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 尘埃落定,强者为王(上)(1/2)

不久,救护车来了,还有两名医护人员,给冯采蓝检查过后,正式宣布冯采蓝已经离世。

凌语芊彻底绝望,全身瘫软,几乎要晕倒过去。

贺煜也满面沉痛,但还是保持着冷静和清醒,吩咐医生给囡囡也诊查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兴许这就是所谓的命不该绝,囡囡并没大碍,医生开了一些相关药物,做一些简要交代,然后,准备抬走冯采蓝去医院太平间安放。

凌语芊不同意,用力按住冯采蓝,不准医护人员动手。

贺煜拥住她,嗓音低柔地劝解,“乖,别这样,放手,让他们搬走。”

凌语芊不作声,态度坚决。

贺煜稍顿了顿,接着说,“采蓝是服毒自杀,得让医生好好处理一下,到时,我带你去太平间看看。”

“不,太平间那么冰冷,不要把采蓝放到那儿,她刚刚才说过很冷,怎能再将她搬去那个地方!我不准你们这样做,我不要和采蓝离开。”悲伤过度,凌语芊已经思维混乱。

贺煜看着她的模样,心疼难言。打自来到这里,前前后后将近半个小时,他目睹到她一直在哭,真恨不得立刻把她带离这儿,甚至将她弄晕,总之,就是得令她暂且摆脱这些悲痛的折磨。然而,他又不希望自己在她醒后遭到她的愤怒仇视甚至关系由此变得恶劣,特别是这种如履薄冰的多事之秋,自己每一步都得走得谨慎,故他只好忍痛打消这个念头,陪着她一起痛,耐心地规劝和安抚。

“芊芊,乖,听话,采蓝已经走了,她去了另一个世界,我们再也唤不醒她了,我想她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完成她的嘱托。首先,我们让医生把她带走,给她清洗干净,让她走得风光、体面。然后,是囡囡,你要帮采蓝照顾囡囡,再有,是高峻,采蓝为了对付高峻,不惜付出性命,我们不能白费她的一番心意。你,得镇定下来,得振作起来,让采蓝在天之灵得以安慰,好吗?小东西,听话,老公会陪你完成这些事项的。”他细细地低吟,不断轻吻着她略微发湿的发丝,几乎要乞求出来了。

终于,凌语芊有了反应,两手略微从冯采蓝身上移开。

贺煜趁机示意医护人员开始搬移,且在血枭雄狮的协助下,很快便将冯采蓝带走。

凌语芊被贺煜搂住,没有跟着前进,只静静地看着采蓝的遗体一点点地自视线里消失,眼泪顿时流得更凶。

贺煜带她走近囡囡,准备用囡囡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小妞儿还不明白人类的生离死别,只知道妈咪方才忽然睡过去,任由她如何呐喊都没有醒来,于是哭了,然后,在保姆的安抚下,总算停止了哭叫,但粉嫩嫩的小脸儿依然湿湿的,纯澈透亮的大眼睛也红红的,煞是惹人怜爱。

想到这么小就已经没了母亲,将来还有可能命运多舛,凌语芊简直心如刀割,疼惜怜悯,迅速将囡囡搂入怀。

囡囡先是安静片刻,稍会被弄得有点疼了,本能地挣扎,凌语芊这也才松开,抚摸呵护着她小小的身子,不停发出道歉。

“囡囡,对不起,姨姨把你弄疼了,姨姨给你呵呵,不疼不疼。”

“姨姨……姨姨疼囡囡,姨姨疼囡囡。”囡囡把那天母亲对她说的话叫喊出来。

惹得凌语芊更加心疼不已,随之反复呢喃着囡囡刚刚说过的话,温柔的手指也继续爱抚着囡囡,忽见囡囡戴在脖子上的护身符,即时再度失声痛哭。

这个护身符,不只是单纯的疼爱,还带着一个目的,但采蓝丝毫没有怀疑,直接当作是自己对囡囡的爱,这一对比,自己真是可恶,该死!

