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雨之欢水乳融合,抚平她的伤痛(万更求票(1/2)

“卖糖葫芦喽,又香又甜又脆的糖葫芦,五元一窜,买一送一,走过路过不容错过……”

清脆响亮的吆喝声猛然响起,将冯采蓝从悲切凄然的回忆中拉回了现实,顺着喊声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红彤彤的冰一糖葫芦,整个人于是为之一振,不由自主地抬步走了过去。

小贩老伯见到她,迫不及待地招呼,“大姑娘,买冰一糖葫芦吧,来,五元,买一送一。”

“麻烦给我四窜。”冯采蓝掏出一张十元纸币,递给老伯。

老伯边接住边高兴地说了声好咧,动作熟稔地拔下四支糖葫芦,放到小袋子里,递给冯采蓝。

冯采蓝接过,转身走到路边,截住一辆的士,半小时后,回到芊园。

客厅里灯火辉明,大伙正集在聊谈着,见到冯采蓝这么早回来,凌语芊大觉意外,“采蓝,你不是约了初中同学吗?怎么不多聊一会,这么早就回来,对了,你吃过晚饭没?”

“嗯,吃过。”冯采蓝缓缓走到她的面前,扬起手中的透明袋子,然后,取出一根递给她,“吃了它,一切烦恼伤悲都会消散,恢复好心情!”

看着鲜艳欲滴、可口甜蜜的糖葫芦,凌语芊并没立刻接过,而是先忆起了一些往事。

曾经,每次她不开心,采蓝总会去买冰一糖葫芦给她吃,还跟她讲了一个关于山楂的传说:

很久以前,渔村里有个美丽善良的小姑娘,自小很爱笑,直到有一天,父母出海意外身亡,小姑娘脸上再也不见笑容,终日以泪洗脸,早晚都会跑去海边痛哭,惊动了海的女儿,于是在海边洒下一颗种子,慢慢发芽长大,然后开花结果,海的女儿化身成一个女孩,教导小姑娘把果子摘回去洗干净,做成糖葫芦,小姑娘吃后,不再哭了,甜美的笑容重现脸上,从此,小姑娘继续整弄糖葫芦,谁家有人难过就给送过去,后来,那个渔村再也没人伤心落泪过。

她查过很多书籍,都没有这样关于山楂的传说,但采蓝又说,书籍不记载不代表不存在,总之,吃了冰一糖葫芦,一切痛苦会忘记,一切烦恼会消失,整个人会变得快乐起来。

“谢谢你,采蓝。”凌语芊终于接住冰一糖葫芦,由衷地道谢。

冯采蓝粲齿一笑,把余下的递给凌语薇和琰琰,注意力继续停在凌语芊身上,沉吟数秒,意有所指地道,“其实,有时候一些意外说不定会阻挡一些灾难,有时你看到的,并非最坏的,总之,你要记住,你是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即便老天要给你灾难,也是因为它要阻拦另一个更大更严重的劫难,它已经尽可能地给你保佑了。”

凌语芊听得不是很懂,但能确定的是,采蓝在安慰她,想她重新快乐起来,故她继续对采蓝感激一望后,举起糖葫芦,放进口中咬了一颗,接着,递回给采蓝,“你也吃,这样你也会快乐起来。”

“采蓝姐姐,这儿还有一窜呢。妈妈说不要,姐夫也不要。”凌语薇猛然也嚷道,她和琰琰也都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了。

冯采蓝于是看向薇薇,接了过来,期间,下意识地朝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贺煜瞧瞧,即时被贺煜眼里发出的某种异样光芒吓到,赶忙心虚地别开脸,然后,目光紧锁凌语芊,再也不敢看贺煜。

接下来,大家一起逗留到九点钟左右,解散,各自回房。

凌语芊先是哄琰琰睡,贺煜紧跟随,陪她一起把琰琰哄睡过去了,带她回到两人的主卧室。

一关上门,他就从背后抱住她,嘴唇贴着她的耳朵,温柔暧昧地道,“老公帮你洗澡?咱们洗鸳鸯浴。”

凌语芊身体立刻僵硬,眼见他开始在她身上抚摸起来,她本能地抗拒。

这回,轮到贺煜微微一震,数秒,抚摸的动作继续,还伸出龙舌舔在她小巧的耳垂上,挑起她的敏感点。

凌语芊不由自主起反应,但由于某个阴影仍无法消除,她猛地加大挣扎力度,且伴随着吼叫,“贺煜,我不想,不想做,别碰我,别靠近我,放开我!”

