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字卷 第三百一十八节 妻、媵、妾,何以交?(1/2)

鸳鸯这一番话说得通透大气,却是让邢岫烟压力山大,自己尚未过门儿,居然就被安排了这样一桩重任?

这一过去,就要跟着冯大爷出远门,而且三房嫡妻大妇都不跟着去,长房那边尤三姐的情况岫烟略有耳闻,知道是个直爽性子,不喜争风吃醋的,那倒是简单,但晴雯也要跟着,那却是一个桀骜不饶人的,便是薛宝琴身份能高出对方许多,但只怕未必能压得住对方。

薛宝琴的情形岫烟也一样有所知晓,姿容过人,精明能干,很得冯大爷的欢心,唯独却是和林黛玉针尖对麦芒,格格不入,自己若是代表三房跟随着冯大爷出行,那日后如何与薛宝琴相处?

以前在园子里二人倒也能和睦相处,虽然说不上多么亲善,但也过得去,但现在呢?

只怕薛宝琴就要对自己”另眼相看“,而自己也一样不可能毫无底线的退让,毕竟自己代表着三房,若真是折了颜面,自己可以忍,但林黛玉那边脸上须得不好看了。

鸳鸯的短短几句话就让邢岫烟已经脑补了日后许多,她突然意识到这高门大户里边之所以难处,盖因就是这些看似不经意的东西,你觉得无所谓,退一步让一让无关紧要,但是在有的人心目中却是事关颜面荣辱。

可自己要夹在这其中就有点儿难受了,而看着鸳鸯脸上的信任神色,邢岫烟一时间觉得自己的肩膀好像陡然沉重了许多。

鸳鸯心里边当然明晓这内里的难处,晴雯,薛宝琴,还有薛宝琴要带着去的龄官,都不是好相与的,而岫烟论亲厚程度,恐怕又是这里边最浅的,虽说大爷欣赏她,但是能不能把这里边关系梳理好处理好,还要看邢岫烟的本事了。

见邢岫烟脸色阴晴不定,鸳鸯攀着岫烟的手,笑着道:“姑娘你也莫要担心,出门在外,一切以爷为大,琴奶奶也好,三姨娘也好,晴雯和龄官也好,不会那么不识大体,影响到大爷公务,那谁都讨不了好,所以便是有些龃龉,大家都能容忍,你在里边帮着穿针引线疏导疏导,问题不大。”

邢岫烟也趁势牵着鸳鸯的手,既然冯紫英都登门求亲了,自己爹娘也喜不自胜满口答应了,那基本上自己嫁过去就成了定局,没有谁会改变这个结果了,而眼前这个昔日荣国府的第一丫鬟现在又摇身一变成为冯府内宅的第一丫头,也足见她的本事。

对鸳鸯邢岫烟也是有些了解的,兰心蕙质,聪慧过人,而且更难得的是与人为善,在荣国府里口碑极好,连晴雯、司棋、金钏儿这些或桀骜或暴躁或冷傲的大丫头们在她面前都要尊重几分,加上大爷的欣赏,那就更不一般了,所以邢岫烟也对鸳鸯要另眼相看。

别看自己日后算是半个主子,但是遇上鸳鸯这样的首席丫鬟,也一样要礼遇几分,这样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一点岫烟心明如镜。

”鸳鸯,现在我心乱如麻,在今日之前,我都从未想过,现在你陡然给我说我要进冯府,而且可能还要陪着冯大哥去陕西,我现在脑子里也是一片糊涂,懵懵懂懂,你放才说的这些更是让我如坐针毡,我哪里有那等本事去调和谁,万一……“邢岫烟声音都有些发颤了,嘴唇也有点儿发白,这也是半真半假,内心的确惶恐,但是也有些在鸳鸯面前扮惨求同情的意思在里边:“所以还要请鸳鸯你好生指点小妹一番,……”

搀着岫烟的胳膊,鸳鸯心里也多少明白一些,同样半真半假笑着道:“姑娘可别这么说,奴婢哪里当得起,……”

见岫烟还欲再说,鸳鸯扶着岫烟身子,“姑娘马上就是当主子的人了,莫要失了身份,至于说你说那些,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吓人,奴婢方才都说了,出门在外,都是人精一样的,哪里还不明白轻重?不至于那般,姑娘要做的就是适当引导劝导罢了,大家多少也要给姑娘几分薄面的,……”

鸳鸯的安抚让岫烟稍稍心安,薛宝琴自然是知分寸的,便是晴雯也非无脑之人,自己作为新晋的姨娘,日后夹在其中的确需要好生把握尺度,善加引导疏导,但也如鸳鸯所言,无需太过谨小慎微患得患失。

丢开了这重心事,岫烟心思又回到了自己即将过门,而且是和林黛玉、妙玉一道过门这桩事儿上来了。

看样子冯大爷应该是没有和林黛玉说就直接定了,而且是也并不在意妙玉的态度,否则鸳鸯肯定会告知自己,岫烟意识到妙玉这位自己最要好的闺蜜在冯大爷心目中的分量似乎不及之前自己的猜测,明知道自己和妙玉关系如此密切,但却没有和妙玉说要纳自己为妾,听鸳鸯的口气,更像是冯大爷自己看上了自己。

这让岫烟既得意满足,又有点儿担心自己这般突兀地就入了三房门,林黛玉和妙玉的心态以及对自己的态度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鸳鸯,日子这般紧急,不知道我家这边需要做哪些准备?另外林姑娘那边,有没有需要我这边做些什么的,比如我是不是该去拜会一下林姐姐,……”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