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 怦然心动(1/2)

贺家的某栋大宅——华阳居,富丽堂皇的客厅里坐满了一家五口,贺一然、肖婉仪、贺炜、李妮娜,还有一个两岁多的小孩童。

刚才肖婉仪从外面回来,立刻召集家庭会议,告知在贺宅大门外的情况,加油添醋,七情上面,将凌语芊说得狂傲强势、目中无人、势在必得,结果也如她所愿,众人都被引出了危机感,无不面色凝重,深思熟虑。

大家都知道,老爷子对贺煜的万般器重和欣赏;大家还知道,老爷子对凌语芊的特殊厚爱和喜欢,老爷子在婚礼上亲手交给凌语芊的那只象征着贺家主母身份的绿翡翠,可是深深刺激着他们的眼球,即便现在依然像个针眼似的长在他们的眼角,碍得很!

“虽然爷爷在我们的逼迫之下不得不下那道命令,但谁也不能保证这道命令生效期限有多久,凌语芊要是妥协也就罢了,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这么回事,她一定不甘休,回去后肯定想方设法攻破这道禁令,重新把爷爷迷得团团转,届时,我们只能坐以待毙。”李妮娜首先发话,又急又恼,贺煜死了,最大得益人无疑是贺炜,她的丈夫,叫她如何不重视不着紧的。

与她想法差不多的肖婉仪,难得对这个素来没啥用处的媳妇儿表示赏识,当然,她比李妮娜更气恼和忿然,“不错,都这么久了还不正式提升阿炜为公司的总裁,老爷子的私心分明就没消除,我们得再想办法,最好尽早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有所变卦。”

“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想的?软的,硬的,我们都试过了,爷爷还是无动于衷,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李妮娜焦急之余,抓狂又无助。

霎时间,肖婉仪恢复以往的鄙夷和轻视,立刻赏李妮娜一记白眼,“什么不可能,你这乌鸦嘴,尽说些晦气的话,你出身好又怎样,没帮过一点事儿,还不如那凌语芊,人家没家境、没身份,结果却是最得宠的那个,你要是有她一半的用处,阿炜至于拖到现在吗?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李妮娜即时扁起了嘴巴,满心委屈和羞恼,然而又无法反驳,只好采取沉默,注意力转到儿子身上。

偌大的空间,有了片刻的安静,约莫两分钟后,贺炜突然目露凶光,冲贺一然道,“爸,还记得高峻说的话不,无毒不丈夫,既然他冥顽不灵,咱也就不用对他客气,不如,趁早送他去见奶奶得了!”

“啪——”

贺一然回贺炜的,是一记有力的耳光,声音之大,几乎响彻整个屋顶,几乎地动山摇。

贺炜猝不及防,整个人往后打了一个趔趄。

肖婉仪靠得近,及时扶住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令彼此沉稳下来,瞪着贺一然,气急败坏地吼,“你这是干嘛了,你干嘛打阿炜?”

贺一然暴怒依旧,高大的身躯快速趋近,瞪着贺炜,咬牙切齿。

“神经病!”肖婉仪又是怒骂了一句。

贺炜回过神来,恼羞成怒,恨恨地瞅着父亲,稍会,发出控诉,“他都不把你当儿子,你又何必敬他?这些年他怎样对我们家,你最清楚不过,他眼中只有那个短命鬼,至于你这个亲骨肉,什么也不是!正如高峻所说,假如不是这次意外,结果死的人就是我们呢!你想想,那短命鬼会放过我们吗?他会一步步地铲除我们,将我们赶出董事局,赶出公司,甚至赶出这个大庄园,直到最后,我们毫无立足之地!”

痛处被挑起,贺一然的怒火,蔓延开来。

“再说,我们不是一直都在送他走向西天的路吗?他迟早都要去见奶奶的,现在干掉和以后干掉又有何区别?说不定,他还希望早点去呢,那样便能见到他最器重的短命鬼!”贺炜同样各种新仇旧恨云集一起,双眼赤红赤红的,手握拳头,恨不得立刻就斩断一切阻挡住他的束缚。

这辈子,他活得够窝囊,够憋气,够委屈,他命好,却运不好,明明是贺家的长子嫡孙,得到的待遇却像个不见得人的私生儿,凭什么好处总让那个短命鬼占住?如今难得老天有眼,送那短命鬼去见阎罗王,这说明,他的运气到了,他才是贺家真正的接班人,不应该再这么窝囊的呀!

“爸,我不管了,你还当他是父亲,可我不想再当他是爷爷,因为,这样的他,没资格!扪心自问,他配当我的爷爷吗?他有把我当孙子吗?没有!没有!你要孝顺,随你,坏人,我来做,我现在就去做!早点收拾他,对大家都好!”咬牙切齿地说完最后一段话,贺炜怒气腾腾地冲出了家门,留下的怒火,依然足以燃烧整个大屋。

室内再次恢复安静,死一般的沉寂,肖婉仪先是目送着贺炜离去,而后视线转向贺一然,步履迟缓地走了过去,挽住贺一然的手,说得意味深长,“生在这个家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你踏上 第 357 章 团受到查封,其他资产也都被冻结,包括这座他为她而买的岛屿。

因此,她再也不能过去那儿,再也无法体会那些美好,只能痴痴地呆站在这,隔着烟波浩渺的大海极目远眺,黯然悲切地回味在那发生过的一幕幕深刻回忆。

“姐姐,你又在想念姐夫了吗?”凌语薇忽然走近来,凝视着凌语芊充满悲伤的容颜,伤感地问。

凌语芊视线从远方收了回来,与凌语薇专注对望,大概几秒钟,若无其事地否认。

凌语薇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样子越发认真和沉重,语气幽幽地叹,“姐姐不用急着否认,其实,姐姐的心情,我懂!”