贺煜更如遭五雷轰顶,本能地松开了手,眼睁睁地看着她快速走向衣柜,取出睡衣又奔进浴室,伴随着一道响亮的关门声,他满眼看到的,是紧闭的浴室大门。

原来,他高兴得太早了!

她还是无法从这段伤痛中出来,尽管他对她百般呵护,尽管今天每次他打电话回来时她都在说她没事,说她爱他,尽管晚餐她如常进食,吃后和大家一起坐在客厅聊谈,尽管,她吃了冯采蓝买的糖葫芦,可她心中的悲愁沉痛依然无法消除!

她对他的亲热,极力抗拒,前所未有的抗拒!

不,她不能这样,就算,他可以给她一些时间,自个忍住需求,但他不能让她继续沉浸在这种漫无边际、无法估算的巨痛当中!

怎么办?他得怎样才能把她解救出来?他是她的男人,是她的丈夫,他有义务和责任保护她远离伤痛,务必!

贺煜继续盯着紧闭的门,苦苦冥思着,刚好裤袋里的手机震动,他忽视不理,直到震动不断持续,他正忆起某种重要的事,便也速度掏出手机,接通。

果然是何志鹏,跟他汇报今天的事。

早上,窃听到一个女人约冯采蓝傍晚六点钟见面,他于是吩咐何志鹏跟踪,发现冯采蓝进入一间名叫天雅的俱乐部,本以为凭借窃听器可以听到她们的对话内容,谁知机器像是遭到干扰似的,竟只有沙沙作响,完全覆盖了说话声,后来一查,才知道,她们约在桑拿房见面,晓得利用高温的蒸汽干扰窃听效果预防被窃听,他只好叫何志鹏想办法处理,如今,总算有了结果!

竟然是李晓彤!

这该下地狱的恶毒女人,想要芊芊永远不孕!

似乎感应到那股强劲的愤怒,何志鹏急忙劝抚,“大哥,你先别冲动,别打草惊蛇,根据她们的对话,这个事故只是一个小插曲,真正的大戏,是高峻!采蓝果然真的是高峻派来的,还有,李晓彤说的那个冯采蓝的亲人是个关键,难道冯采蓝的母亲并没有死?他们利用她母亲要挟她?可是,她大可告诉大嫂和你,你们会帮她的呀!”

随着何志鹏的述说,贺煜也慢慢降下怒火。

何志鹏仿佛又感应到了,趁势继续劝解,“反正她们已经认定大嫂不孕,不会再加害大嫂,我们暂且当做不知道这件事。大哥,你放心,这些坏人,将来等到时机成熟了,再一一收拾也不迟。”

贺煜眉头深深一皱,正准备做声,背后却忽然响起了开门声,于是赫然停止。

“大哥,你在听吗?大哥……”

“嗯!”

“那你打算把这事告诉大嫂吗?还是继续蒙着对吧?”见贺煜久不回答,何志鵬想到一个可能性,“难道大嫂在身边?大哥现在不方便说话?”

“嗯!”贺煜又是轻轻一应。

“哦,那今天先这样,反正这事算是解决、落簿,明天等你方便,咱们再谈。”

“行!”贺煜第三次回出简短单字,缓缓移下手机,挂断。

经过刚才在里面的一些沉思,凌语芊理智恢复平常,脚步迟缓地走近他,表情讷讷,嗫嚅道,“我……洗好了,你去吧。”

贺煜回望着她,忍住再伸手去碰她的冲动,约莫十来秒,便也从她身边走过,拿睡衣进浴室。

凌语芊回到床上,两脚垂地坐于床沿,呆呆环视着四周围,偶尔美目忍不住往浴室门口瞄,就此神思恍惚心不在焉,直到门开了,那高大的人影映入眼帘,她赶忙抬起脚,躺下床,拉起被子盖住身体。

贺煜留意到她的举动,不禁在心中苦笑连连,慢慢走近后,也跨上床,躺在她的旁边。

嗯——

凌语芊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整个身子不自觉地蜷缩起来,甚至还本能地往床外挪动着。

“好了,再过去就掉下床了!”

