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独一无二的尊享,给我最爱的女人!(1/2)

“嘀——嘀——”

回到办公室的贺煜,电话响起,一看手机屏幕上的熟悉人名,冷峻的面庞立现柔缓,刻不容缓地按下接通键。

“老公——”

呵呵,这小东西,有时候撒起娇来,真能让人甜到心里去。

“记者会开完了吧?一切顺利吧?”

“你说呢?”他走到落地窗边,俯视着下面的车水马龙。

“我说啊,一定顺利,我老公哦,没事能难倒他的。”

呵呵——

“是的,老公想操你时,更是毫无困难。”

“呃——坏蛋,干嘛总是想到这方面去。”

“谁让坏蛋家中有个勾魂夺魄的小妖精,对坏蛋下了蛊毒,让坏蛋无时无刻不对她着迷沉沦呢。”在小女人的面前,他也越来越会说情话,说起情话一点都不赖,大概也只有她,才能有幸体会到他如此非凡的一面。

所以,小女人尽管娇羞不已,但也甜蜜不已,他说她是勾魂夺魄的小妖精,他何尝不像一种摆脱不掉的毒药,令她鬼迷心窍,整颗心只想着他,念着他,恋着他,一辈子——

这时,池振峯进来了,贺煜见到他,想起一件事,不禁对凌语芊道,“晚上我和昊宇他们吃饭,你想不想来?”

约莫几秒,凌语芊才回应,“好啊,我带琰琰去。”

“嗯,我回头跟保镖说,让他们载你过来。”

“好,那先这样了,你一定很多事情要做,先忙吧。”

“亲一口!”在她挂线之前,男人及时提出一个要求。

吁——

空气里紧接着响起一阵抽气声,发自池振峯,被贺煜这无赖的一面震到了。

贺煜却视若无睹,注意力继续集中在电话里头,收到那端传来的响亮的吻声,他邪魅地勾起唇角,然后,挂线,转为打给血枭雄狮,简短精要的交代一番,再次收线,这才看向池振峯,半眯一下眼睛,似乎在嗤哼振峯的大惊小怪。

池振峯定了定神,讪讪地笑了笑,在贺煜走回办公桌后,他也跟着在贺煜对面坐下,开始汇报记者会的后续工作,完毕,转到工作上。

虽然距离贺煜正式离开公司还有半个月,但这毕竟不是普通的员工离职,他是一个大总裁,掌管着整个贺氏生死存亡的领导者,这一走,可不是简单的事,需要交接的工作,可多着。

“对了总裁,我刚才见到高峻召集了人马过去会议室,估计在讨论与你有关的事。你这一走,高峻就顺理成章接管了这个位置,我想接下来的十几天,他会趁机发出刁难的。”池振峯边整理分类着文件,边汇报着,对贺煜执意辞职一事,他已不再纠结,专心投入帮贺煜着手接下来的交接事项。

贺煜则抿了抿唇,表示他已听到振峯的话,继续沉默寡言地批阅整理着文档,一直忙碌到将近六点钟,他又给血枭雄狮打通电话,得知凌语芊和琰琰在安全出发的路上,便也彻底停下工作,与池振峯离开公司,直达会餐的大酒店,在门口处,等候他的小女人和儿子。

小女人身着一袭水蓝色的灯笼裙,飘逸脱俗,脸上薄施脂粉,长发飘飘,依然美得不可万物,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勾心的气息。

贺煜一双鹰眸因此更黑更亮,阔步迎上前,大手自然落在她的小蛮腰上,不着痕迹的在她翘起的丰臀轻捏了一把,贴着她的耳畔低吟,“穿得这么迷人惹火,引老公犯罪啊。”

凌语芊略微颤了颤,媚眼一眯,妩媚地应,“嗯,小妖精要勾老公的魂,夺老公的魄。”

呵呵——

这小东西!

压住又想冲她说出平日那句爆粗的情话,贺煜勾了勾唇,搭在她腰间的大手紧了一些,另一手牵住琰琰,正式踏进酒店,进入那间钦定的雅房。

其他人也已抵达,尽管大家都见过凌语芊很多次,但每次一见,都忍不住为她出尘脱俗的美着迷,直到他们的老大发出不悦的瞪视,才意犹未尽地收回目光。

紧接着,肖逸凡取出一个袋子,朝凌语芊递了过来,温柔地道,“语芊,上次贺煜在演唱会上唱的歌,后期制作已经弄好了,这碟片,你收着。”

哇——

众人一听,无不欢呼呐喊。

贺煜则面容一囧,长臂挥出接过袋子,打开,取出里面的物品。

靠!

竟然把他的头像也印上去了!

还有,那些字……

献给我最爱的女人——冷面总裁贺煜处女献唱,独一无二的尊享。

“哇塞,帅毙了!逸凡你果然够朋友,帮老大弄得这么震撼,真他妈的有魅力啊!偶像!”

不知几时,顽皮的李承泽跑到贺煜背后来,看到碟片上的精美制作,忍不住夸张尖叫,狂吹口哨。

贺煜俊颜又是微微一讷,给了李承泽一记白眼,收回视线时,刚好扫过旁边的凌语芊,不禁将手略微伸出一些,让她也看到碟片上的画面。

刹那间,凌语芊也被深深震住。

她首先看到的,是那张放大的相片,那是他的侧脸,经过专门的ps加刨光制作,整个轮廓更是难以言表的深邃、完美,魅力无法挡。还有那些字,最爱的,独一无二的……李承泽说的没错,逸凡真好,做出这么罕见的一张碟片。

当初,贺煜在那场演唱会上的献唱,肖逸凡早有准备录了下来,还说会弄成碟片让她日后回味和永久收藏。她本以为他当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想不到当真如此,还弄成这么唯美的碟片,就像真的明星出碟那样,区别的是,这张歌碟专属于自己,这个举世无双的“歌星”,是为自己而唱的!

