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 饶有兴味,满心惊奇!(1/2)

“朋友们常说g市气候冬暖夏凉,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这g市的冬天,跟夏天一样,可把我热得,真要命。”男子突然又开口,说着伸手松了松领带。

凌语芊赶忙停止对他的打量,不吭声,倒是琰琰,兴致勃勃地道,“叔叔,瞧你这么说,不是咱们本市人,请问您是从哪来的呢?”

“叔叔从北京来的。”

“原来是北京啊!你们那边现在都要下雪了吧,对了,下雪是不是很冷,雪花很漂亮,很干净,我自美国回来后,就再也没见到雪了,特想念的。”

美国回来?这小娃儿在美国居住过?那为啥现沦落成小小年纪就跟母亲出来谋生?男子立刻被琰琰的话好奇了,当然,并没有询问出来。

正好这时,他的手机有来电,一看那熟悉的号码,他表情立刻变得恭维慎重起来,接通电话,“老板。”

“现在在哪?怎么还没过来?”

“刚才出了点意外,延迟了,这就过去,很快的。”

“赶紧吧,客人有事,见面会提前了,你最迟得十五分钟之内赶到。”

“好的,好的。”男子连续应了几声,慢慢挂断电话。

“叔叔,你是过来谈生意的哦?”琰琰又做搭讪。

男子点点头,冲琰琰一笑,紧接着,看向凌语芊,本想问她能否开快点,但考虑到有个小孩子在,便不好意思开口。

凌语芊善解人意,从他与对方通话中得知他赶时间,于是主动把车速调快,无奈天公不作美,走着走着竟然堵车了!

前面出了交通事故,整条路堵得厉害,一时半会根本无法过去。

男子知道情况,忍不住询问凌语芊,“假如从这里步行过去,大概需要多久?”

“应该……得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男子直接冒汗,结果,只能坐在车内等待,祈祷奇迹出现,道路尽快畅通。

凌语芊心里很是内疚,然而,又无能为力。

琰琰则主动和男子说话,希望借此安抚男子。

时间就此沧然消逝,将近十五分钟过去了,车子还是动也不能动半步,男子不得已,只好给凌语芊车钱,准备步行走。然而,他刚准备打开车门,胸口忽然像是被重物砸中似的,呼吸困难,身体也随之起了微微的抽搐和颤抖。

凌语芊见状,急忙问道,“先生,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男子不做声,重新坐回原位,打开手提包,急乱乱地搜索着。

“先生,你找什么?你怎么了?”凌语芊又是关切不已。

“叔叔,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琰琰也开口。

男子继续搜了一会,疼痛让他赶忙捂了一下胸口,然后,回答凌语芊,“我有哮喘病,刚发作了,麻烦你帮我找一下药,白色的盒子,大概十厘米高。谢谢,麻烦了。”

凌语芊恍然大悟,迅速打开车门,从驾驶座来到后座,接过男子的手提包,仔细翻了一遍,终于找到男子要的哮喘药,然而,没有水,故她只能到路旁一所报亭买一瓶矿泉水给他。

药终于服下,但男子还是无法立刻恢复,刚好他手机又响了。其实,方才凌语芊去买矿泉水时,老板就打过一次给他,说会议已经开始,得知他堵车还在路上,且哮喘病发作,只能先挂断,现在再次打过来。

“那个……企划书,你直接告诉我吧,我照着跟客人说。”老板的嗓音,焦急中透着无奈。

企划书……

男子连忙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叠文件,打开,奈何,他根本读不完整。

把老板急得瓜瓜吵,气急败坏地吼出来,“真该死,你今天出门是不是忘了烧香,竟然碰上一连窜倒霉的事,那你旁边有没有人?对了,那个出租车司机呢?叫他读。”

男子听罢,应好,随即看向凌语芊,委托她。

凌语芊咬了咬唇,踌躇不语。

“拜托你,只要照着上面读就行,慢点没关系,拜托了。”男子发出恳切的神色。

凌语芊继续看了看企划书,便也接过来,先是大体看一遍,然后,清清喉咙,对着电话那边宣读出来。

一开始,她读得挺缓慢,拗口生硬,可渐渐地,变得非常流利、顺畅,不知不觉中还本色投入,俨如她亲自在跟客人推广,演绎得绘声绘色,巧妙异常,把男子震得目瞪口呆,待她说完好久,他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