贺煜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提醒,低沉醇厚的嗓音透着些许戏谑。

凌语芊顿时更是全身僵硬,直到一只熟悉的手臂横跨过来,她才又动,挣扎。

“老公不是想做那事,只想抱抱你,往日都是老公抱着你睡的呀。”贺煜语气已经转向郑重和正经。

凌语芊不再抗拒,但身体依然紧绷,一会发觉他并没其他动静,才缓缓松开来。

贺煜于是把她拧转过来,看着她,若无其事地问,“明天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你吃饭之前问过了。”凌语芊也马上回道。

呵呵——是吗?可假如不这么说,他不知道要跟她说什么,他担心她会不会又起挣扎。

故接下来,他先静默,目不转睛凝望着她绝美迷人的小脸,直到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低下了头。

“爱你,小东西,老公爱你!很爱很爱,非常非常地爱,任何词语都形容不完我对你的爱!”他又是说得情真意切,身体往前趋一些,贴紧她。

凌语芊尽管不给反应,却耳边回荡萦绕的全是他的爱语。

“对了,昨天我不是去了老爷爷蚵仔煎店吗?老奶奶说起了当年的情景,她说她就知道最终得到你的是我,说我们是命定伴侣,注定要走一辈子的,将来也会像她和老爷爷那样,白头偕老!”贺煜继续找着话题,谈起很多关于以前的事,虽然当年和她从相识到相恋只短短几月,但发生经历的事情却各种各样,欢喜悲愁、感动震撼一样不少。

凌语芊听得陶醉和入迷,随着他说的每件事,她的思绪也迅速转移,慢慢的,整个心思被美好的回忆占据。

贺煜暗暗打量着她,觉察到了她的放松,话题不由一转,回到现时,嘴唇出其不意地在她耳廓舔吻几下,嗓子也低了不少,“我今晚回来途中,在便利店买了套套,我们一直没用过套套,其实应该试一下,说不定这又是一种很棒的不同体验,我把所有类型的都买了,有普通型,异型,颗粒型,螺纹型,而且,有爽滑快感的,有激情热感的,每个牌子都有,宝贝,以后我们可以随意用!”

噢——

凌语芊满脑海的美好回忆就此被这些中断,整个人顿时呆若木鸡!

“我还研究过,套套表层带了淡淡的花香,制造过程中加了消炎药与性兴奋延缓剂,这样不但能防止炎症,还能延长整个**过程,就像我们昨天上午那样,细水长流,轻柔缓慢的,却又极致舒服的。”贺煜再次引回到了昨天那次温柔欢爱上,企图勾起她的渴求。

结果也如他所愿,经过他整晚使尽浑身舒解开导安慰劝解后,凌语芊逐渐软化,再无刚才的失控,而是安静地躺在他怀中,即便当他试着轻轻触摸她,她也没有抗拒甚至挣扎。

太好了!

贺煜忍不住在心中大呼一声,事不宜迟大手来到她的下巴,托起她小小的脸蛋,结实粗砺的手指摩挲着上面一寸寸娇嫩细致,然后,低下头,吻住她!

唇舌交缠已发生过无数次,他晓得怎样挑起她的敏感和回应,就像他也晓得吻上她哪个部位会让她不堪击溃!

灵活火热的舌尖,煽情挑逗地掠过她美丽的锁骨,来到雪白柔软的胸前,动作开始转向恣意和狂野,卷住那颗娇美欲滴,配上极富技巧的大手轻柔又肆意,把她弄得娇喘连连,意乱情迷。

唔嗯——

撩人的嘤咛声,慢慢自凌语芊小嘴巴逸出来,美丽的容颜已经红潮满布,眼神迷离,雪白的身子更是艳粉芳芬,妖娆魅人。

贺煜喉结剧烈跳动,高大的身躯速度翻起,压在她的上面。

“贺煜——”