嘻嘻,好幸福哦,自己真幸福!

好一会,凌语芊抬起眸来,迎上身边的男人,柔情蜜意地望着他俊美绝伦的面容,然后,望进他深情满布的眸瞳里去,翘起樱唇,幸福地笑了。

贺煜也不自觉地勾了勾唇角,少顷,转向肖逸凡,由衷道出一声谢谢!

肖逸凡但笑,不语。

至于李承泽,已经回到自个的座位,又是淘气地调侃道,“老大确实应该感谢逸凡,你瞧,小嫂子笑得如花般灿烂,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遭此揶揄,凌语芊俏脸泛红,急忙低首,继续集中注意力在那令她深深着迷的碟片上。

琰琰也嚷着要看,她索性从贺煜手中拿了过来,与琰琰一起欣赏,边看边回忆当时的情景,真狠不得立刻就回家播放,再次让那好听动人的歌声萦绕耳际,体会那份独有的深情。

恰好,何志鹏提出不如先在这里播放一下,其他人也纷纷附和,但立刻遭到贺煜的拒绝。笑话,那是他为他的小女人唱的,那天演唱会上是不得已,才让他们饱了耳福,如今这个碟片,除了自己和小女人,谁都别想碰!

为了打消这些混小子的痴心妄想,贺煜把话题转到了工作上,大家心知无法勉强,便也作罢,提及今天的记者会。

接下来,众人滔滔不绝,你问我答,你说我接,你争我辩,凌语芊也从中了解到一些情况,特别是当他们谈到高峻的身世,谈到这次去美国,贺煜前前后后总共又付出的那二十多亿时,她更是深深体会到他对她的爱,感动之余,忍不住内疚,焦急地望着他,打算说点什么,却嘴唇颤来颤去,不知道怎么说好。

就在此时,贺煜的手机响起,他接通,谈了几句,挂线,然后对大家说,“跃天建设的老何说他就在附近,刚好看到我的车子,大概五分钟后来这里。”

“跃天建设的老何?那个创始人何忠义吗?跃天建设在房地产这块一直与贺氏明争暗斗,他怎么会来见老大?”

“估计是知道大哥离开贺氏集团,故意来踩一脚吧。”何志鹏用他侦探的思维来猜测。

其他几人,也纷纷暗忖,凌语芊冰凉的小手迅速握住贺煜的大手,焦虑又担忧。

贺煜冲她微微一笑,示意她不用担心,对这个何忠义的来临,他可是有另一种看法呢。

不到五分钟,敲门声传来,正是那何忠义!

李承泽去开门,表情不悦地瞅着他。

何忠义回以呵笑,面对贺煜时更是满脸讨好和谄媚。原来,他并非来落井下石的,而是……想聘用贺煜当他公司的ceo,高薪聘用!

薪水十亿元一年!

这对一个ceo来说,真的算是非常高的薪水,当然,贺煜物有所值。谁不知道贺煜的生意能力,谁不知道贺煜在贺氏的丰功伟绩,一年下来为贺氏集团可是创作了无数个十亿呢!何况,这身为竞争对手,把贺煜挖过去,目的显而预见嘛!

“外界对贺总辞职一事,猜测议论纷纷,不管怎样,老何我坚持认为那是贺老先生老糊涂了,竟然放走贺总你这个金矿,根本就是贺氏的一个极大损失嘛!”何忠义继续恭维地拍着马屁,脸上的笑容也一直没有断过。

突然,昊宇冷不防地插了一口,“何老,俗话说做事有分先后,今晚是我宴请贺总,你老人家却半途踩只脚进来,这不合规矩!”

呃——

何忠义即时被昊宇这话震动到。宴请?难道这个昊宇也想聘请贺煜?可是,中天集团不是贺煜在外面私搞的生意吗?

本来,何忠义也想到,贺煜这次退出贺氏集团,可能会索性去掌管中天集团,但他又觉得,万一贺煜还是不想让人知道中天的背景呢?所以,他才一直派人跟着贺煜,得知贺煜到这里吃饭,便迅速赶过来了。

“我们中天给贺总的价格可是何老的两倍呢。”李承泽忽然也意味深长地道。

两倍?那就是,年薪20亿?

一听这个巨额数字,何忠义忍不住心头大颤,然而,想到贺煜为贺氏集团创造出无穷尽的财富,便也横下心,笑呵呵地对贺煜道,“价格方面,贺总要是觉得不满意,咱们可以再谈,贺总的能力,不是价格能衡量的,老何我是爱才之人,自是不会拘泥于钱财方面,贺总帮我们公司盈利的话,花红什么的,都不成问题的。”

说着,他又看了看贺煜身边的凌语芊和琰琰,继续道,“据闻贺总是个极为疼爱和重视妻儿的好男人,工作时间方面,也会随贺总安排,绝不会妨碍到贺总与尊夫人享受快乐时光。”

嗷嗷,真是够诚意的!

本是为贺煜忧心的凌语芊,一听何忠义开出这么好的条件,忍不住心动了,暗暗扯了一下贺煜的袖子,示意他,值得考虑。

贺煜回她邪魅一笑,继而,看向何忠义,并不给以回复,而是这样漫不经心地道,“何老,今晚是我和家人朋友聚餐的时光,我不想谈公事,何老要是还没吃饱,大可坐下一起吃,我无任欢迎。”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