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妙!绝!真相了!(2/2)

麦克怔然,不语。

“麦克——”

“请问,这位是谁?”麦克忽然指了指贺煜,面容恢复冷肃。

凌语芊略顿,如实回答,“我丈夫。”

“哦?我记得,当年好像是一个日本人把你弄走的,还是个杀手。”

“呃,是!不过……”凌语芊及时挽住贺煜有点儿紧绷的手臂,柔情蜜意地道,“他才是我丈夫,我爱的人,是他。对了麦克,你能否先帮我联系ms。arlene?我真的有急事找她帮忙。”

麦克再沉吟片刻,掏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收线后,总算说了出来,“ms。今晚正好过来,就在隔壁的化妆间,以前你也在那里化妆过的。”

凌语芊听罢,惊喜意外中不禁目瞪口呆,当年某些情景立刻就涌上了脑海,不过,不容她多想,麦克已从办公桌后出来,她便赶忙冲贺煜示意一下,一起跟麦克朝外走,不久,来到一间芬兰绚丽的房间,正是当年她呆过的独特化妆室。

化妆室本来挺大的,却由于凌语芊、贺煜和麦克的进内,略显拥挤窄小起来,当ms。arlene高深莫测的双眼盯着凌语芊看时,更是让凌语芊无法克制地打了一个哆嗦,怯怯地回望着ms。arlene。

岁月的流逝并没有在ms。arlene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算起来,ms。已过50了吧,但依然美艳动人,风韵犹在,而且,最让人无法忽视的,是那浑然天成的慑人气场!

尽管已经脱离组织,凌语芊依然记得ms。arlene当年是如何强势地训练她,牵制她,甚至威胁她!

故她费了好大的劲头,总算压住慌乱,开启对话,“ms。arlene!”

ms。arlene继续对她审视了一会,淡笑,“jane,别来无恙吧?”

“托夫人的福,我过得还可以。夫人呢?一切也都安好吧?”凌语芊继续客气地问候着,见她视线突然转向贺煜,顺势介绍,“这是我丈夫,叫贺煜。”

沉默多时的贺煜,终于发出 第 301 章 团再无任何关系!”

最后一句话,让ms。arlene不悦地皱起了眉头,瞅着贺煜,半响,目光重返凌语芊的身上,突然啧啧赞叹出来,“其实,当年我有点后悔和那个日本人交易,你真是个很好的杀人工具,我花费那么人力物力培养你,真不该就那样把你放掉。”

凌语芊花容陡然一变,惊惧再度袭上心头来。

贺煜长臂一挥,把她搂入怀中,继续冷冷地对ms。arlene道,“请你,回答我刚才的话。”

然而,ms。arlene可不是普通人,不为贺煜威胁,意味深长地自顾道,“当年那个日本小伙子,可比你会做人很多。”

见这个该死的女人三番四次别有用意地提起野田骏一,贺煜打心里不爽,嗓子不自觉地拔高了,“废话少说,赶紧给我回正题!”

ms。arlene尽管还是不满意他的态度,但她终究把钱放在第一位,便也先回到主题,答应贺煜的要求,还跟贺煜约好明天就去见wall—gill。

整件事都做好安排后,ms。arlene又拉着凌语芊聊天,语气依然耐人寻味,“你嫁了一个好老公。”

曾经,在凌语芊印象里,她是一个冷漠寡言的头目,眼中只有钱,即便偶尔关注大家,也是为最终利益着想,所以,如今她这样,让凌语芊大觉意外,只讷讷地点头,一个劲地微笑,不怎么说话,直到她又谈及野田骏一时,才忍不住问了句,“ms。arlene最近有和他交涉过吗?”

ms。arlene稍顿,反问,“你呢?你们多久没联系了?”

“呃,有一段时间了。”

ms。arlene眉头挑了挑,忽然也告知,“他和我的约定,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你是指,他已经帮你杀了6个目标?”

“嗯!上个月最后一宗。”

上个月……那不是野田宏代野田骏一到中国和自己谈解除婚姻的时候吗?野田骏一没有出现,是因为执行任务了?那他没什么吧?凌语芊正欲继续追问下去,不料被贺煜截住。

贺煜突然拿出高峻的相片,问ms。arlene,“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ms。arlene看罢,面色变了变,表情就和wall—gill当时的一样,看来,她是认识了!

凌语芊便也暂且放下野田骏一的事,追问。

ms。arlene还是不答,反问他们因何追查。

凌语芊看了看贺煜,让他做决定,贺煜不作隐瞒,之前怎么告诉wall—gill,也那样告诉ms。arlene,为了让这个唯利是图的女人尽快说明,他不惜又砸下重金。

果然,ms。arlene回答了,“我见过他父亲。”

父亲?和wall—gill说的一样!

“那他父亲叫什么?”

不愧是两夫妻,贺煜和凌语芊几乎是异口同声,问罢还很有默契地相视一下。

ms。arlene则继续相告,“具体叫什么名字,我倒是忘记了,我只记得,他是个空军上尉,很能干,但由于性取向不正常,一直没有受到好的对待。”

空军上尉!同性恋者!

这……

凌语芊已经目瞪口呆,贺煜毕竟见惯各种事例,略作怔愣后,问道,“他后来是怎么结婚的?他现在住哪?”

“不知道,当初有人给钱我杀一个目标人物,正是曾经和他有过一腿,或者,我回头问问那雇主,看知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对了,既然他是同性恋者,那为什么还和高峻的母亲结婚,还生下高峻。他现在人呢,又去了哪?贺煜,其实我们可以从高峻母亲入手,我们只要调查他母亲,就能查出高峻父亲的消息,最好能拿到相片,有了一模一样的相片,高峻想抵赖都难!”

------题外话------

嗷嗷,大家好像还没凑够月票?那先每天给紫投投年会票哟,只要是潇湘书院的vip会员都有权利参与投票,每个会员每天有【10票】可以投。亲们每天来看更新时劳烦顺便给紫投投年会票。投票办法:电脑看书的亲们,在《蚀骨沉沦》的封面图上(黄色部分,直接点击投票即可)。手机看书的姐妹则到在本书《蚀骨沉沦》简介下方横幅(也是黄色的,也是直接点击)。劳烦劳烦,多谢多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