炽热和坚硬,让凌语芊即时又惊呼出来。

贺煜勾唇,邪魅至极,继续俯首吻在她的身上,沿着美丽平坦的小腹往下掠过,直至最刺激人心的核心地带。

凌语芊本能地收紧双腿。

“乖,放松,没事的,和以前一样,老公帮你做过很多次了呢,而且,这次会比以往都快乐,你只需静静享受,嗯?”低沉的嗓音,像是砂砾中冒出来,却又温柔至极。

说罢,贺煜轻轻掰开她洁白无瑕的腿儿,立刻又被那美丽的景致炫得鹰眸似火,烈烈燃烧起来。

只见那……(和一谐社会伤不起,网络版省略)……散发着一阵阵撩人的幽香,深深刺激着他的感官世界,立即掀起了一股狂肆恣的劲儿。

不过,考虑到目前的特殊状况,他不敢吓到她,而是极尽轻柔地,慢慢埋头下去。

(和谐社会伤不起,一千字春光无限旖旎就此被卡擦掉,无法上传了,泪……)

说罢,他在她美丽的耳垂一舔,又在她红潮遍布的面颊宠溺一吻,长臂往外一伸,拿起一只避孕套,撕开包装袋,套到……一切动作非常熟稔,快速!

当他搞定,注意力回到身下人儿,发觉她面色有异,脑海不由得灵光一现,该死,她这是想到他曾经带套和李晓彤做过吗?压住心头大颤,他刻不容缓……

噢——

结果如他所愿,小女人被此狂猛一塞,四肢百骸都麻醉瘫软了,因为某件悲痛往事而刚刚萌生的失落惆怅之情也随之顿失,变得心猿意马,意乱情迷,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是他的影子,是彼此间的契合交融!

(人家才不管你精华不精华部分,反正就是得继续和谐,1500字又卡擦掉无法上传,亲们自行想象啊,实在想象不了,找我!)

贺煜,贺煜……

她不断呐喊着他的名字,修长的**自动攀上他精壮的腰腹,本能地朝他贴近。

小东西,饿坏了吧,这下再也不记得那些不开心了吧,你瞧,多棒,要是你怀孕了,就无法随时尝试这样的体会,所以,咱们不要宝宝了,咱们要永远地过二人世界,以后只要你想,老公随时带你体验,像前天,你要,老公马上奉陪。

她越是反应明显,他越是疯狂激烈,本还打算细水长流的,结果却是狂风暴雨,肆意横扫,一波接一波的高朝引得她浑身战栗,收缩又收缩!

呼呼,呼呼……

她不断喘着娇气,不断呐喊着他的名字,这个男人,很厉害,每次总能带给她不一样的感受,而且,一次比一次震撼、舒服!

(人家才不管你对着键盘敲打得多辛苦,反正就是继续得和谐,嗷嗷,又少传1千字,算算总共卡擦掉多少了?)

呵呵——真是个乖丫头,乖得,让他神勇无比!

“呜呜,贺煜,贺煜……”

他开始了,缓慢又急促,就像昨天早上的一样,一下深,一下浅,旋转,翻滚,每一次,都带给她**至极的体验。

在这期间,贺煜何尝不是爽到极点,本来,刚才带套,由于摩擦,由于就不经历,他几乎有点扛不住,差点要那个出来,如今褪去那层阻隔,他又恢复了持久耐力,相比下来,他还是喜欢这样直接亲密地与她契合,没有任何阻拦,他的每一寸,都直接感受到她的温热、滋润。

这辈子,他再强悍,再骁勇,也只会满足身下这个挚爱的小女人,她为他而生,他何尝不是为她而活。她与他,不管哪方面,都是宿命安排配对好的,就像现在的灵肉结合,也是那么的合称!

温和的战役,总是非常的持久,仿佛有一个世纪之久,那灼热刺骨的浓浆终于自他身内冲出,浇灌到她饥渴的花蕊上,温暖了整个花床!

卧室里,一片寂静,静得只有他们的粗噶和娇喘声。

“小东西,还好吗?”少顷,一声询问响起,温柔而怜爱,**未退。

凌语芊不做声,只紧紧抱住他,抱住这个给她身心淋漓痛快的男人!

“老公以后每天晚上都带你这样感受和体会好不好?”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