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 剩下的,只有火热缠绵!(1/2)

哪一个人,哪一双眼

不需要爱人的安慰

哪一颗心,哪一份情

不想要牵手到明天

情若似花开花谢

爱终究沧海桑田

别问我该如何

才会到永远

看世间缘起缘灭

莫笑我无怨无悔

谁又懂怎样爱

才是真永远

我看不见,我听不见

天长地久的诺言

我只看见,我只听见

曾经拥有的缠绵

……

(摘自刘德华的一首「真永远」,亲们不妨找来听听?体会芊芊的悲痛)

……

哀婉伤感的情歌,百听不厌,不知几时开始,她迷恋上他的歌,从那低沉醇厚的嗓音唱出来的一个个歌词别具意义,凝聚着他对她的深情和厚爱,比这世上任何歌曲都来得动听和感人,叫她无法抑制地陶醉、沉迷,然而此刻,她绝色的容颜再也不见以往的甜笑幸福,而是被连绵不断的泪水冲刷洗涤得苍白如纸,憔悴枯槁,充满了悲切欲绝。

贺煜,你总说我们心灵相通,那你现在感应到我的害怕和伤悲吗?你最珍爱的小女人,她哭得厉害,哭得很伤心,她不知如何是好,你快点回来吧,快出现在小东西面前吧!

隔着模糊的视线,凌语芊来回反复地看着桌面一景一物,然后抓起酒瓶将剩余的红酒往杯子里倒去。红色的液体,妖娆而魅惑,渐渐幻化成他的影子,他满眼算计地看着她,坏坏地冲着她笑,每一个表情都透露着浓浓的**,令她脸红心跳,心猿意马,春心荡漾。

当时他加入的媚药不是很多,经过两场火热缠绵,再加上突如其来的大意外震动,她体内的药性已慢慢消散,不再那么饥渴难耐,然而还是排除不了满心的空虚,排除不了对他的思念和渴望,他的味道在她身上和心里深深烙印,她再也离不开他。

放下酒杯,她蹒跚着回到浪漫旖旎的大床上,整个人更如吞心噬骨般的难受,哭倒在上面。

两个小时前,她才热情承受着他,与他火热缠绵,随他奔向极乐世界,每一个感受,每一个情景都那么深刻,那么熟悉,而今,他却不知去向,留给她满满的悲痛欲绝和肝肠寸断,这是怎样一种崩溃!

贺煜,你在哪,你醒了没有,我想你,很想很想你,贺煜,贺煜……

一声声呼唤,发自灵魂的最深处,伤感的情歌变得更加触动人心,凄凉无限。

我看不见,我听不见

天长地久的诺言

我只看见,我只听见

曾经拥有的缠绵……

凌语芊哭得全身抽搐、颤抖,连床榻都起了轻轻的震动,把酣睡中的小人儿惊醒。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先是茫然迷惘地四处张望,触及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小家伙纯真的脸儿马上笑开来,但很快,小眉头蹙起,迅速爬了过去,急切的童音带着睡醒的糯软,“妈咪,你做什么,妈咪……”

凌语芊本是哆嗦的娇躯倏忽一僵,抬起头,却见那美丽的容颜,一片湿濡。

“妈咪为什么哭了?发生了什么事儿?”琰琰更加困惑不解,雪亮的眸子继续左右环视一下,接着问,“爹地呢?薇薇阿姨说今晚是爹地和妈咪的洞房夜,怎么不见爹地了?”

爹地——

看着儿子那张酷似贺煜的小脸,凌语芊继续泪如潮涌,不由分说地伸出手,将他深深纳入怀中,嘴里不断呢喃,“琰琰,琰琰,琰琰……”

小家伙先是静静配合一阵子,待妈咪不再那么激烈,轻轻推开,又问道,“妈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琰琰好吗?爹地呢,怎么留下妈咪一个人在房间?”

天真无邪的脸容布满了超乎年龄的懂事和成熟,让人不忍心再给他添加伤痛,凌语芊停止哭泣,吸了吸鼻子,极力挤出一抹笑来,“妈咪没事,爹地他……到楼下花园摘花做花环给妈咪。”

摘花做花环?现在?可是……小家伙本就生性聪颖,这样的借口似乎有点儿古怪呢!

“来,睡觉,妈咪陪你睡。”凌语芊拥住他,作势躺下。

小家伙却阻止,神态凝重,苦苦沉思着,直到凌语芊再次呼唤,他才做声,“今晚是爹地和妈咪新婚之夜,这是爹地和妈咪的洞房,琰琰不能打扰,琰琰先坐一会,等爹地回来了,琰琰回隔壁去。”

呃——

凌语芊下意识地咬了咬唇,脸上不自觉地再流露悲痛,后见小家伙重现担忧,她又赶忙隐藏起来,于是由着他,陪他一起坐在床上。

“妈咪,你今晚过得开心吗?”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注意力马上转开了,整个人高兴异常,“薇薇阿姨说今晚是妈咪和爹地一生中最快乐、最高兴的日子,真的哦?”

面对爱儿的伶俐可爱,凌语芊感到无限的欣然,然而,小家伙说的话又深深勾起了她内心的痛,确实,假如没有后面的意外,今晚会是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刻,只可惜……

“对了妈咪,琰琰明明在楼下和姥姥、薇姨一起睡的,咋跑来这里了?”小家伙突然又天真无邪地询问。

凌语芊怔了怔,继续佯装笑脸,“妈咪惦记着琰琰,见爹地去摘花了,于是把琰琰抱来一下。”

嘻嘻——

小家伙听罢,高兴得咯咯直笑,软绵绵的小身子顺势依偎在凌语芊的怀中。

凌语芊满心悸动,拥住他,带他躺下来。

窝在她的胸前,小家伙像平时那样,淘气地玩弄着她睡衣上的纽扣,不时往她怀里钻得更贴,对她做出浓浓的依恋。

凌语芊更是恨不得将他融入自己的身体内,贺煜不在,她潜意识里把他当成贺煜,心中那份思念和渴望也就不自觉地体现出来。

时间就此孤独地流逝,一会儿后,琰琰抬起头,再起疑问,“爹地什么时候出去的?这么久咋还不回来?”

凌语芊身体猛地又是一僵,还是撒谎,“今天是爹地和妈咪新婚的日子,他要弄一个最漂亮的花环给妈咪,这需要一定的功夫,所以没那么快。”

哦哦——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