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随影(1/2)

热门推荐:、 、 、 、 、 、 、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ty:hidden;}

荒野之上,李盖伦疾驰而行,**往灵翠峰寻找浪无涯。

李盖伦身形移动极快,顷刻间已然来到了灵翠峰,行至曾经战斗过的小树林,李盖伦停下了脚步,慢慢的朝着那几座黄土堆而来。

“各位!盖伦前来看你们了!”李盖伦说道。

话音毕,李盖伦对着这些坟堆真诚的三次鞠躬,正准备离开之际,突然间李盖伦看着另一边的孤坟,孤坟上本没有文字,如今曾经空白的墓碑上多了两行字:“亡弟欧阳无缺之墓——兄欧阳无涯”。

“看来涯弟是来过这里,速速上山一观!”李盖伦自言自语的说道。

随即,只见李盖伦身形一闪,顿时消失在小树林中。

片刻过后,李盖伦已然来到了灵翠峰顶,但是上面却是空无一人。

“哎……看来涯弟已经离开了,这可如何是好,涯弟会去什么地方呢?

灵翠峰有过他的足迹,星月城是一片废墟,我想他回去也没有意义了,可是还有什么地方是他可能去的呢?

对了,烈全山,我怎么把烈全山忘记了呢?在这个动荡不堪的武林,涯弟也许会去寻找风五菱前辈,就去烈全山。”李盖伦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李盖伦身形一闪,顿时消失在灵翠峰上。

另一边,烈全山上,浪无涯和师傅风五菱曾经居住的茅草屋内,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浪无涯心知这是有人居住的情况。

浪无涯心中一阵激动,难道是师傅回来了?

而一旁的青丘灵和紫凝貂,心中也甚是激动,因为这位高人的面目即将知晓,也许眼前即将出现的人就是尊者叫他们寻找的佛门高僧诺蝉空,所以眼前的两人内心荡起了一阵波澜。

浪无涯慢慢的走进院子内,大声的喊道:“师傅,徒儿回来了,是你回来了吗?”

屋内无人应答,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急闪而过,随即一道凌冽的寒光一闪而来,浪无涯感觉到一股寒芒朝着自己的胸口逼来,随即做出了反应,身形一侧,避开寒芒。

寒芒过后,一条长戟直逼浪无涯而来,浪无涯再次一个侧身,避开长戟之锋。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犹如幽灵一般出现在浪无涯眼前,将长戟立在门口。浪无涯定神一看,黑衣人身长八尺,在一观黑衣人的面容,顿时浪无涯大吃一惊的喊出了两个字:“师兄!”

“你不是……,怎么会回到烈全山?”浪无涯问道,其实浪无涯现在有太多太多的疑问,有太多太多的话语,想和王德邦说。

但是眼前的黑衣人没有任何反应,冰冷的眼神看着浪无涯,看的浪无涯心中犹如一股寒冰之气袭来,一种悲凉悠然而生。

看着黑衣人没有反应,浪无涯心中暗自想到,这应该不是师兄,会不会是自己的幻觉,于是浪无涯轻轻的伸出右手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脸,似乎脸上有疼痛的感觉,应该不是做梦吧。

但是眼前的这位黑衣人和王德邦差异似乎有点大。因为他的眼神中没有师兄那种温暖,此黑衣人眼神中透露这一种寒芒,一种慑人心魂的寒芒。

在观他手中的兵器,也不是师兄王德邦的兵器,而是一只长戟,并且长戟之上刻着五个字“寒月三叉戟”。

浪无涯心中疑惑之际,屋内走出一位白衣女子,白衣女子看见浪无涯三人之后,便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我们家做什么?”

“你们家?喂喂,你有没有搞错,这是我家好不好?”浪无涯看着白衣女子说道。

“你家?你是何人?凭什么说这是你家?”白衣女子一脸疑惑的说道。

“我说你们两个还要不要脸啊?跑到我家来,还问我是何人?真是没礼貌。”浪无涯接着说道。

“哼!敢对魅影这样说话。你找死!”黑衣人对着浪无涯说道。

话音落,只见黑衣人手中的三叉戟一横,戟锋顿时直指浪无涯而来,浪无涯看见对方出手相逼,但是自己并不想与此人发生冲突,因为他长得太像王德邦了,也许在浪无涯心中他就是王德邦,所以他不想和黑衣人交手,只是身形一闪,避开三叉戟的攻击。

黑衣人将三叉戟回身又是一击,浪无涯身体往后退了几步,三叉戟紧挨着浪无涯的胸口划过,险些划破浪无涯的衣服。

“不还手,你会后悔的!”黑衣人说道。

“没有还手的必要,我本来就不想与你发生冲突。何须还手!”浪无涯说道。

“那这就别怪我了,谁叫你出言不逊呢?”黑衣人说道。

说罢,只见黑衣人身形一侧,再次挥舞着手中的三叉戟刺向浪无涯而来,浪无涯无心和他动武,所以再次退让。

黑衣人三次攻击都不中,心中似乎有些懊恼,顿时大怒。

随即双手运动着真元,手中的寒月三叉戟的姿势倒是和临月七星绝有几分相似。

这让浪无涯更加的疑惑,这分明就是临月七星绝的招式,虽然手中的兵器是三叉戟,但是运元的招式竟然是这么的熟悉,三叉戟和七星绝似乎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黑衣人的身法分明就是师兄王德邦修炼的七星绝。

但是仔细看来又有一点不同,毕竟七星绝是单手,但是三叉戟试出来之时是双手。

这一点是不同的,不过那个身法简直是太像了,太像师兄王德邦了。

浪无涯的思绪似乎陷入了一片混乱,眼前这人难道真的是师兄。

不过师兄已经死了那么久,不可能的,如果真的是师兄的话,他这么会不认识我呢?

不会的,一定不是的,也许只是长得像而已,人长得像倒是不足为奇,但是身法武学都是那么的像,这倒是不可能的,难道这人真的和师兄有什么联系吗?

浪无涯的思绪一瞬间陷入了混乱,似乎有些走神了。

练武之人,临阵对敌之际,走神就意味着会饮恨。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