“囡囡平时都是你一个人负责带的?谢家的人有没有来过?譬如谢敬天。”这时,贺煜开口,对保姆发出询问。

“嗯,都是我带,谢先生没来过。”保姆如实回答,语气低低的,也为冯采蓝的死沉痛无比。

“他没来过?连囡囡搬进来的那天也出现过吗?”凌语芊突然也做声,想起采蓝在遗书上说过的某句话,悲愤异常,恨不得立刻就去揪出谢敬天,狠狠揍他一顿!

贺煜略微收了一下手臂,示意她别激动,继而,吩咐保姆,“接下来你继续用心照顾囡囡,除了谢家给你的工资,我会另外给你一笔钱,总之,你务必好好照顾囡囡,不准她有任何意外和闪失。”

保姆听罢,先是定定望着贺煜,然后,果敢地点头,大声地应是,态度非常客气和敬重。

对眼前这个外表非凡的男子,她刚才一直都有留意,他不像凌语芊那样悲痛欲绝和伤心痛哭,反而很冷静,很理智,那股时刻流露的气势让人望然生畏,但她心里还是很欣慰的,她想,冯小姐有他们,必会一路走好,囡囡也不用担心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不过,凌语芊却是反对出来,“不,我不能让囡囡继续留在这儿,我要带她走,我绝不让那梁芷琳再有机会虐待她!”

“语芊小姐说得没错,那个谢太太,要是再来欺负囡囡,我身为一个保姆,无能阻拦。”保姆也马上说出担忧。

贺煜镇定依旧,注视凌语芊,语气温柔地解释,“囡囡身份独特,这是谢家的屋子,采蓝当初和梁芷琳等人到底签过怎样的合同和约定,我们尚不清楚,故我认为,囡囡最好暂时先在这里。”

“我不管,我才不管这是谁的地方,总之,囡囡得跟我走,谢敬天那自私鬼,缩头乌龟,他才不配当囡囡的父亲,他跟囡囡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凌语芊说罢,重新把囡囡抱在怀中,抱得紧紧的,颇有谁也抢不走的决心。

贺煜清楚伤心过度的她暂时是不可能理智得下来,只好无奈地摇摇头,继续耐着性子道,“不管谢敬天有没有资格当囡囡的父亲,他注定是囡囡的父亲,芊芊,你乖,别激动,这只是暂时性的,我们先办理好采蓝的后事,然后去找谢敬天,囡囡以后会归我们养,但必须通过合法的手段,只有这样囡囡才能安心长大。至于梁芷琳,我当然不会让她再有机会伤害囡囡,断然不会!”

听到最后那句话,保姆彻底放心,便也转为规劝凌语芊,凌语芊怔愣了一会,总算依从了。

接下来,事不宜迟,贺煜吩咐大家封锁采蓝自杀身亡的消息,叫血枭雄狮帮忙收拾好房间,再对保姆叮嘱且保证一番,离开这座大屋。

贺煜带凌语芊坐上自己的车子,血枭雄狮跟随,这才说出一个担忧,“总裁,今天的事恐怕封锁不了,就算其他人不知道,但估计蒙不了高峻。”

“没事,他就算知道也搞不出什么玩意。”贺煜不以为然地回了一句,注意力重返凌语芊身上,搂住神思恍惚的她,再次啄吻她的头发、脸颊,甚至深埋在她颈窝上。

“贺煜,我想去医院看看采蓝。”凌语芊蓦然发话,一副麻木的样子。

贺煜脊背倏忽一僵,抬起头来,反对,“先别去,他们应该还没有搞好,我们别去打扰,让他们慢慢整理,明天吧,明天我带你去,看完后我们去找谢敬天。乖,听话。”

凌语芊便不坚持,失魂落魄,重新沉默下来。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