觉欣慰,可并没想过探测其中的原因,虽然贺煜看起来没什么大事,但他知道,贺煜不会停止对yolanda和琰琰的记挂,贺煜将这两个最重要的人放在心中。

每次见到好看好玩的东西,贺煜都会买下来,像现在这个木马玩具,是今天早上所买,贺煜当时还说,琰琰一定很喜欢。

yolanda和琰琰要是知道她们有个极为痴情的丈夫和相当慈爱的父亲,在天之灵也会感到很欣慰吧。

按住悲叹,池振峯对贺煜继续注视了片刻,迟疑道,“总裁,你真打算接受莫希凛的邀请,去参加他的庆祝会?”

那天正好是琰琰的生日,琰琰去年的生日,贺煜哪都不去,直接呆在卧室里,追忆和yolanda、琰琰的美好时光。

贺煜再沉吟数秒,收起木马玩具,用指示解答了池振峯的问题,“你去订机票,27号去,29号回程。”

池振峯略作思忖,便也听命,兴许这样安排未尝不可,至少好过贺煜再像去年那样,关在房里独自饮恨悲痛。

池振峯暂且离去,贺煜也走到窗边,透着落地窗俯视下面的景物,一会拿起烟来抽,这一年多,他更加烟不离手了。

“蹬蹬蹬——”

忽然,一阵高跟鞋声响起,贺煜剑眉一蹙,并没回头。

来人慢慢走近,停在他的身侧。

“东西放在桌上就行了。”贺煜语气冷得像冰,人家才来,他就下逐客令。

不错,这来人的确不受他的欢迎,她是李晓彤!

打自离婚案后,她又和他有了交集,得知凌语芊遇上空难,她更是处心积虑、不折不挠地与他扯上关系,她借助叔叔为她建立的公司,和贺氏合作,她还利用她了得的法律知识,继续为贺氏负责某些相关案件。

贺煜并不拒绝,既然她主动贴上门来,给他带来好处,他岂有不接受之理?她打着什么鬼主意,他清楚,但他不会让她得逞。

所以,这一年李晓彤同样不好过,但她坚持不懈,苦苦支撑着,她想终有一天他会被打动,毕竟,那个最关键的人已经不在人世!

“听伯母说你最近又开始酗酒,为什么呢?”李晓彤仰望着贺煜煞是好看迷人的侧脸,语气关切地道出。

贺煜却充而不闻,继续自个吸着烟,看着窗外。

“她们的离去,我知道这给你造成很大的打击,你很愧悔,但一切已成定局,我想她们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的吧?”李晓彤眼神更加眷恋。

可惜,贺煜还是不瞅不睬,当她透明。

故她心里很难受,极难堪,不过,她没有放弃,这样的局面她又不是第一次面对,在他面前,她早已经没了尊严和自我,路是她决定要这么走,那么,她得走下去。

她继续含情脉脉,蓦然伸出手,从侧面搂住他精壮的腰腹。

贺煜身体先是一僵,冷冷的怒斥跟着发出,“放——手!”

李晓彤非但不依从,还抱得紧紧的,整个身子无比亲密地贴在他的身上,低吟出声,“贺煜,我们忘记过去吧,我们重新在一起好吗?我不比她差,我对你的爱不会比她少,我还可以为你生儿育女,她能给你的,我都可以,都可以的。”

“哼哈哈……”

一声冷笑,在这冰冷的空气里骤然响了起来,贺煜勾着唇,满眼不屑和轻蔑的神色。

“只要你别再自个折磨,我什么都愿意做,我们重头来过吧,我们当做她没出现过,其实,那几年我们过得挺好的,没有她,你一样很快乐,我们观点相似,思想一致,更适合在一起,对不对?对不对?”李晓彤不理他的嘲笑,继续着她的恳求,她已陷得不可自拔,再也顾不得其他,她只想,和他在一起。

无奈,多情终被无情毁,他只有一颗心,早在六年前给了一个叫做凌语芊的小女人,尽管这颗心很痛很痛,但仍坚持为她跳跃着,只有她,才能让它苏醒和跳动。至于其他的女人,休想取代她,她是独一无二的,任何人都妄想来取代,他才不准任何人把她从他脑海记忆里剔除!

故而,他回了李晓彤一个无情的叱喝。

“滚!”

那决裂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让人心碎,也让人,不得不听命。

李晓彤咬唇,满眼哀痛,犹豫挣扎了一会,终还是依依不舍地松开手,站直身子。

“以后还想出现在我的面前,那就给我收起你的痴心妄想,你打着什么算盘,我清楚!但你休想得逞,即便她死了,也没人可以取代她的地位,而你,更是不可能,不可能明白不?”贺煜终于正眼看来,却是一种冰冷无情的瞥视,那两道凌厉的视线,宛若两把尖刀狠狠插入李晓彤的心窝。

李晓彤高挑纤细的身子,禁不住打了一个踉跄,她极力支撑,总算稳住没有跌倒,眼泪已经冲上她的眸眶,她神色哀切,隔着悲痛的泪水望着他,这个令她陷得不可自拔却又伤她痛彻心扉的男人。

许久许久,直到他转身走向他的办公桌,她也才扭头,掩脸而去。

整个宽阔的空间,趋向死一般的沉寂,静得,一切万物似乎都停止了生命。

贺煜再次打开抽屉,取出木马玩具,深邃的黑瞳一瞬不瞬地紧盯着,不久,突然想到什么有趣的画面似的,唇角往上扬起,他看得更加入神,更加痴呆……

——

美国

自从接到ms—arlene的通知后,凌家小小的套间,弥漫在愁云惨雾当中。

除了不知情的凌语薇和不谙世事的琰琰依然无忧无虑,凌母和凌语芊则忧心忡忡,诚惶诚恐。其中,又算凌母尤为严重。

这天,凌语芊心血来潮,把jean邀请来家中做客,说是做客,其实就是让母亲煮一顿丰盛的晚餐,大家一起分享、团聚。

jean早在电话中得知凌语芊即将执行任务,除了不断安慰和鼓励凌语芊,还不忘传授她一些经验,如今面对面,她更是不遗余力地给凌语芊打气。

jean在下午四点多就过来了,一直窝在凌语芊的卧室,先是打量着这虽小却不失温馨幽雅的卧室,然后盘膝坐在床上,与凌语芊手拉手。

“jane,别怕,不会有事的。”她重复着这句说过n次的安慰话语。

凌语芊感激一笑,忽然从床头柜那拿起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整齐排放着三条款式一样的复古水晶手链。她拿起其中一条,递给jean,“前天逛街时看到,觉得还不错,送你。”

jean接过,先是愉悦地欣赏一下,看向盒子里另外两条,疑问,“你买了三条一模一样的,第三条,是送给谁的?”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