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血战星月城(1/2)

热门推荐:、 、 、 、 、 、 、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ty:hidden;}

涯独自一人,行走在灵翠峰的小道上,前进的方向竟是——星月城。

再观另一边,三魔逃回星月城,将所发生的一切禀告给欧阳烈。

欧阳烈听了之后大笑道:“哈——哈——哈!想不到竟会是这样的结局,我本以为我抚养的小逆贼会杀掉他的王兄,哎!居然是技不如人死于他人之手。皇兄啊!皇兄!你的在天之灵看到这样的结局,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你的孪生子相斗,哥哥亲手杀死弟弟,你有何感想呢?你的皇子内心又是什么感觉呢?我想他现在应该还不知道他亲手杀掉了自己的亲弟弟吧!”

“哈——哈——哈!”欧阳烈又是一阵狂笑。

“主上!”魔龙说道。

“什么事情?”欧阳烈转身问道。

“属下觉得!欧阳无涯应该很快就会回星月城的,是我们小看了他们的战力,欧阳无涯那小子,比当年的风五菱还厉害。”魔龙说道。

“他来又怎么样?难道我堂堂的星月城还会怕他不成,他不来便罢,如果他来,我一定将他送去见他的父皇和弟弟。哈哈哈!”欧阳烈笑着说。

三魔不敢再说,欧阳烈说道:“好啦!你们也受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那个逆贼不敢来的。”

“是!属下告退!”三魔齐声回道说。

话音毕,三魔退出王宫,直奔府邸。

这一夜,月色明朗,天空中繁星点点,北斗七星矗立在北方的天空上,显得格外明亮。

月色中,一个紫色的身影,不知不觉中闪入了星月城,竟然无人知晓。

突然间,星月城王宫内,一片喊杀声,接着是一声声的惨叫。

这喊杀声和惨叫声,惊醒了欧阳烈,惊醒了三魔。

欧阳烈起身朝着喊杀声方向而去,只见一条紫色身影,左手持刀,右手持剑,穿梭在守卫皇宫的侍卫间,竟是如若无人之境。

一刀一剑所到之处,竟是一片片血红,竟是一片片哀鸿。

那刀不是别的刀,正是狮头宝刀。

那剑也不是别的剑,正是七星宝剑。

月光下,狮头宝刀闪着寒光,七星宝剑剑上七星应照着天上北斗七星,光芒四射。

此刻三魔已加入战圈,魔龙挥舞着龙形剑飞身攻向涯,涯听着风声,身形一闪,避开龙形剑锋。

此刻的涯心中悲愤万分,即刻便是极招上手。

只听见涯口中念道:“无形七刀斩之第三式——西风残照。”

一股强劲的刀气压迫魔龙而来,魔龙急忙摆出架势,口中念道:“游龙惊魂。”随之而出的一道剑气直接对上了,强劲刀气。

极招相会,怎奈狮头刀霸气十足,龙形剑略输一层,魔龙当即便口吐鲜红。

一旁的魔霄见状,手中的飞天抓直取涯的咽喉而来,涯冷静的一扬七星剑剑气一出,击飞飞天抓。

魔霄魔龙两兄弟,飞身一起攻向涯而来。

魔铃见大哥受伤,立刻挥舞手中的招魂幡,铃声四起,涯似乎被招魂的铃声牵制,一时间身形步伐有所紊乱。

就在此时魔龙再次凝元,口中念道:“赤龙吞焰。”

一条红色巨龙飞奔至涯。

另一边魔霄也极招上手,只听见魔霄口中喝道:“苍鹰虐杀。”

一支黑色苍鹰横空一掠快速的飞向涯。

两道强大的气劲纷纷直逼涯而来,涯深受招魂幡上铃声所扰,一时间没有意识危机降临,可是涯闭目凝神,感觉杀气将至。

就在危急一瞬,涯睁开双眼,左手狮头刀刀锋一横,右手七星剑剑指天际,口中念道:“刀剑合并——秋风扫叶,五星掠。”

一道强悍刀气和剑气分别从狮头刀和七星剑发出,之后合为一处,强势冲击双魔之招。

极招相冲,强大的气势震撼整个王宫,魔霄和魔龙纷纷被震退数步,口吐鲜红,再观涯身形不动,稳若泰山。

与此同时,涯深知这魔铃的招魂幡慑人心魄,反手一扬,口中随即念道:“临月七星斩——六星残。”

一股寒光携带这强烈的剑气直奔魔铃而来,舞动招魂幡的魔铃万万没有想到,涯会突发极招直取他,魔铃好无反应,剑锋直取魔铃首级,一瞬间魔铃身首异处。

魔龙和魔霄见状,大声喊道:“三弟!”

魔霄和魔龙顿时大怒,纷纷极招再出,魔龙龙形剑剑指大地,吸纳地之精华,双手提元贯注于龙形剑之上,口中顿时大喝一声:“魔龙暴击。”

一道黑龙随之而出,直奔涯而去,有一股将要将涯吞噬殆尽之象。

魔霄飞天抓指向天际,吸纳天空月光之能,双手饱提真元倾注于飞天抓之上,愤怒大喊:“魔影迷幻杀。”

一道黑色巨鹰随之而出,直奔涯而去。

两道巨大的气势飞向涯而去,涯镇定自若,提刀仗剑,运气于双手,将全身元力贯注于刀剑之上,刀纳风之能,剑吸七星光芒,凝神大呼:“刀剑合并——闻风丧胆,六星残。去!”

一道霸道刀气和一道强劲剑气随之而出,刀剑之气与黑龙,巨鹰强势冲击。

此极招相会,皇宫内再次震撼,只见欧阳烈稳如泰山,纹丝不动,静静的注视着交战双方的动向。

在观激斗的三人,极招交汇后,强大的气势将魔龙和魔霄直接震飞,重重的摔在地上,二人口吐鲜红。

涯受强烈的震荡过后,后退数步,也是口吐鲜红,不过似乎只是轻伤而已。

再看魔龙和魔霄二人倒在一旁,难以起身,涯仗剑提刀身形一闪,移至魔龙和魔霄身边,左手狮头刀下落,魔龙顿时身首异处,右手七星剑剑锋一挥,魔霄也是身首异处。

眼见三魔被杀,侍卫们纷纷溃退,四处逃窜,涯见逃跑之人,也不想赶净杀绝,便放他们离去。

就在此时,一旁观战的欧阳烈扬手一挥,一杆金色的方天画戟已然在手,欧阳烈挥舞方天画戟,逃跑的侍卫血溅画戟之锋下。

突然间,画戟之锋回转,直指涯而来,涯身形一闪,避开画戟之锋。

随即涯挥刀砍向欧阳烈,欧阳烈抽回方天画戟一档,挡住狮头刀之锋芒,刀剑左右开攻,画戟格挡自如,二人之战陷入胶着。

突然间,欧阳烈大喝一声:“皇侄!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皇叔的吗?”

“你这个恶魔,居然有脸叫我皇侄!”涯怒喝道。

“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你我皆是欧阳家子孙,难道这你能改变吗?”欧阳烈说道。

“哼!你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我要杀了你!”涯骂道。

“哈——哈——哈!”欧阳烈大笑,之后说道:“我不要脸?总好过你这个行尸走肉!”

“我看你才是行尸走肉!看招!”涯说这剑指欧阳烈,准备攻向欧阳烈。

“慢着!你杀了自己的孪生兄弟,这不是行尸走肉是什么?”欧阳烈说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涯后退了几步说道。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