她懂?小妮子她……

“姐姐和姐夫在一起那么久,经历过各种风风雨雨,约好相伴一生的,如今姐夫出了事,我想姐姐这辈子都不会再开心了对吧?就像我,明知自己不能做出任何让妈妈和姐姐担心的事,尽管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地说服自己,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念昊宇哥哥,我在想,他在监狱过得好不好,什么时候才会被放出来,又或者,将来他也像姐夫那样永远地离开我。”说完整段话,凌语薇美丽的小脸更加黯然哀痛,语气也更低,更沉。

凌语芊则震撼住了,心海如浪涛奔腾翻滚,不仅是因为薇薇勾起自己的伤心事,还因为薇薇提及的那个人名。昊宇哥哥?薇薇怎么会想念昊宇?她明白,这不是普通的想念,这是……就像自己对贺煜的那种思念、牵挂和眷恋!

看着姐姐震惊无比的表情,凌语薇神态也渐渐变得不自在起来,像做错事了似的,怯怯地瞄着凌语芊,然后,毅然抬起左手,那光洁的皓腕上,套着一条形状独特的链子,夺目耀眼,一览无遗地映入凌语芊的眼帘。

凌语芊记得这条手链,大概两个多月前,薇薇手上突然多出一条链子,当时问薇薇,薇薇回答说跟小敏逛街时买的,当时她没有多想,如今看来,事情的真相并非这么回事!

“这条手链,其实是昊宇哥哥送给我的,那天我和小敏分开后,准备搭车回家,不料碰上一个坏人,他很没礼貌地对我说着一些流里流气的话语,还出手触碰我的身体,幸得昊宇哥哥及时出现搭救了我。我当时吓坏了,昊宇哥哥把我带到他的车子上,一直陪着我,安慰我,后来,还将这条链子戴在我的手上,他跟我说,以后都得戴着它,不准摘下它,否则,他再也不理我了!”凌语薇乖巧地说出某件隐藏心底多时的秘密,回忆美丽而动人,清晰而深刻,令她整个脸庞都闪闪发亮起来。

终于,凌语芊恍然大悟!同时也更加震惊和诧异!她立刻想起了当初带薇薇去参加相亲大会的情景,然后,忍不住苦笑。

真的难以想象,那个花花公子昊宇,会……与薇薇有这样的关系!他是几时开始看中薇薇的?他是真心的吗?又或者,只抱着玩玩的心态?

她想,他应该是认真的!她但愿,他是认真的!

薇薇手上这条链子,不是普通的手链,说不准……是某个家传之宝吧!薇薇还小,在情事方面可能还不太懂,但种种迹象无不表明,小妮子动了真心,那颗纯洁跳动的心,已经落在昊宇的身上,不过……这到底值得高兴呢?还是遗憾?

“姐姐,你说昊宇哥哥还会回来吗?据说每天折叠幸运星能给人带来好运,这些天我都在坚持,我还对着月亮祈祷,希望昊宇哥哥平安无事。每天晚上入睡前,我总会在想,明天起来一定有好消息,可惜日复一日,都还是没有结果。”

凌语芊已经伸出手,轻轻环住凌语薇的肩头,温柔地安抚了出来,“薇薇别怕,昊宇是好人,好人有好报,他会出来的,薇薇会再见到她的。”

“是吗?好人真的有好报吗?姐夫是好人,姐姐也是好人,那老天爷为什么要安排姐夫和姐姐分开?”凌语薇侧脸,定定地望着凌语芊,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清澈,透亮,真实!

刹那间,凌语芊的胸口像被插入一把锋利的尖刀,痛得漫无边际,整个容颜刷的惨白,身体还因此重重一抖!

凌语薇回过神来,赶忙扶住她,花容失色,懊悔自己刚才的直言。

一会,凌语芊站稳脚跟,用淡淡的笑表示自己没事,示意薇薇不用担心,正好这时,她的手机有来电,是贺燿!

“大嫂,你在哪?”清新温玉的嗓音,亲切依旧。

凌语芊稍顿,如实回答,“我带薇薇和琰琰来海边玩玩。”

贺燿一听,嗓子不自觉地拔高些许,“是吗?在哪个海边?琉璃岛?”

“嗯。”

“哦,行,我也去,你们等我,我大概半个小时后到,记得一定要等我。”说罢,贺燿就挂了电话。

凌语芊举着手机,一脸怔然。

“姐姐,谁啊?”凌语薇迫不及待地问。

凌语芊望着她,照实说了,然后收起手机,往旁边另一个小影子看去,只见那小小的人儿,依然在堆着沙子,表情十分认真和投入,让人舍不得去打扰他。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