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 目垂过了,该结婚了——(1/2)

呃……

“妈咪,你就打了好不好,李浩说这个周末在xx广场举行哆啦a梦展,那是全世界巡回展,只在北京举行六天,机会可难得的,同学们都会跟爸爸妈妈去,所以我也要熠叔叔带我去,大家还说好到时交换相片的。”小家伙站了起来,抓住凌语芊的手臂不断地摇晃,渴望的样子煞是惹人生怜。

凌语芊整颗心都要揪在一起了,然而,她无法答应他,此时此刻她根本不想和那大色狼说话,更不可能邀请他陪她和琰琰去看什么展览。

就在此时,房门正好再次被推开,褚飞走了进来,见她们母子俩一个满面央求,一个满面为难,不由困惑地问怎么回事。

“这周末在xx广场有个哆啦a梦展览活动,琰琰班里很多小朋友都会跟随爸爸妈妈去,琰琰于是想叫贺熠陪同,但贺熠说没空,琰琰于是不高兴了。”凌语芊避重就轻,给出解释。

琰琰则迅速放开凌语芊的手,改为恳求褚飞,“褚飞舅舅,你帮琰琰叫妈咪约熠叔叔带琰琰去吧,妈咪是熠叔叔最爱的女人,妈咪开口的话,熠叔叔就算工作再忙也会答应的。”

噢!

褚飞先是为琰琰这番成熟世故的话语钦佩一番,随即又继续不解地看向凌语芊,用眼神问她为啥不答应琰琰的请求,因为琰琰说得挺有道理。

凌语芊避开他的注视,不吭声。

褚飞稍作沉吟,便也哄着琰琰,“既然熠叔叔没空,那舅舅陪你去。”

“不要!我要熠叔叔!同学们都是爸爸妈妈带着一块去,你是舅舅呢!”

呃……那啥贺熠,也不是爸爸呀,你都叫了——是熠叔叔呢!说起来,舅舅比叔叔更亲呢!

得不到褚飞的支持和帮助,琰琰重返凌语芊面前,继续苦苦哀求,样子越来越可怜,结果,凌语芊唯有答应他,“好吧,妈咪试试,不过妈咪想明天再打给。”

小家伙先是兴奋,紧接着又皱眉,“为什么?现在时间还早,熠叔叔还没睡的。”

“呃……”

“怎么了?妈咪该不会是骗琰琰吧?妈咪根本就没想过帮琰琰约他?”小家伙既敏感,又聪颖,说着又要哭了。

幸亏褚飞脑子转得快,马上解释出来,“妈咪当然不会骗琰琰,是你妈咪觉得,你刚刚打过电话给熠叔叔,他说了没空,你妈咪要是立刻打过去,就算他想接受也不好意思答应呀,因而,为了大家都不为难,明天打最好,那样给他一天时间,他可以说时间表突然改变了,这样是不是很好?”

如此解释,实在合理,不但琰琰信服了,凌语芊也急忙对褚飞投以感激钦佩的一瞥。

梦想得到满足,小家伙总算肯睡觉,临睡前不忘提醒凌语芊也早点休息,这样明天好早点起来打电话给“熠叔叔”。

褚飞唯有先行告退。

凌语芊在琰琰的要求下一块躺下,还应他要求闭上眼,直到耳边传来浅浅的打呼声,她才慢慢睁开,看着小家伙恬淡纯真的睡颜,她也百般怜爱和满足,不过,看着看着,她脑海开始浮起一个酷似的人影来。

因为不敢面对,因为害怕被嘲笑鄙夷,今天她一直强迫自己没想贺煜,无奈有些事终究避免不了,此刻夜深人静,看着她与贺煜的爱情结晶,看着琰琰这张越来越像贺煜的面容,她再也忍不住了。

幸得,她的心情已经不似早上那么剧烈,脑海闪现的不再是他对她的鄙夷跟讽刺,当然,心头始终感觉很沉重,很憋闷,她便放开琰琰,小心翼翼地下了床,走出卧室,到阳台喝酒。

不一会,褚飞也出来了,敢情他是算准了她会出来借酒消愁?

不像以往那样劝她别喝,他手里也带着一只酒杯,直接举到她的面前。

凌语芊一愣,随即端起酒瓶,给他倒了半杯。

褚飞先是静静轻尝几口,而后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沉吟道,“如今琰琰不在,你可以把实际情况跟我说了吧?”

凌语芊霎时又是怔了怔,并没立刻照做。

“昨晚的事,应该没有预期中顺利,你和贺熠之间发生了问题?是不是?”褚飞接着问,将酒杯往栏杆一放,大手按在凌语芊的皓腕上,嗓音略微急切起来,“凌姐,求求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都等了一天了,你根本想像不到今天这一整天我是怎么度过的,我很担心你,真的很担心你!”

“褚飞……”

“有些事,或许你觉得难言,但你要清楚,我不是外人,我是……是你弟弟,是最值得你依赖和信赖的人啊!”

他不是外人,他是她的弟弟,是最值得她依赖信赖的人……他说的都没错,然而……她还是不能坦白。

“过两天吧,到时我再告诉你,都告诉你。”

对于她的固执,褚飞沮丧不已,不由提醒了一声,“过两天?你……就算今晚不跟我说,明天也得跟尚弘历说的。”

听及此,凌语芊本是淡然的脸庞,瞬间绷紧起来,是啊,她怎么忘了,昨晚的事褚飞肯定已跟尚弘历汇报了的。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